第二百二十四章 索命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二百二十四章 索命

要你们的命

一名蒙面人回了一句,与此同时,抡刀就砍。

对面的保镖脸色一变,先是后退一步,让开刀锋,接着侧身一脚,狠狠踹在蒙面人的胸口处。

蒙面人闷哼一声,连连后退。

他刚刚退开,立刻又有两名蒙面人冲上前来,两把砍刀,一左一右,横扫那名保镖的脖颈。

保镖吓得连忙弯腰低头,就听当啷一声,他的头顶上炸出一团火星子,两把钢刀撞到一起。

数名蒙面人与两名保镖展开混战,另有数名蒙面人绕过战团,直扑何建业那边。

架着何建业的两名保镖见状,皆是心头一震。

说时迟,那时快,短短十几米的距离,转瞬既至。

唰!

一名速度最快的蒙面人,率先发难,挥臂膀猛砍何建业的后背。左手边的保镖反应极快,用力将何建业推给同伴。

这势大力沉的一刀没有劈中何建业,倒是在保镖的手臂上划开一条长长的口子。

保镖回手从后腰抽出一条甩棍,甩出棍头,向蒙面人的头顶砸去。

甩棍的棍头是个铁疙瘩,真被砸中脑袋,至少也是个头破血流。

那名蒙面人急忙收刀,向上招架。当啷!甩棍与刀身碰撞,震得蒙面人手臂发麻,虎口生痛,不由自主地倒退两步。

能给何建业做贴身保镖的人,也绝非泛泛之辈,其中不乏职业的散打高手、拳击高手。

保镖震退来敌,顾不上追击,也顾不上手臂伤口的疼痛,与同伴合力拉着何建业,继续往己方的轿车跑。

以两名保镖的身体素质,想甩开后面的追兵,并不难,问题是两人要带着站都站不起来的何建业,速度大大被拖慢。

只眨眼工夫,又有三名蒙面人追上前来。受伤的保镖再次把何建业推开同伴,尖声叫道:你带着先生先走

他挥舞甩棍,迎战三名来敌。

叮叮当当!双方接触的瞬间,铁器的碰撞声便响成一连串,一团团的火星子在四人之间迸发出来。

第四名保镖即便担心同伴的安危,但在这么危急的情况下,也不敢有丝毫的逗留,他架着何建业,嘶吼着向轿车跑去。

他距离轿车只剩下三米远,忽听身后传来马达的轰鸣声,以及尖锐的破风声。

来不及回头去看,保镖本能反应的抱着何建业向旁翻滚出去。

嗡!

一辆疾驰的汽车从他二人身边掠过,紧接着轰隆一声,汽车撞在轿车上,把轿车从路中央直接被撞飞出去,翻滚着跌下公路。

汽车在路边停下,车头已然变形,并冒出浓浓的烟雾。车门打开,从里面连滚带爬的出来两名持刀蒙面人。

明明已经撞得七荤八素,但两名蒙面人依旧踉踉跄跄的向何建业这边走过来。保镖咬了咬牙关,从地上爬起,抽出甩棍,冲上前去,一棍砸了下去。

嘭!

棍头正中一名蒙面人的头顶,后者闷哼出声,一屁股坐到地上,鲜血顺着他的头顶汩汩流淌。

另一名蒙面人挥刀横扫,保镖先是用甩棍挡住刀锋,下面顺势一脚,将蒙面人狠狠踢开。

他刚打倒这两名蒙面人,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只见又有两名蒙面人快速冲到何建业近前。保镖大吼一声,持棍迎上去,又与这两名蒙面人战到一起。

何建业的四名保镖都很善战,但双拳难敌四手,好虎也架不住狼多,先后出现的二十多名蒙面人,个个手持利刃,把四名保镖分割开来,展开围攻。

战斗持续了十多分钟,倒在四名保镖甩棍下的蒙面人已有七、八号之多,不过四名保镖也都挂了彩,有人身上被划开两三条口子,有人则被划开五六条口子。

就在四名保镖苦苦坚持,已成强弩之末,做困兽之斗时,公路的一端突然传来呦呦的警笛声。

听闻警笛的鸣叫,围攻的蒙面人无不身子一震,眉头大皱。反观浑身是伤的四名保镖,皆是面露喜色,如释重负,自己的这条命,算是保下了。

眼瞅着警灯的闪烁正在快速逼近,一名蒙面人边喘着粗气,边怒视被保镖护住的何建业,他咬了咬牙关,一挥手中刀,沉声喝道:撤

蒙面人训练有素,一听他的命令,立刻搀扶起受伤的同伴,快速向面包车方向跑去。

这些蒙面人来得快,去得更快,警车还没行驶到近前,蒙面人已先乘车逃离现场,只眨眼的工夫,便消失在公路的尽头。

这时候,何建业已然清醒了不少。

他有气无力地坐在马路牙子上,看眼四名伤痕累累的保镖,又望望蒙面人逃走的方向,脸色煞白,满脑门的虚汗,但目光冰冷的能冻死一头大象。

以何家在澳门的威望和地位,谁敢这么对他?简直是旁若无人,肆无忌惮!

前两天,杨守光出事了,今天自己又出事了,要说两者之间毫无关联,打死何建业也不信。

与杨守光有仇,又与自己有仇,那么只有一个人了,陆薇!

这个臭婊子,她是疯了吧!何建业摸了摸头顶,掌心全是血,他恨得牙根痒痒,脸色也越发的难看。

等众多的警察赶到现场时,何建业手捂着头顶的伤口,被保镖搀扶着站起身,咬牙切齿地说道:是陆薇!是陆薇要杀我!你们快去抓她

何家称得上是澳门第一望族,何建业受到袭击,险些丧命,这可不是件小事。警方对此案自然是十分重视,再次找上陆薇。

这次陆薇的不在场证明更加完美,她今晚去文化中心综合剧院观看演奏会,很多名流都有到场,不少人还看到陆薇,与她打过招呼。

对于陆薇的说词,何建业嗤之以鼻。陆薇要杀他,哪里还需要她亲自动手,只需委派她的手下人做事就好。

但警方办案是讲究证据的,没有真凭实据,只凭何建业的猜测就去抓捕陆薇,那也不现实。

至于让何建业描述凶手的长相,他和手下的保镖们也完全说不上来,当时行凶者都带着面具,他们根本没看到对方长什么样。

此次袭击的余波还没散去,仅仅时隔一天,何建业又出事了。这次他是在办公室里,遭到来自外面的枪击。

两颗子弹打碎钢化玻璃,其中一颗子弹从何建业的头顶掠过,另一颗子弹几乎是蹭着何建业的手臂飞过。

如果不是钢化玻璃的硬度够强,改变了子弹的飞行轨迹,这两枪,足可以在何建业的脑袋上开俩窟窿。

第一次的袭击,险些要了何建业半条命,这第二次的袭击,真当是把何建业吓得三魂出窍,七魄抬头。

正所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陆薇明显是铁了心的要置他于死地,他能躲得了一次、两次,能躲得了十次、二十次吗?只要一次没躲过去,他的命就没了!

如果说第一次遇袭让何建业深感愤怒,那么这第二次的遇袭,当真让他深感惊吓和恐惧。

思前想后,这次他没有报警,而是给陆薇打去电话。

陆小姐,我是何建业

呦!何先生,难得何先生今天有空给我电话啊

呵呵何建业干笑两声,说道:我想,我和陆小姐之间有些误会

他话没说完,陆薇便打断道:何先生对我今天送的礼物可还满意?

陆小姐

发生在何建英身上的事,也同样有可能发生在你何建业身上!你何先生不喜欢我的礼物,或许,你的儿子会喜欢呢

她这句话,让何建业的脸色唰一下变得惨白。他急声叫道:陆小姐,你不能

我不能?我现在没有什么事是不能做的!你不想让我好过,你觉得,我会让你好过吗?你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何先生,我们走着瞧说完,不等何建业回话,陆薇已果断挂断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