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意外访客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沈淮结束直播又登回了自己的小号,一上线便收到了一条好友消息。

【好友】【碎雪】:恭喜。

这次外挂风波宋雪阳始终站在自己这一边,替他发微博预告,实在是帮了不少忙。

沈淮由衷地道,“还好有你。”

宋雪阳心想你以后也会需要我的,“你不考虑开通微博?我可以帮你认证。”

沈淮知道自己风评不好,也懒得开小号在微博上混迹,至于大号就算他想认证也没人信啊。

“以后再说吧,”沈淮含糊过去,“你不用训练吗?”

“不了,招来一个新队友,明天要起早去接他,一会就睡了。”

“什么职业?”

“刺客。”

沈淮有些意外,没想到宋雪阳这么快就找到了新队友,尽管这意味着枫月也不会再接纳他,但沈淮并没有失落,他真心为宋雪阳找到合适的队友感到高兴。

“换我对你说恭喜了。”他这么说。

宋雪阳知道苍羽不打算加入枫月,可看到他毫不介怀地恭喜自己,心里还是有点郁闷,“你不问问他技术怎么样就恭喜我?”

沈淮莫名从这句话中看出宋雪阳不大高兴,“你挑的人技术肯定没问题。”

宋雪阳仿佛被塞了口蜜,“希望他能喜欢我,你觉得我穿成什么样见他比较合适?”

沈淮平时出门都有专门的设计师为他挑选服装,还真没为穿什么发过愁,但既然是宋雪阳问的他也就认真地思考起来。

人在面对这种问题时往往会下意识地把自己代入思考,宋雪阳正是深知这一点才会这么问。

足足过了五分钟,沈淮才道,“休闲一点吧,太正式会显得拘谨。”

宋雪阳又问,“用不用带些见面礼?”

这个问题就更难为沈淮了,他平时几乎不需要亲自去准备什么礼物,但他知道这种礼节还是很重要的,“也可以。”

“什么礼物比较好?”

这次,沈淮想的更久了。他压根没什么送礼经验,平时需要送礼都是助理帮他选好,有些甚至不需要他亲自去送,他只要付钱就好。

沈淮实在想不出来,只好去网上搜“第一次见网友送什么礼物好”,搜出来的结果让他面红耳赤,似乎大家都在“见网友”这件事上戴了副有色眼镜。

他又强调地在“网友”前面加上“同|性”两个字,找了好半天才看到一个靠谱的,复制粘贴过去。

“第一次见面送的礼物太贵重容易让人紧张,土特产比较百搭,既不会显得过于隆重,又不失礼节,还能促进文化交流。”

宋雪阳一眼就看穿了,“你百度的吧?”

“……”

“除了在游戏里指挥的时候,我还从没见你说过这么长的话。”

沈淮想尽力挽回一点自己的真诚,“带点吃的。”

他努力地想上海有什么便于携带的好吃的,记忆一晃就想到了宋雪阳做的油焖大虾,“你做的油焖大虾不错。”

宋雪阳忍不住笑出声来,他们平时交流的话题基本都在围着游戏转,还从没发现沈淮这么好骗,三言两语就说漏了嘴。

沈淮还丝毫没察觉到作为“苍羽”他并不应该知道宋雪阳的油焖大虾,“你早点休息吧,顶着黑眼圈可没法给队友留下好印象。”

宋雪阳看了看时间,他是该“休息”了,趁着商场还没关门。

“晚安。”

沈淮也发去一句“晚安”,看到宋雪阳的头像变成灰色,他心中怅然若失。

宋雪阳也找到了新队友,可他到现在都还没找到东家,

经过这次外挂风波,战神战队那边肯定不是好去处,剩下的还有去年的季军队伍wg,第五名雷霆,第六名supper。第七第八的战队实力偏弱,沈淮是奔着冠军去的,队伍的整体水平不能太差。

今晚的直播澄清后,之前说他开挂闹得最欢的那个主播没了动静,他的微博已经禁止网友评论了,但这场风波却并没有平息。

一群小号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纷纷声讨该谣言惑众的主播,一看便知道是水军,更有意思的是网友们对这群水军的态度却非常友好,到最后很多大号都站出来幽默地打趣“再不水水都以为我们羽神好欺负了”!

沈淮自己是没有雇水军的,他在电竞圈根本没什么人脉,思来想去肯定都是宋雪阳做的。

不过并没有人指责萧章什么,这场闹剧的始作俑者仍然过着风平浪静的生活,沈淮特意去他的微博下看了看,最新的评论时间在他直播后,话题也和自己一点都沾不上边。

反倒是论坛里有人偷偷地在扒这一切的幕后主使是萧章,只是道出真相的人很快就被成群结队的“萧神粉”们骂回去了,他们大多不喜欢苍羽,黑起来一点负罪感都没有。其中有一个粉丝是这么说的——

【他想打职业也不先看看有没有战队肯要他?】

真是字字扎心了。

沈淮没指望依靠粉丝的力量去做什么,他还是演员的时候也从不会利用粉丝去打压别人,在他看来,粉丝对偶像的感情是最真挚而不求回报的,这么纯粹的情感应该更加小心翼翼地呵护,而不是利用。

个人恩怨,就应该靠实力来解决。

赛场上见,萧章。

关了手机,沈淮便睡着了,他不知道一夜醒来之后会见到什么人,但这一夜确实睡得不太踏实,早上起来也有些无精打采的。

他草草地吃了顿早饭上了游戏,宋雪阳果然不在线,其他几人则一直显示忙碌状态。

沈淮跟着一叶扁舟他们刷了两个大型副本,有点饿了。他平时不爱吃早饭,可一想到宋雪阳现在正带着土特产和新队友见面,就忽然想吃点什么。

他开始逛网页看食谱,还下了个美食app,看了半天深感“会做的不想吃,想吃的不会做”,最终决定叫份外卖。

小区的警卫正满脸警惕地审视着眼前这个笑眯眯的男孩,看他的年纪和穿着打扮吧确实不像坏人,可就这一双狐狸似的的眼睛怎么看怎么不放心。

宋雪阳把自己关了机的屏幕拿给他看,“我手机是真没电了,不然肯定自己给他打电话,您说哪有拎着虾来的记者啊?”

警卫心道这几天变着法的想混进去偷拍沈淮的记者多了去了,还不是都在他的火眼金睛之下破了功,眼前这个要真说和前面那些有什么区别……

那就是没给他塞红包!

警卫是个正直的人,是个有着职业道德操守且脱离低级趣味的人,经过深思熟虑,为了避免业主错过重要伙伴,他还是给8号业主打了通电话。

沈淮订完外卖不过15分钟座机就响了,他看到是门口警卫的号码深感骑手敬业,问都没问便道,“让他进来吧。”

还一句话没说的警卫欲言又止,最终憋出一个字,“好。”

他盯着宋雪阳背着小背包欢快的背影,怎么想怎么不对劲,非常严肃地拿出手机拍了张照。

这可得留个证据,免得出了什么事没法交代。

还没等这个念头消失,身后忽然传来刹车声,“您好,xx外卖,8号楼业主。”

“……”

警卫盯着他看了会,“你等等,让我先缓缓。”

沈淮估算了着时间打开门,站在门口低头玩手机。

他穿了件深蓝色的家居服,脚上踏着一双有点可爱的小怪兽棉拖,法兰绒的睡裤柔软地搭在脚边,细小的绒毛趁着那白皙的脚格外漂亮。

宋雪阳早就看到他站在门口了,从他的角度正好能看到沈淮弧度完美的侧脸,还有那只握着手机的修长漂亮的手。

如果说上次见面沈淮给他的感觉是惊艳,那么这次宋雪阳只觉得从没有过的安心和温暖。

他心中忽然腾升起一种微妙的情感,仿佛有什么从未注意到的东西缓缓浮上水面,见到沈淮这一刻的激动心情甚至远远超过了他想拉苍羽入队的初心。

他是如此高兴自己终于见到了苍羽,一眼看去就将人牢牢锁在眸中,再也不打算放开了。

“冷不冷?”他带着笑,轻声问。

“嗯?”沈淮抬起头,呆住了。

俊美的面容在这一瞬定格,仿佛变成精雕细琢过的雕像。

宋雪阳好笑地道,“手机要掉了。”

沈淮连忙攥紧手机,又立刻抬头看向宋雪阳,那副错愕迷茫的样子就像一只迷路的精灵忽然发现了消失已久的神迹,不知所措的模样让人忍不住想把他抱进怀里安抚一番。

“你怎么在这?”沈淮愕然问。

宋雪阳自然地朝他伸出手,“我来接你归队,苍羽。”

他穿着一件格子衬衫,套着纯白色的毛衣外套,同样白色的运动裤和运动鞋和这个冬天很配。

很多男生比较喜欢黑色显得沉稳英俊,但宋雪阳穿白色也很帅气,就像他昨天说的成熟温和,既不会太正式,也不会觉得拘谨,温和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仿佛被初冬最温暖的阳光包围着。

想到自己昨天的话,沈淮腾地红了脸,从耳朵根一直红到脖颈。

两个大男人见个面有必要搞得这么认真隆重吗?还要事先问过他的喜好,就像是为了和心爱的女孩约会而小心试探的男生一样。

沈淮忍不住瞥了眼他的手,果然拎着一兜虾,显然是刚买回来的。

他一错身,宋雪阳便走了进来。

沈淮退了一步,“我……”

“你最好不要否认。”宋雪阳轻轻关上门,沈淮的心跟着一颤,“你什么时候见我做过没把握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