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枫月VS Rider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直播间的网友们都激动得不行,无论是不是羽粉,这一刻的他们都因战胜了韩国第一高手的苍羽感到自豪。

【66666!羽神才是真正的no.1!用1%的血量和spade打,真是太流弊了!】

【吹爆我羽神!!!这场比赛我一直担心羽神会输,事实证明羽神真的从来都没有让我失望过!无论是中国第一还是世界第一,都要加油打下去鸭!】

【我羽神打擂台还没输过!心疼一下spade,不过世界第一solo王是不是该让给羽神了?】

【羽神牛逼!枫月加油啊!一定要战胜rider!】

三位中国解说就更加高兴了,牛牛指着外面,兴奋地对网友说:“外面都在喊wing,现场的气氛简直了!我为自己是一名中国解说而骄傲!”

姚俊比他要冷静些,可脸上荡漾的笑容完全出卖了他的好心情,“一直以来spade就是世界职业选手中的一个标杆,一位选手能不能称得上是顶级大神,要看他有没有战胜过spade,能不能和spade打成平手,而我相信,羽神也会成为这样一个标杆,让全世界的网民们见识到中国的实力!”

金承俊想过自己会输,可看到自己的屏幕久违地变成灰白色时还是有些不适应。取消了天赋神圣祝福,仅剩1%的血量却极限走位躲过了自己的黄龙探爪,他想,他还是低估了wing。

他没想到打到半决赛,wing才展现出他真正的实力,或许自己该为能让wing为他保留实力而感到荣幸。

金承俊自嘲地想着,他推开隔音间的门,又变回了那个懒懒散散,好像在课堂上打瞌睡的学生的模样。

“交给你了副队。”他和club击掌,然后自觉地靠在了沙发上。

club清楚金承俊不是那种轻易就会被打击到的类型,调侃道,“还是你会照顾哥,把wing的人头让给我。哎,就是1%的气血没什么挑战性啊。”

他话音刚落,舞台上响起嘟的一声,大家转头望去,枫月隔音间的灯光熄灭了。

1v1擂台获胜的选手可以继续迎战敌方第二擂,但也可以选择弃权直接换己方第二擂选手上场,灯光熄灭的意思就是wing弃权了。

club无奈地歪了下头,“这么小气,连个人头都不让。”

韩国解说解释道,“wing这边选择弃权,他的血量只有1%,只需要一下普攻就会阵亡,保命技能又都在cd,想近身敌人都很难,不太可能帮队友创造什么优势。”

搭档赞同地点头,“尤其rider第二擂的选手还是club的元素师,本来就很难被近身,继续打下去也是浪费时间,弃权的话,第二擂比赛双方选手同时读秒离开安全区,也可以避免己方选手被敌人埋伏。枫月第二擂的选手是eleven,也是一名元素师选手,不过club已经有六年赛龄,连续三年世界排名都在前三,也是目前元素师分支中排名最高的选手,eleven这局恐怕有些吃力。”

张嘉言也在担心这一点,“苍羽从打职业赛开始就一直是第一擂,因为他的苟活流刺客在极限血量时能够爆发出更高的伤害,为第二擂打出优势。他取消了天赋神圣祝福,虽然战胜了spade,但也不可能再打第二擂了。”

关何淡淡地道,“只靠一两个大神坐镇是打不赢冠军战队rider的。”

骁狼战队的队员们纷纷低下头,骁狼战队要说称得上是顶级大神的只有关何和唐文朗,或许这就是他们一直无法战胜rider的原因。

张嘉言哑然,很快便扯出一个爽朗的笑容,“你说得对,光靠一个人的力量怎么可能拿到冠军?!”

沈淮退出隔音间,不出意外地收获了队友们的掌声,他一言带过,走到时一面前,关切地问,“你感觉怎么样?”

时一的神情看上去比平时要僵硬,这让大家都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可又谁都没敢说出来。

时一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很快又改变了主意,“老实说,我感觉有点不好。”

这是他第一次在赛前这么说。

从时一加入枫月以来,无论他心中多么紧张,总是说“我没事”、“我还好”、“我会尽力的”,可这一次的他说得很坦诚,把自己心中的忧虑一股脑地说了出来。

“这场是赛点局,要是输了我们就要回家了,可如果赢了,我们就能晋级总决赛,和wg战队一同争夺冠军,那将会是世界赛开赛以来中国拿到的第一个冠军奖杯!我想赢,可我很担心自己会输,我想看到大家高兴的样子,想看到中国战队包揽冠亚军,但是club很强。”

他低声说着,“你们也看得出来吧,我的元素师打法就是和club学的。”

club是雷电系爆发流元素师打法的代表,别说是时一了,这世界上有太多选手都看着他的比赛视频学习过元素师的打法。

气氛一时有些压抑,时一坦然笑道,“不过说出来我就感觉好多了,就算是club我也会……”

“时一,”沈淮打断了他的话,格外认真地道,“我没当上职业选手之前也学习过三浦的打法。”

时一愣了愣,安静地看着他,仿佛在期待着后面那句结论。

“在我们没有足够强大的时候去学习别人是理所应当的,就像小的时候你也是学着别人走路的模样一步步站起来一样,但我们不会永远停留于此。”

宋雪阳笑眯眯地道,“我也学过权正泰的狙击手打法,不过后来发现远程狙击比普攻暴击更有意思。”

海星举手,“这么说的话,ack的moti是我的老师。”

周静平静道,“ero的乔纳森。”

范景明笑哈哈地道,“那被我偷师学艺的选手可是多了,关队啊ryan啊king啊,不过好多都退役了。”

周宁温柔地揽住他的肩,“放手去打吧,输了也没关系,后面还有我呢。不过就10%哦,超过10%的血量,我可没信心还能战胜lemon。”

时一忽然觉得心底那份畏惧和担忧都一扫而空,大家的话语就像一根紧紧拧在一起的麻绳,在他陷入泥沼中时递到了他的手中,给了他最强大的力量。

“我知道了,我会尽力的。”

他说完便走进了隔音间,门轻轻地关上,大家的心却提了起来,时一这一场确实难打,可这场1v1擂台他们绝对不能输。

时一调配完天赋技能后深吸一口气,点击上擂。倒计时五秒结束,比赛开始!

大屏幕上,两位元素师从对角线的方向同时向擂台中央跑去,韩国解说道,“因为wing弃权,这场两人都是从出生点出发,eleven的打法特点是卡视野盲区输出,以及过人的反应能力,前者让很多职业选手都感到棘手,后者则帮助他多次死里逃生,不知道club有什么好的应对方法。”

此时两人已经在擂台上相遇,时一脚步没停一招奥术闪烁直接跳到了club的身侧,对技能距离的精准把握让他的操作更加流畅。

——御水决、雷灵咒!

club研究过时一的打法,看到他在视野中消失就知道他跳到了自己身旁,他没有调转方向,而是迅速往自己脚下扔出一套群攻——风雨交加、雷霆万钧、雷电齐鸣!

三个技能都是群体伤害,在风雨交加的水元素加成下,两个雷电系法术的伤害均得到了提升。

时一为了卡视野盲区,自然离club比较近,三个技能全部中招,为了避免持续受到伤害,他连忙二段位移回到原处。

club早就料到了他会跳回去,这一套群攻不过是抛砖引玉,在时一二段位移的同时他也奥术闪烁跳向时一留在远处的残影,一招自然之力瞬间将脚还没落稳的时一定住,接着二段位移回到原点开始读条。

——奔雷术、雷火炮!

一个虽然需要读条蓄力,可伤害非同凡响的法术群攻,一个无法躲闪的单体锁定技能,即便是非常小的两个技能,释放的先后顺序也非常有考究。

不仅如此,club先退回原点,再利用两个射程较远、预判较难的技能输出,时一要想打回去也只能用相同的技能,因为其他技能的射程都不足以摸到club。

时一有样学样也打出一招奔雷术,可这个技能的弹道速度本来就比较慢,club轻松躲了过去,而时一则因为被定身无法躲避,又挨了一套技能,才刚刚开局,血量就掉了30%。

观众们爆发出一阵热情的欢呼声,姚俊解说道,“club的元素师一直比较秀,很多元素师都是奥术闪烁跳过去打完一套再跳回来,可他不一样,他有时会打完一套再回来,有时是先回来再打一套,操作非常灵活,是抓不住的元素师的典型代表。”

海星十指交叉紧张地攥在了一起,在心底默默地为时一加油。

时一对club一直是很佩服的,只是现在不是钦佩的时候,他想右前方一滚扔出一招群攻风雨交加,club走位相当小心,在他出手的同时便向右一滚,擦着技能边缘躲了过去。

时一打这招本来就是为了逼club走位,他迅速瞄准club的落脚方向打出一招自然之力,绿色的藤蔓紧紧地抓住了club的脚。

——御水决、雷霆万钧、雷电齐鸣!

一模一样的连招顺序,完全出自同一个流派,不同的是时一打出这一招时,自己也在club的攻击范围内,club毫不留情地甩出大招——御水决、五雷轰顶!

时一眸子一缩,他对五雷轰顶的声音再熟悉不过,听到声音的那一刻他迅速收手开出雷灵护体,五道天雷全部被减伤,居然没有一道打出了全额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