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金承俊&崔宝珍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张嘉言带着队员足足在舞台上逗留了二十分钟,现场的气氛简直比比赛时还要热烈,观众们也久久不愿离去,最后还是在工作人员的疏散下离开的。

在这一片欢声笑语中,rider队员们落寞地退了场,他们沉默地往回走,谁都没有说话。

diamond自嘲地碎碎念,“真好,总决赛的两支队伍都是中国的战队,中国电竞圈内现在一定到处都在庆祝枫月战胜了我们,为中国赢下了第一个冠军奖杯,我都有些羡慕了。哎,输就输了吧,也让我想起输是什么滋味了。”

“闭嘴。”club忍无可忍。

“我为什么要闭嘴?”diamond的心态早就崩了,“我自己输掉的比赛自己嘲讽一下还不行吗?”

李胜元闻言冷笑一声,“你输掉的?咱们王牌大人还没发话呢,你就抢着背锅了?”

金承俊面无表情,眼睑微微垂着,仿佛没听见他的话一般。

club却皱起眉,“李胜元,你说别人之前先想想自己输了几次!”

李胜元反倒来劲了,“我?我输什么了?6v6解救人质输了吗?攻防战是因为我的原因输的吗?1v1是谁输给eleven害我提前上擂的?二擂选手输给敌人也要怪守擂没能赢下比赛吗?”

club一口气卡在嗓子眼,恨不得直接破口大骂。

“都闭嘴。”郑智义冷冷地说了一声,“与其有闲心在这埋怨队友,不如想想一会怎么面对记者。”

几人顿时噤了声,想到一会的记者采访,纷纷垂下了头。

“小俊。”郑智义又叫了一声,朝他使了个眼色。

金承俊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看到了等在前面的崔宝珍。

“一会还有采访,别耽误太久。”

“不用,我们这就去采访间吧。”

郑智义没说什么,率先拐进了采访间,金承俊低着头,跟在队伍后面走了进去。

他不知道刚刚输掉比赛的他还有什么脸面去面对崔宝珍,他输掉的不仅仅是一场比赛,更是属于韩国的世界冠军。

崔宝珍一愣,她知道金承俊心里肯定不好受,可没想到他居然连自己不都肯见,她不放心地躲在了采访间的后门偷看。

作为三连霸战队,rider可以说是承载着全韩国网民的希望,他们一路走来过关斩将,没有输给亚军战队骁狼,却败给了一支第一次参加世界赛的队伍,可想而知,这场记者采访对他来说最难熬的酷刑。

尤其是金承俊,他在1v1和2v2两场擂台中败给了沈淮,完全成了今晚采访的重点对象,甚至有记者直接问他,rider输掉这场比赛是不是他的责任。

崔宝珍心里着急,金承俊平时一直是记者们的宠儿,他是韩国电竞圈的骄傲,出道以来战果累累,从没有记者难为过他,而这一次,记者们把韩国队无法参加总决赛的错全部怪罪在了金承俊的头上。

金承俊沉默着,许久才说,“输给wing两次是我的问题,但是并不是我的状态不好。”

这话一出,全场的记者都在窃窃私语。

他又道,“我在赛场上的状态从来都是最好的,我的水平并没有下滑,也已经拿出了全部的实力,wing确实很强,我输了,就这么简单。”

这次台下的记者完全炸开了锅,一个个急切地问道。

“spade你的意思是承认wing比你强是吗?”

“spade你一直被称为是韩国最强的电竞选手,你知道你对wing的认可意味着什么吗?”

“你认为你还有资格做rider战队的王牌吗?”

暗含指责的问题一个接一个地丢过来,金承俊淡然地看着他们,没有回答。

他输了比赛,输给了wing,是百口莫辩的事实,他不打算去争辩,也不想否决,明年的世界赛上他自会做个了断。

他习惯了不去解释,可崔宝珍却看不下去了,她扒开人群,在金承俊错愕的目光中大步走上台,夺过他手中的话筒大声说道。

“输掉一场比赛就这么让你们难以接受吗?没错,我知道,这场是半决赛,韩国队今年拿不到冠军,甚至拿不到亚军了,可是spade的错吗?他为rider、为韩国赢下过多少场比赛?创造了多少神话?你们有没有问过那些被他打败的选手有没有水平下降、还有没有资格做队伍的王牌?”

她突然冲上来,一番话慷慨激昂把台下的记者都给说愣了。

“wing很强,所有和他打过比赛的选手都知道,亲眼看过比赛的你们也应该清楚,他是足以和spade并驾齐驱的高手,spade输给他两次,也战胜了他两次,但当今韩国,甚至是全世界,还有谁能在1v1的情况下打赢wing?我不认为输给强者有哪里丢人,选手都能勇敢地承认wing很强,为什么你们却没有勇气承认?spade永远是rider的王牌,也永远是韩国电竞的骄傲!”

她说完,把话筒塞给郑智义,拉起金承俊就走了,留下一屋子的记者对着两人的背影疯狂拍照,以及面面相觑的rider队员们。

崔宝珍一路把金承俊拉到了外面才停下来,揉着眉心满心后悔。

“我真是疯了,自己的事还没解决就冲上去帮你说话,你永远是rider的王牌,我可是败军之将,真有够大言不惭的。”

金承俊笑了,这是他输掉比赛后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宝珍!”他竖起大拇指,“你刚才为我挺身而出的样子有点帅哦!”

崔宝珍一脸嫌弃地白了他一眼,“闭嘴,你以为我听不出来你在学我说话吗?”

“我说真的!”金承俊拉起她的手,“我真没想到你会站出来替我说话。”

提起这个崔宝珍就来气,“还说呢,你是木头吗?他们说你,你不会说回去?你以为一言不发大家就会觉得你很无辜?他们只会更加肆无忌惮地乱写!”

“算了算了算了,”她烦躁地摆了摆手,“我自己还没想好要怎么公布我要退队去中国发展的事呢,居然还跑出来帮你说话,我真是个傻子。”

“宝珍,”金承俊拉住她,认真地道,“我真的很感谢你。输给wing的时候我真的有在反省,是不是我自己状态下滑,是不是最近没有努力训练,可我很快就明白不是这样,我已经比以前的自己还要强了,只是wing仍然比我更强。但我不能这么说,因为我是韩国最强,如果我承认wing比我强,就证明中国的电竞比韩国要强,可你说出了我的心里话,你选择站在了我这边。”

崔宝珍被他认真的模样打动了,金承俊是一个很单纯又真诚的男人,在看多了圈里那些喜欢自吹自擂的男人后,再看金承俊才明白这样谦逊的品质是多么难能可贵。

他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不怕输,因为输掉的比赛我会努力去赢回来,只要宝珍不会觉得金承俊是个没用的男人就够了。”

崔宝珍的脸一红,连忙躲开了。

她从以前就觉得金承俊这人说话腻歪得很,反而显得有些不正经。

她抬手去拍金承俊的头,就像拍小奶狗一样,“好了好了,你不是没用的男人,你今晚打得很好了,输给wing也不是你的错。”

“那,你可以让我做你的男朋友吗?”

崔宝珍的手一顿,背着突如其来的告白惊得猝不及防。

“金承俊。”

金承俊打断她的话,“宝珍,你知道我一直都非常非常喜欢你,本来我想着拿到冠军就在领奖台上当众向你表白……”

“你敢?!”崔宝珍立刻瞪着眼睛,“别指望我会被你打动!你要是敢当众做出这样的事我就当场自杀!”

金承俊连忙哄着,“我错了,我们宝珍不喜欢出风头,但是你却为了我在那么多记者面前站了出来。我看到我最喜欢的宝珍为我说话时,就想着我一定要成为你的男朋友,我不能把这么可爱的宝珍交给别人,我想亲自照顾你,可以吗?”

崔宝珍抿着唇不说话。

金承俊想了想又道,“你刚刚把我从采访间拉走,记者们回去后肯定要说我们恋爱了,是因为你,我才会状态下滑输给wing……”

“你还好意思说!”崔宝珍之前没想到这点,现在被他说出来越想越是那么回事,“要不是你在赛场上向我飞吻,大家怎么可能往那方面误会?我帮你说话还有错了?”

“我的错我的错,”金承俊抓住她的手,“可是想到大家会因为我的过错而抨击你,我心里就很难受,所以,你可以给我一个名正言顺的站出来保护你的资格吗?”

崔宝珍:“……”

她觉得金承俊不说话的时候看上去想过很好欺负的大金毛,可说起话来真是一套接一套的。

这还让她怎么拒绝啊?!

“先说好,退役之前我都不会和你公开的!想都不要想!”

金承俊眼睛一亮,立刻上前一步紧紧地抱住她,“我答应你!谢谢你,宝珍,你给了我比冠军更珍贵的礼物!”

崔宝珍:“……”在说情话这一点上,她可能还要适应一段时间。

不过……

她伸手回抱住金承俊。

这样也不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