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诋毁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天亮之后她出了宫。

武英殿大学士告病,陛下让她代为探病,以示慰问之意。

那位大学士算是容氏派系,不过相对立场平和,是个万事都弥缝得的老好人,也是皇帝父女要争取的对象。他生病,皇室探看是应有之义。

铁慈亲切慰问完,得了琉璃蛋儿四面光的老臣一箩筐感激涕零的谢恩之语,却没得一句实在暖心的话,皇太女也不在意,依旧大方温暖地履行完职责,却在告辞时,状似无意地拿出一个小玉件在手中把玩。

那位大学士看见,眼眸微微睁大。

这玉件,是当初海上铁慈帮助远洋行商大船解决鬼岛麻烦那次,要来的各家信物。

其中就有这位大学士府上参与,铁慈拿出来试试水。

铁慈不过把玩一瞬便收起,望着对方笑。

常大学士变色不过一瞬间,随即便命自己的儿子送太女出门。

那看起来精明的中年人在二门前对铁慈久久施礼,并在铁慈上车前,轻声说了几句话。

铁慈认真听了,笑笑点头,放下帘子。

时辰还早,想着明日的春闱,也不知道今日士子们准备得怎样了,她想微服去瞧瞧。

盛都士子们如今最爱聚集的地方是折桂楼,这是盛都三大名楼之一,原本叫明月楼,后来又改名山隐楼,盖因为楼后靠山,推窗见山,阴雨天青山濛濛如隐,十分有意境。但因为靠山路不大好走,显得有些偏僻,生意一度受了影响,后来就改了俗气的折桂楼,果然立马生意大涨,因名字寓意好而被士子们青睐。

明日就春闱,今日临时抱佛脚也无甚意义,铁慈到的时候,楼里上下全是人,高谈阔论,纵论天下英才。

每次春闱,英杰汇聚,其间总有些才名远播者,免不了要被拿出来列榜比较。甚至还有开盘作赌的。

铁慈站在楼外听了一会儿,听说了什么会川常远的名字被提及最多,除此之外其间涉及到的名字,好些出自跃鲤书院,甚至还有戚元思和沈谧的名字,虽然排得比较靠后,但毕竟是排上了。

戚元思今科也是要下场的,他本就是盛都子弟中少有的文武双全者,武将世家能出一个读书苗子不容易,武将在大乾朝身份也比文臣要低,所以戚都督很赞成戚元思考科举。

沈谧回归书院后很是低调,但他本就很有才名,擅长策论,是众人心中排的上号的对手。

铁慈意外地听见了童如石的名字。

这个古怪的同舍,她知道他很优秀,虽然混到戊舍,但很可能是冲她来的。

这位和李植,当初在东明莫名失踪,之后也没出现过,谁知道竟然也来参加会试了。

在铁慈险些当面揭破他身份后,他还来参加会试,铁慈觉得这事儿很有意思。

她听了一会,掀帘进门,小二热情地迎上来,刚要张嘴,看见她,下意识顿了顿。

楼里高谈阔论的人们下意识回头,瞬间整座楼里也静了静。

明珠美玉般的少年,白罗袍,银蓝织带束腰,腰上没那么多香囊荷包玉佩之类的配饰,只挂了一只别致的玉笔,玉笔上坠一个更别致的淡银蓝色小鱼形状珍珠。

少年站在那里,微风过堂,掠他三分衣袂,众人只觉得像看见巍巍玉山生玉树,明润高华,沐天地之气,承日月之光。

铁慈这回没太易容,因为她打听过了,聚集在这里的多是普通士子,官宦子弟参加科举的不多,就算聚会也有自己的地方。能认识她的人应该没有。

她对这种目光很是习惯,从容颔首,随便找个地方坐了,微笑抬手,示意众人继续。

众人下意识盯着她一举一动,只觉得这人气质并不具有侵略性,但一举一动分外舒服好看,但这不具有侵略性气质的人举手投足,却又让人自然生出服从之心,她抬手示意继续,他们也就继续了。

话题很自然转到那些知名士子出身何处,背后有何势力,擅长什么。

铁慈让丹霜赤雪也坐了,要了些酒菜,静静坐着听。

楼上雅间好像有人在听曲,也有人在听书。

铁慈坐下没多久,有个中年人,带着几个护卫进来了,中年人面容平常,目光在楼内溜了一圈,看见铁慈,目光一亮,下意识要过去。

他身边护卫低声道:“老爷,大堂杂乱,还是坐雅间吧。”

小二迎上来,这些在盛都混的跑堂最会看人,一眼看出这人气质不同寻常,三言两语,便把中年人请去了雅间。

铁慈背对那中年人,人来人往,并未注意到对方。

只是过了一会,她听见楼上说书的,原本说的英烈传,改成了慈心传。

大堂里更是无人注意谁来谁走,讨论得热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