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初酒】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楔子

我是一只妖怪,可我爱这世界原来的模样。

我与九阙,都深深吐出一口看不见的鲜血。

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跟我说,她是敖炽的妈妈……

这很难让我们马上淡定下来。

我们谁也没有追究过敖炽的身世,反正大家这么熟。可恰恰是因为“这么熟”,我们知道他是一条脾气很差的龙,是东海龙王的孙儿,王位继承者,曾有一个恶劣的双生哥哥,爱吃醋,也爱吃一切美食尤其是甜食——全部,也就是这些了。

我们谁都没有关注过他的父母,他也从不提起。之前我们虽然偶有疑问,但很快就忘于脑后,每天要做的事那么多,谁会将这些家长里短的事放在心上。我嫁的是敖炽,不是他的父母,更不是他的背景,正因为如此,在一个完全不被我们当做一个问题的问题以核弹爆炸的威力呈现于眼前时,我也希望我可以接受得快一点,虽然那确实有点难。

“快把这孩子给带回来把,他来到这里,认出了我,将他的龙珠逼入我的身-躯,我才从之前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他发誓要帮我从如今这身\_体中解脱,可是这么无休无止地动作下去,他纵是金刚铁塔,也会衰竭而亡。”女-人看着大叔,语气变得焦急,“但现在,他还有救,只有你能救!”

“这蠢货倒是挺大方,龙珠这么重要的东西,也敢随随便便给一个妖怪!”大叔冷哼一声,“母慈子孝,你不如领了这份好意。”

“求你了!时间不多,他们一直在搜寻敖炽的下落,我用妖力暂时遮蔽了他的气味,可这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我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状态与心性,不知道几时又会沉入浑浑噩噩之中。”女-子眼中含泪,“要是这身\_体还有拯救的价值,我何尝不想如他所愿,可是我受困太深,无可救药。这个身-躯,已经与从前完全不同。你要不想看到敖炽死在面前,就快快动手。”

大叔还是没动静。

“我不管你们三个有什么恩怨,但如果你对敖炽见死不救,我不会原谅你。”我抓住大叔的胳膊,“或者你想要什么交换条件,尽管说出来。”

“原谅我?我尚未原谅你们,又几时轮到你来振振有词!”

大叔看也不看我,皱着眉头走到敖炽背后,微张开嘴,稍一运气,竟从口中缓缓吐出一缕耀眼金光,体积虽小,却如星河闪耀,不可直视。转眼之间,金光融入掌中,他深吸一口气,一章拍在敖炽的背脊上,闭目凝神,之间他的右臂从微微颤动到剧烈抖动,一点点稀疏的光斑在女-人的额头下明明灭灭起来,他这边动静越大,女-人额下的光斑就越强,并且沿着她的面孔朝下移动。几分钟后,一团浑圆的紫金光焰“流动”到女-人的手上,大叔睁开眼,手下再一发力,这团光焰竟嗤的一下沿着他二人紧握的双手,窜进了敖炽的体-内,把两人猛地分开来。

大叔缓缓吁了一口气,放下手,额头上大滴大滴的汗珠落在地上,竟变成了一粒粒乳白色的珍珠,蹦跳开去。

我只听说过人鱼的眼泪会变成珍珠,怎么一个猥琐大叔的汗水也能变成珍珠!

帕卡尔呆呆地拾起一颗蹦跶到他脚边的珍珠,张大了嘴。

不过现在就算跟我说大叔的汗水能辨金子,我也没兴趣。赶紧上去扶起那个倒在地上的死鬼,让他靠在我怀-里,焦急地试他的鼻息摸他的脉搏,不停拍他的脸喊他的名字,很快,这家伙的脸色渐渐活泛起来,眼睛也慢慢张开来。

“你……来干什么!”他望着我,还没完全回过神来。

我松了一大口气,问“我是谁老婆!”

“你脑残了?”他反问,“还是你以为我死了于是改嫁了?”

我放心了,脑子没毛病。把他扶起来坐好,我深情的望着他的眼睛,然后,一巴掌甩过去。

“你……”敖炽被打懵了,捂着脸就要发飙。

我伸出两根手指:“两次了!”

他一愣:“啥?”

“失踪。”我掐住他的耳朵,“我说过不止一次,如果你再跟我玩一次失踪,我就割了你的耳朵喂猪!”

没办法,我突然就红了眼眶。

“我……我等下再跟你讲。”

敖炽用力地握了握我的手,爬起来快步走回女-人身边,也在这时,他才注意到站在对面,严肃冷峻,只比雕塑多口气的大叔。

“你怎么也来了?”他皱起眉,似乎非常不愿意看到大叔的出现。他们居然认识,还很熟的样子。

“我以为你第一句话会是谢谢。”大叔瞪着他,突然一拳击在敖炽的腹部,“你实在太乱来了!龙珠是随便可以拿出来的东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