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上)第六页 谜桥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楔子

喂,桥下那个书生,涨水了。

嗯。

快上去吧,天冷,水也冷。

我等人,约定此处,不可改。

天寒地冻夜亦深,此人怕是不来了。

她说会来,我便信她。

唉木头脑袋

河里漂的是谁

呀,一个书生。

哪家痴儿若此水至不去,抱柱而溺

城南尾声

唉木头脑袋

1

这是纽约市发生的第三起枪杀案,一个月之内。

对诸多名流显贵富二代榴莲的杉林大街112号会所来说,今晚是极其糟糕的。

洛弗.艾恩斯横躺在会所大门口,一颗子弹精准地穿过他的头颅。几小时前,他正大张旗鼓地在会所里为自己的“无罪释放”举行庆祝party,在红灯酒绿下叫嚣法律也是为他服务的。

作为闻名全球的艾恩斯能源之太子爷,父亲从商,叔叔从政,一门显赫,这个集万千荣宠于一身的年轻人,昨天被法院宣布无罪释放。这次他被送上法庭的原因,是危险驾驶致人死亡。在这条控罪之前,他的“被控成绩单”上还包括强迫他人服食兴奋剂导致死亡,聚众斗殴等,劣迹斑斑。但在巧舌如簧的律师团与父辈们的“积极处理”下,他每次都有惊无险,无罪释放。

或许,运气也有用尽的时候,犯错的人早晚要为他们的错误,接受公平的惩罚。

刺眼的光线在警察顶上转动,警戒线内外,警察们各司其职,神情严肃地勘察这现场。

几个警员,忙于向在场群众做询问笔录。围观的人面色各异,害怕的,漠然的,拍手称快的,现场一片混乱。

人群之中,站着一个看上去十二三岁的小姑娘,短发蓝眼,单薄瘦弱,怀-里抱着一个大纸袋,袋子外头露出几个长条面包。

细心的女警察发现了跟人群不太协调的她,将她带到一旁,问:“孩子,你住这附近的”

“嗯。”她点头。

“现在凌晨了,你怎么还没回家”女警的目光落在她的纸袋上。

“彩虹超市的烤面包,在关门前是最便宜的。”女孩看着女警的眼睛,“我爸爸失业了。”

女警皱皱眉,又问:“那你刚刚经过时,有没有留意到什么奇怪的人经过”

女孩摇头。

“好吧,回家去吧。不要在这里逗留。”女警拍拍她的肩膀。

女孩点点头,转身挤出了人群。

如今才刚到初夏,凌晨的城市还是有些微凉,出了命案的会所被女孩不紧不缓的脚步抛在了后面,女孩暗红色的外衣像一朵云,飘过寂静的街道。

纸袋里的面包与罐头随着脚步抖动着,食物与食物之间,一把手枪,闪着银亮的光。

此时,命案现场的笔录仍在继续,与洛弗一同出来的女伴,哆嗦着跟警察讲,枪响时,她看到不远处有人影闪过,模样虽然看不清,可那个人的头发颜色很奇特,是湖蓝色的,非常显眼。

与此同时,法医在洛弗的身上,发现了两件可疑的东西一支在东方很少见的毛笔与一根湖蓝色的头发。

长约十公分的毛笔揣在洛弗的衣兜里,不长不短的蓝头发,沾在他的袖口上。

一见这支毛笔,年长的法医官顿时吃了一惊,喃喃道:“又是判官”

消息一出,立刻在警界引起了震动。

但凡有些年资的警员,都记得那个影子般存在的杀手判官。

多年来,不止纽约,世界各地诸多“有罪而未受到法律惩戒”的人,都是判官的目标。而他每次下手时,都会在目标人物身上留下一支毛笔。而且,这判官来去无踪,别说抓他归案,连他的真面目都从来无人知晓。

但,十年前,判官突然销声匿迹。谁也未曾料到,同样地犯案手法,又在此时重现江湖

2

寻人符用过了,没用。

虫人也找过了,目前还没反馈消息回来。

现在是中午,初夏的阳光与海风让世界无比明媚。海水的一边,自由女神面容安详,风韵犹在;海水的另一边,一只老妖怪气急败坏,站在人潮熙攘的纽约港,一遍又一遍地摁着手机上的重播键。

九厥的号码,我已经播了不下五百次,永远不在服务区。

别问我是怎么从印度“嗖”一下来纽约的,一提就上火。纽约根本不在我的旅程计划范围内

从第五篇那里得来的“月隐娘”,给出的提示与以往大不相同,十三粒珠子同声同气地给了我同一个图案,对,不是字,是图案一座桥,一座很中国式的古桥。

没了,就这样。

敖炽和甲乙看了半天,均表示缄默。还能怎样,既然是一座中国模样的桥,那就回家呗我甚至都做好了访遍组过各处桥梁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