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七夜 生骨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楔子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篝火晚会上的酒肉之气,随着蒸腾而起的温度化为乌有。

总是比赛骑骆驼也很无聊的,毫无人生理想又俗气的敖炽跟黑袍们在帐-篷里玩游戏对战,而我则独自散步到离帐-篷不远不近的地方,期待着能发现一些有趣的东西。

但是,基本上一无所获,仍然是大同小异的景致,还有时不时出现的,属于各种动物的白骨,大多半埋在沙中,被时间抛弃,很是寂寞。

今天夜里,帐-篷里用蜡烛照明,不知是哪个神经病说蜡烛更适合烘托气氛。所以,当那个身材特别高大的黑袍五号拿着一个动物的头盖骨,正襟危坐在我们之间时,我觉得帐-篷里的温度下降了,一阵冷风拂过我的身-躯。

“你在害怕?觉得冷?”黑袍五号的嗓子特别粗、特别低。

“这样的夜晚,很难不空虚寂寞冷啊!”我白了他一眼,然后转过头朝旁边的黑袍一号吼道,“这么凉的天气你还扇个屁的扇子啊!”

黑袍一号停下手里的扇子,嘿嘿笑道:“我就是想增加点临场感。”

“快点讲!”

黑袍五号看着手里的白骨,慢慢打开了话匣子……

1

“亲爱的,不早了,该睡了!”

“不嘛不嘛,亲一个再睡!”

“好,亲-亲!”

方岳打着呵欠,在MSN对话框里送出一个红红的嘴唇。冰冷的显示器藏匿了他不耐烦的心,虚拟的网络传送出伪装的爱惫。

名为“绿衣”的头像,终于心满意足地沉入灰色。

终于下线了,麻烦的女-人。方岳猛吸了一口香烟,黯淡的烟灰落在油污遍布的黑色键盘上,狼藉一片。

其实,这键盘曾经是干净如新的,在罗影待在他身边的每一段时间里,她总是一边唠叨着,一边抓着抹布,细心清理被他弄脏的键盘,以及整个房间。

罗影……方岳的视线,墉懒地沿着长长的MSN名单下滑,落在那个依然亮起的头像上。

许多人喜欢在MSN上用化名,掩藏自己,掩藏情绪,但他知道,罗影从没有这个习惯,从他第一次与她在MSN上相识到现在,她在MSN上的名字,一直是“罗影“,百年不变。她不是个很花哨的女-人,不喜欢用妖烧的衣裳把自己妆扮得风情万种,一切都以简单真实为宗旨,包括MSN上的名字。

已经快凌晨三点了,方岳看了看时间,这女-人怎么还不睡觉?看他名单里其余的“红粉知己”,大多顶着“睡眠不足就是毁容”的信条逐一下线了,独有她,头像的绿色亮在一片沉寂的灰色里,像一颗活着的嫩芽。

如果,罗影是他那些尚在暖昧阶段的“知己”,他会很有兴趣去关心一下,窝心地说一些“为什么这么晚还不睡,睡太晚对身\_体不好哦!”之类的话,可是,对方是罗影,他已经交往了两年,现居于另一个城市的女朋友。在初始的热情渐渐耗尽,新鲜感如同烟灰般被弹落之后,他再也无心去在意这些小细节。她爱什么时候睡都好,反正,那是她的身\_体。

掐灭烟头,方岳的目光还停留在罗影的头像上,刹那的莫名之念,他放弃关机的念头,破天荒给罗影发了一条消息:“还不睡?”

方岳的记性不好,只模糊记得似有很长一段时间没主动跟罗影说一句话了,到了现在,罗影的存在,就像摆在固定位置的花瓶,就算不看不顾,她也依然在她的位置,所以他渐渐放心地忽略了她。

很快,罗影回了一个吐舌-头的笑脸表情给他。

又是这张笑脸。

自从一个月前的某个夜晚,心情败坏的方岳对着关切询问自己、并怀疑是不是自己做错什么惹他心情不好的罗影,冷漠地敲出一句:“一切都是我的向题,你很好,你没有任何错误,但请不要跟我说话,等我主动来找你好吗?”

他的话说完之后,罗影沉默了许久,约一个钟头后,她发过来一条信息,没有字,只有这个吐舌-头的笑脸表情,然后便下线了。认识她这么久,方岳记得,那是她第一次比自己先下线。她突然变成灰色的头像,竟让他有了小小的不适应。

之后,那场小风波并没有对他们的关系带来什么转折性的影响,第二天罗影的头像准时亮起,像往常一样,一直亮到他下线时分。她也的确遵循了方岳的“请求”,再没有主动找他说过一句话。只任头像亮了,灭了,如是往复。

世界好像真的清净了,方岳松了一口气,在坏心情消减的同时,若无其事跟其他红颜知己打情骂俏。偶尔想到罗影,发个不痛不痒的问候,她只回个笑脸,不多说一句话。

今天,她依然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