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竟然是他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餐桌上摆放着热气腾腾的饭菜,有王思宇平时最爱吃的糖醋鲤鱼、粉蒸牛肉、五香鸡翅,可他今天却胃口不佳,漫不经心地往嘴里扒着饭菜,味蕾如同麻木了一般,根本品不出什么滋味。

瑶瑶刚才在楼下运动了一番,现在倒是食量大涨,手里拿着鸡翅吃的正欢,不一会的功夫,桌边倒丢了五六块脆骨,廖景卿见她吃得油渍麻花的,不禁微微一笑,从桌边拿起餐巾纸,细心地为她抹去嘴角的油渍。

王思宇的手机忽地震动起来,他放下碗筷,皱着眉头接通,听筒里面传来杜峰的声音,自从离开青州后,王思宇倒有很长时间没有和这位周松林的秘书联络了,以前两人的关系还是极好的,但太久没联络,语气中便自然流露出少许的生疏。

王思宇客气地说了声‘请稍等’,冲对面的廖景卿抬手示意,便拉开椅子站起来,握着手机,快步穿过那道月亮门,走到书房里,随手把书房的门轻轻带上,便倚在门边,悄声地和杜峰交谈起来。

杜峰在和王思宇开了几句玩笑后,便告知他,周书记明天要来玉州,准备参加为期两天的全省经济会议,会议期间将非常忙碌,再加上计划要拜访几位老领导,估计没有时间和王思宇见面,所以就在明天晚上七点半,约王思宇在银泰大酒店见面叙叙,王思宇赶忙答应下来。

挂断电话,王思宇忽地在书房的墙面上发现一张画轴,上面画的却是前段时间畅游罗敷山水库时的场景,水面泛舟,舟上有一女童嬉戏,而一婉约女子独立船头,眺望远处的风景,在画面的另一侧,则是两人坐在石上,放竿垂钓,其山也闲,其水也静,画面上满是轻松愉悦的意味。

王思宇背着双手,静立画前,目光游走在这一卷山水之间,不禁啧啧称赞,而当他在画面左下方发现那‘芜菁夫人’四字印章时,不禁展颜一笑,笑着摇摇头,接着把目光移到书案上,朱红色的书案上,除了放了几本闲书外,还摆着一幅毛笔字,宣纸上的字体隽秀柔美,写的是:“山寒水瘦,不知明月为谁好。”

王思宇拉开椅子坐下,从笔筒内摸出一管毛笔,蘸了墨汁,将笔尖在砚台上力道均匀地磨触了几下,略一沉思,便在旁边一幅空白的宣纸上写道:“云淡风轻,更有澄江消客愁。”

写完后颇觉满意,王思宇把毛笔信手插在笔筒里,低头吹了吹宣纸上的墨迹,抬手抹了下前额,酝酿好情绪,便苦着脸站起,转身离开书房,回到餐桌边,这时廖景卿已经为他盛上一碗新米饭,王思宇装出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轻轻叹了口气,很是夸张地摇摇头,这才端起饭碗,低头吃了起来。

见王思宇情绪不佳,廖景卿不禁有些担心,蹙着眉头,拿筷子往王思宇的碗里添了些菜,便放下筷子,关切地道:“出什么事情了吗?”

王思宇微微点头,把碗筷轻轻地放在桌上,欲言又止,过了好半晌,才又叹了口气,低声道:“刚才同学打来电话,他姐姐家出事了,那小女孩才十岁啊,她那个继父,哎,不说了,不说了……以前看着挺好个人啊,谁成想,真是禽兽不如……”

说完这番话,王思宇端起碗来,假意吃饭,眼角的余光瞥向廖景卿,果然见她俏脸上微微动容,知道自己的话已经开始起作用了,干这种事情,要恰到好处,说多了反而会引人怀疑,王思宇觉得刚才的话恰到好处,便不再多言,而是专心吃饭,这下胃口就好了许多,夹起一块鱼肉丢在嘴中,味道鲜美之极,他便细细地品尝起来。

廖景卿略一沉思,便摇头叹息道:“这种事情听说很多的呢,那个孩子真可怜。”

说罢她便端起碗来,埋头吃饭,王思宇忙用胳膊肘碰了碰瑶瑶,挤咕下眼睛,发出暗号,瑶瑶把啃得干干净净的鸡翅丢在桌子上,拿手挠着脑袋,抬眼望天,嗯嗯了半天,总算记起王思宇在吃饭前教给她的台词,便磕磕巴巴地道:“妈妈,妈妈……嗯……我才不要新爸爸呢……你要是给我找了新爸爸,我就……我就出家离走……”

王思宇见她虽然背错了成语,但大概意思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不禁喜上心头,但他不敢在脸上表现出来,反而皱着眉头,低声呵斥道:“瑶瑶,不许乱说,妈妈有权选择自己的幸福。”

由于之前时间仓促,没有经过充分演练,瑶瑶这时就有些发懵,她哪里晓得这是在做戏,只是觉得奇怪,便眨巴着大眼睛‘哎’了一声,扭头冲王思宇诧异道:“舅舅,舅舅,刚才不是你让……”

王思宇见事情马上就要败露,手疾眼快,抄起一块鸡翅膀就塞到她的小嘴里,拍着瑶瑶的后背道:“瑶瑶啊,舅舅是让你多关心妈妈,但不是这么关心,明白吗,你还小,很多事都不懂,以后大人的事情少管,嗯,乖,听舅舅的话,不要再乱说话了,一会舅舅给你讲狼外婆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