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声声慢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在庭院里转了一圈,两人回到房间,王思宇斜倚在沙发上,喝着茶水,回想起下午与市委秘书长侯晨之间的谈话,不禁轻轻摇头,他隐隐感到,要想在滨海市掀起一场反黑风暴,并以此来打开局面,树立一把手的绝对权威,恐怕没有想象中容易。

事实上,在与侯晨的jiāo谈中,王思宇放了个探风气球,先是向对方暗示,自己对于孙志军的情况极为关心,又提到社会治安的问题,其中隐含的意图,已经呼之yù出了,像侯晨那样jīng明的老狐狸,无疑是一点就透的。

然而,侯晨的回应却很不理想,似乎是在向自己暗示,公安口的水很深,局长máo守义的背后,居然还站着一位省委常委,而对于孙志军的调整,是经过市委开会讨论决定的,若是推翻以前的决定,把他调回原来的岗位上,很容易招致其他常委们的不满。

教父等人的背后,究竟还站着哪些人,还需要深入调查,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分析,市局的máo守义局长,嫌疑很大,滨海市黑恶势力如此猖獗,他不闻不问,反而把反黑干将孙志军排挤走,这就很说明问题了,为确保万无一失,打黑的行动,决不能让máo守义参与。

思前想后,还是应该和孙志军见次面,希望能够从他那里,得到一些更有价值的消息,沉yín半晌,王思宇放下杯子,mō出手机,给鲁yù婷发了短消息,让她负责联系,十几分钟后,鲁yù婷把电话打了回来,说已经通知了环保局的孙副局长,明天下午就可以见面。

“好,那就这样,辛苦了。”王思宇笑着点点头,把电话挂断,心里轻松了许多,走到梳妆台边,把白燕妮揽在怀中,双手如蛇般滑进她的前襟里,隔着抹xiōng,把玩着那对饱满丰盈的rǔ.房,又wěn着她的耳垂,轻笑道:“白素贞,陪老衲法海来个鸳鸯戏水,怎么样?”

“别闹哟,天还没黑透呢!”白燕妮放下梳子,红着脸把他推开,羞恼地道:“臭法海,以后立下规矩,晚上十点以前,不许碰我;凌晨以后,必须休息,免得你要个不停!”

“好吧,娘子息怒,那就再等等。”王思宇抬腕看了下表,见还不到七点钟,也觉得时间有些早,就转过身子,懒洋洋地上了楼,到浴室冲了热水澡,躺在光洁的浴缸里,又mō起手机,给廖景卿打了电话,电话接通后,耳边就传来瑶瑶咯咯的笑声:“舅舅,你猜我在干嘛呢?”

王思宇仔细听了听,耳边似乎传来‘哗哗’的水声,就笑着道:“xiǎo宝贝,不会是在洗澡澡吧?”

“呀,舅舅,你真厉害,一下子就猜到了喔!”瑶瑶吐了下xiǎo舌头,又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大宝贝,人家又闯祸了呢,一不xiǎo心,把妈妈的颜料桶撞翻了,还跌了一跤,搞得我们两人身上脏兮兮的。”

王思宇不禁莞尔,笑着道:“xiǎo宝贝,再这样淘气,长大了可没人要了。”

瑶瑶做了个鬼脸,把水龙头关上,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撅起xiǎo嘴,可怜巴巴地道:“现在就没人要了呢,妈妈说要把人家丢出去,舅舅也不要人家了,瑶瑶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xiǎo孩子了。”

王思宇哼了一声,笑着道:“你还可怜?我们都怕太骄纵你,把你宠坏了。”

瑶瑶伸出白嫩的xiǎo手,捂了xiǎo嘴,窃窃地笑了起来,半晌,才又扬起xiǎo脸,嗲声嗲气地道:“舅舅,不要那样说嘛,人家都想死你啦,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过去啊!”

“再等等吧。”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xiǎo宝贝,要听话,等舅舅这边都安顿下来,你们再过来。”

瑶瑶拿起一条雪白的máo巾,擦着湿漉漉的秀发,又嘟起xiǎo嘴,闷闷不乐地道:“舅舅,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啊,人家早就和班级里的同学告别了呢,每天都有人问,‘咦,瑶瑶,你不是要去南方了吗,怎么还没走啊?’”

王思宇微微一笑,摇头道:“你这xiǎo家伙,真是胡闹,可不能光想着转学的事情,要是成绩掉下来,舅舅可真不要你了。”

瑶瑶溜到镜子前,从台面上mō出薯条,丢到嘴里,哼哼唧唧地道:“我才不害怕呢,舅舅,你舍不得的!”

王思宇‘嗯’了一声,笑着道:“是舍不得,不过,也要你听话才成,不要再闹妈妈了,否则,下次见面,舅舅会打屁股的!”

瑶瑶shǔn.了下嫩葱般的手指,笑嘻嘻地道:“舅舅,你放心好了,人家早就懂事了呢!”

王思宇有些哭笑不得,点头道:“好啦,舅舅要去看书啦,xiǎo宝贝,亲下。”

“吧嗒!”瑶瑶撅起xiǎo嘴,对着手机亲了一下,又拉长声音道:“大懒虫,记得早点起来锻炼啦,总睡懒觉会发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