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 无愧于心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有几名兵卒站出来,说道:“将军,小人识水性!”

铫期点点头,正色说道:“你等立刻渡河,去寻大王,如见大王,就说,我等已于兖州与敌死战,无愧于汉,也未辱大王之威名!”

听闻这话,几名站出来的兵卒又都不约而同地退了回去,其中一人眼圈湿红,说道:“将军,我等绝非贪生怕死之辈!将军于河南与敌死战,我等绝不会河北!”

另外那几名兵卒也都异口同声道:“小人愿追随将军,与敌死战到底,绝不回苟且偷生回河北!”

铫期看了看几名兵卒,说道:“你等回河北寻大王,我等今日之死战,还能被后人所铭记,倘若无人回河北,我等之名声,只能任由铜马贼寇污蔑!”

如果这一战打完,一个活口都没剩下,那么他们在兖州的作战,就随便铜马军去胡编乱造了,铜马军甚至都可污蔑他们是先投降,后被杀。

铫期自己不愿意背负这样的骂名,更不愿意下面的兄弟们去背负这样的骂名。他们是不惧死,但也要死得有价值,不能死后还背上骂名,被人们所唾弃。

在场的众将士纷纷看向那几名水性好的弟兄,说道:“你们就听将军的话,游回到对岸吧,只要你们能活下来,我等今日之死战,便不会被埋没!”

“将军——”几名兵卒齐刷刷地屈膝跪地,哭得泣不成声。铫期勾了勾嘴角,脸上露出笑容,他向几人摆了摆手,说道:“快去吧,贼军又快攻上来了!”

说着话,他回头看了看,三个营的铜马军,正在步步逼近。铫期眼中寒芒一闪,幽幽说道:“男儿要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葬耳!”

铫期说的自句话,是引用于马援的话。马援是位名士,原本是王莽的臣子,后来王莽被杀,他便逃到了西凉。

‘马革裹尸’这句成语,就是来出于马援的这句话。

铫期命令几名水性好的部下,泅渡黄河,返回河北,将己方在兖州这里的战事,禀报给刘秀。他自己则率领着余下的汉军,再次与铜马军交战。

不到两千的汉军,被三万铜马军团团包围,这一战,当真是成了一场死战。

铫期光是胯下的战马便拼死了三匹,浑身上下,大大小小的伤口,已不计其数,但即便是这样,他还是骑着战马,于乱军当中左突右冲。

周围时不时飞射过来的冷箭,钉在铫期的肩头、大腿,也钉在他胯下的战马身上,战马不堪重负,轰然倒地,铫期也再一次从战马背上摔了下来。

附近的铜马军将士蜂拥而上,可是已和个血人差不多的铫期,不可思议的从地上再次站起来,挥舞起滨铁点钢枪,将围攻上来的一圈敌军,以长枪锋芒全部扫倒在地。

看着整张脸都被鲜血染红,只有眼珠子还带着白色的铫期,从没怕过的铜马军这时候也不敢贸然上前了,人们围站在铫期的四周,不由自主地连连后退。

人群中有人大喊道:“放箭!放箭射杀他!”

随着喊声,人群当中弩机弹射声四起,数支弩箭飞射向铫期。铫期大吼一声,身子向旁翻滚,躲让开几支弩箭,站起身的同时,一枪刺了出去。

枪头贯穿一名兵卒的胸膛,而后又刺中后面一名手持弩机的兵卒胸口上。

一枪两命!铫期断喝着,将手中枪继续向前捅。铁枪的锋芒贯穿第二人,又刺到第三人身上。

一旁有名铜马军兵卒嘶吼着,端着长矛冲上来,刺向铫期的胸口,后者扭转身形,沙,矛头蹭着他身侧的甲胄划过。他向回一收手臂,用腋下将矛身死死夹住,身子稍微一拧,咔嚓,长矛应声而断,铫期回手将夹在腋下的半截长矛抓起,一矛反刺了过去,噗,长矛刺在那名兵卒的脸上,将其直接刺翻在地。

铫期向后连退,顺带着,将长枪从三具尸体的体内硬拔出来,他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充血的眼睛扫视四周。

周围的铜马军举着剑、端着矛,冲着铫期干比划,却无一人上前。

铫期知道,自己现在已是强弩之末,坚持不了多久,在倒下之前,能多杀一人是一人吧!

想到这里,他手臂向外一挥,半截长矛飞射出去,正中一名兵卒的胸口,而后他双手持枪,再次杀入铜马军的人群里。

此时的铫期,根本就没想过要求生,完全是一心求死。

他杀入铜马军的人群当中,放于对方的攻击,只要不是奔自己要害而来的,他干脆就不躲了,以此来节省自己的体力。

他这种不要命的打发,还真把周围的铜马军将士给震慑住了,如果此时站在高空向下俯视的话,便会发现战场上这诡异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