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 用人不疑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岑彭真没想到刘秀竟能如此信任自己,不仅让自己统帅五万大军,甚至连从不离身的赤霄剑都借给自己,让自己可在军中行王事。

刘秀的这份信任,让岑彭感动不已,他单膝跪地,双手接住刘秀递过来的木匣子,声音颤抖地说道:“大王厚望,让末将惶恐!末将必不辱大王使命!”

听闻岑彭这番话,刘秀只微微一笑,伸手把岑彭搀扶起来,意味深长地说道:“此战,我军能否全歼贼军,皆在君然之应变!”

岑彭正色说道:“大王放心,末将必全力以赴!”

由于事态又发生了新的变化,刘秀只能分兵作战。

他派出吴汉和耿弇,统帅一万两千骑兵,半路阻击铜马残部的北逃。

又派出岑彭,统帅五万大军,去往清渊,伺机而动。而刘秀自己则率领余下的兵马,继续北上,追击铜马残部。

等吴汉、耿弇、岑彭相继率军离去,耿纯和刘植二人走到刘秀近前,两人眉头紧锁,说道:“大王让岑将军统帅五万兵马去清渊,恐怕,不妥吧?”

刘秀一笑,说道:“在南阳,我与君然交锋多次,还曾在君然手中吃过大亏,君然治军之能,我亦敬佩。”

耿纯和刘植相视苦笑,他俩倒是不质疑岑彭统兵打仗的本事,而是对他这个人不放心。刘植说道:“岑彭刚刚投靠到大王麾下,对大王之忠心,还有待时日啊!”

刘秀摆了摆手,含笑说道:“正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既然启用了君然,自然就信任君然的忠贞,就像我信任伯山、伯先一样!”

耿纯和刘植闻言,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不过心里还是没底。这时,马武和铫期走了过来,前者哈哈大笑道:“耿将军、刘将军不用担心,岑彭这个人,平日里是傲慢了些,但却是个死脑筋,他一旦效忠于谁,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以前岑彭效忠于王莽,可给没少给柱天都部吃苦头,如果最后不是弹尽粮绝,顾虑宛城城内的十余万百姓,岑彭也不会向刘縯投降。

听了马武这番话,刘秀亦是仰面大笑,认同道:“子张所言极是。”

刘秀和他的先祖刘邦相比,最大的不同之处,应该就属自信这方面上的差异。

刘邦能得天下,韩信功不可没,可以说在军中的威望,韩信都以凌驾于刘邦之上,功高盖主,让刘邦深感忌惮,最后选择杀了韩信。

而刘秀则不然,我既然肯用你,就会选择信任你,肯放心大胆的把兵权交到你手里,即便你对我生出二心,要反我,我也不怕,因为我有信心能收拾你。

正是出于这份自信,在刘秀这里,从没出现过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情况。

刘秀麾下的能人异士那么多,加上连年征战,功高盖主的人多了去了,像邓禹、吴汉、贾复、耿弇等人,随便挑出一个,都在军中拥有自己的嫡系,一呼百应。

而刘秀对他们,始终都没有提防之意,一直给予重用和重信。

也是因为有君臣之间的这份不猜忌,像邓禹、吴汉等这些千古留名的将帅,一直都对刘秀忠心耿耿,死心塌地。在驭人这方面,刘秀要远胜过刘邦。

当然,刘秀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只不过这种情况非常罕见,在后文会有提及。

吴汉和耿弇,率领着一万多骑兵,快马加鞭,将正向清渊县方向逃窜的铜马军残部拦阻住。

铜马军上下都心知肚明,己方只有逃到清渊,与高湖军、重连军乃至别部的弟兄们汇合一处,才有求生的机会。

此时,面对着汉骑兵的堵截,铜马军倒是又拿出了拼命三郎的劲头,向吴汉部和耿弇部,发起了猛攻。

可是步兵对阵骑兵,与步兵对阵步兵的战法是完全不一样的,铜马军恰恰缺乏对阵骑兵的经验,在发起进攻的时候,迎面撞上了骑兵的反冲锋。

步兵对抗骑兵,首先要求的就是齐整的阵型,而这个方面,又恰恰是铜马军所欠缺的致命弱点。

一盘散沙般的铜马军,光有一股子冲劲,一膀子力气,可是撞上骑兵冲阵,就如同握起来的拳头正撞在刀尖上。

在吴汉和耿弇的统帅下,一万多幽州突骑配合默契,作战娴熟,将十万之众的铜马军冲得七零八落,全军大乱。

东山荒秃和上淮况急忙收拢兵力,全军龟缩成一团,严防死守,再不敢发起主动进攻。

铜马军不再发起进攻,吴汉和耿弇也随之按兵不动,没有率部去硬冲铜马军的铁桶阵。双方的战事,陷入僵持。

吴汉和耿弇不在乎战事这么拖下去,他们的任务就是阻止铜马残部北上,现在铜马军被吓得原地不动,这正和他二人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