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 后位之争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刘秀称帝之后,行事作风和称帝之前并无多大的差别,身份的不同,也只是让他的气场便得更强而已。

像宋弘这种直言不讳指出他缺点的大臣,刘秀非但不会有任何的责怪,反而还会虚心改正。

自从刘秀被宋弘说了这一次之后,刘秀的书房里,就再没出现过一张美人图,他这个小癖好,才刚刚萌芽,就被宋弘的一席话成功扼杀了。

数日后,郭圣通和许汐泠终于抵达洛阳。现在的郭圣通,她的肚子已经很大了,整个人也比以前胖了一圈。

马车到了皇宫的大门前,她由许汐泠搀扶着,从马车里缓缓走出来。

望着面前这座气势磅礴、辉煌壮观的皇宫,郭圣通和许汐泠都发自内心的惊叹。

这时候,刘秀从皇宫里迎了出来,看到郭圣通和许汐泠,刘秀满脸的喜色,步伐加快,兴奋地说道:“圣通、汐泠!”

“陛下!”郭圣通和许汐泠一同向刘秀福身施礼。刘秀快步上前,搀扶住郭圣通的玉臂,又向许汐泠摆摆手,示意她不必多礼。

刘秀扶着郭圣通的胳膊,边她坐进自己的马车里,同时问道:“圣通这一路行来,可还顺利?”

郭圣通转头看眼跟着上车的许汐泠,说道:“一路上多亏有汐泠精心照顾我。”

说着话,她又特意抚了抚高高鼓起的肚子,说道:“汐泠还送给我不少安胎的良药呢。”

跟随上车的许汐泠,跪坐在旁,低垂下头,一言未发。

郭圣通这么说,就是在提前打预防针,如果她肚子里的胎儿出了什么问题,那么一定和许汐泠有关。

这段时间的相处,许汐泠的确很照顾她,但许汐泠存着什么心思,郭圣通当然也能察觉一二。

许汐泠想要的,绝不是一个属下的身份,而是像和自己一样,成为陛下的女人。

可能连刘秀自己都没有察觉,千年不变的宫斗戏码,已经在他身边悄然无息地展开了。

天子只有一个,而宫里的女人却太多,人人都想得到天子的宠爱,这中间,又怎么可能会没有矛盾呢?

刘秀为郭圣通安排的住处是阿阁。阿阁位于皇宫的西侧,它的南面是兰台和云台,北面是长秋宫和西宫,环境幽静又秀美。

马车到阿阁的时候,花非烟就站在大门口,见到刘秀和郭圣通下了马车,她福身施礼,说道:“陛下、夫人!”

见到花非烟,郭圣通和许汐泠同是一怔,先是上下打量她一番,而后不解地看向刘秀。

刘秀含笑介绍道:“这位是花非烟,这段时间,非烟要暂住在皇宫里,现在皇宫的事务,也大多都是非烟在打理,着实帮我分担了很多。”

郭圣通闻言,很是热情地走到花非烟近前,笑道:“原来是非烟姑娘。”

花非烟向郭圣通躬了躬身,说道:“非烟见过夫人!”

郭圣通对花非烟的印象还不错,至少比对许汐泠要好得多。

许汐泠生得太过妖媚,而且每次见到自己的夫君时,眼中流露出来的情愫都太多太复杂,这让郭圣通的心里极不舒服,而花非烟身上则没有这些,就是个平平淡淡,冷冷清清的女子。

“非烟姑娘不必多礼。”

“非烟已令人把阿阁收拾妥当,夫人里面请!”

郭圣通含笑点点头,转头看向刘秀。后者搀扶着她的胳膊,走进阿阁。阿阁的院子很大,里面有一座花园,种着花草树木,走在其中,如同进入世外桃源一般。

花非烟在阿阁并没有安排太多的下人,只有两名内侍和两名婢女。这么大的一座宫殿,只这四名下人,自然远远不够,不过郭圣通却对花非烟的安排很是满意。

这里是她即将入住的地方,这里的下人们,自然也要全是她的人,只有这样,她也能住得更放心一些,显然,花非烟已经提前想到了一点。

不过刘秀是没有想到,对于后宫之事,他投入的心思也向来不多。

看了看跟在后面的两名内侍和两名婢女,他对花非烟说道:“阿阁只有四名宫人,有些太少了。”

还没等花非烟说话,郭圣通接过话头,含笑说道:“陛下,臣妾来时,将平日里使唤得惯的仆人们也都带来了。”

刘秀露出恍然大悟之色,笑道:“看来是我多虑了。”

众人走进阿阁的主殿,对于主殿内的一切,郭圣通也很是满意。

在郭圣通抵达洛阳的第二天,刘秀便册封郭圣通为贵人。

刘秀的后宫,并没有太多的等级划分,除了皇宫,就是贵人最尊贵,不过刘秀的这个册封,还是出乎很多人的预料。

郭圣通是刘秀的正妻,而且还怀有身孕,在人们想来,皇后的位置非郭圣通莫属,可事实上,刘秀并没有册封郭圣通为皇后,而是册封为贵人。

对于刘秀的这次册封,大臣们颇感意外,郭圣通自己也十分不满。

郭圣通未能坐上皇位的位置,许汐泠对此没有丝毫的高兴,反而越发的忧心忡忡。

刘秀不册封郭圣通为皇后,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在刘秀的心目当中,郭圣通并非皇后的最佳人选,那么他心中的最佳人选会是谁?

恐怕除了阴丽华,就再没有第二人了。

阴丽华不在刘秀身边已快要两年,这么长的时间里,刘秀竟然还对阴丽华念念不忘,还在惦记着为阴丽华保留后位,倘若真让阴丽华成功登顶后位,那么,阴丽华在宫中的地位将无法撼动,对此,许汐泠自然是忧心忡忡。

得知消息的许汐泠,第一时间来到阿阁见郭圣通。

看着从外面款款走进来的许汐泠,郭圣通的心情越发愤懑,她挺着大肚子,慢慢站在身形,说道:“汐泠可是来看我笑话的?”

她明明是正妻,明明怀有身孕,却只被封了个贵人,连她自己都觉得太可笑。

许汐泠向郭圣通福身施礼,说道:“夫人误会了,汐泠并无此意!”

郭圣通脸色一沉,说道:“汐泠似乎忘了,我现在已被封为贵人!”言下之意,许汐泠现在还叫她夫人,已不合时宜。

许汐泠看了郭圣通一眼,走到他近前,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她的胳膊,让她慢慢坐下来,说道:“夫人本应为皇后,现在却为贵人,夫人可甘心?”

郭圣通扬起眉毛,诧异地看着许汐泠,问道:“汐泠希望我为皇后?”

许汐泠说道:“夫人是主公的正妻,又怀有主公的子嗣,现主公为帝,夫人不为后,当何人为后?”

她这话有说进郭圣通的心坎里。后者注视许汐泠好一会,见她并非虚情假意说出这番话,她的脸色总算缓和了一些。她轻轻叹了口气,低垂下头,黯然神伤。

许汐泠说道:“陛下不封夫人为后,只因有一人的存在。”

郭圣通眼眸一闪,喃喃说道:“是阴……阴夫人……”

许汐泠点点头,向左右看了看,然后在郭圣通的身旁跪坐下来。郭圣通向四周的婢女挥了挥手,屏退左右。等仆人们都出去,许汐泠方说道:“主公有两位正妻,现只封夫人为贵人,而对阴夫人却没有册封,难道夫人还看不出来,陛下的打算吗?”

郭圣通的神色更加哀伤,说道:“陛下是要册封阴夫人为后!”

许汐泠没有再说话,默认了郭圣通的猜测。郭圣通眼圈一红,带着哽咽说道:“自与陛下成亲,我随陛下南征北战,身在军营,吃了那么多苦,我从未有过一声抱怨,可阴夫人远在南阳,一直安稳度日,陛下……怎能这么对我?”

“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陛下对阴夫人的感情,夫人不是早就知道的吗?现在阴夫人正在来往洛阳的路上,一旦等阴夫人到了洛阳,夫人恐怕……”

话到这里,许汐泠故意停顿住,没有再继续往下说,但意思已经很明显,只要阴丽华到了洛阳,郭圣通必然失宠,别说无缘后位,即便是当下的贵人封号能不能保得住,都还两说呢!

许汐泠充满忧色地深深看了郭圣通一眼,禁不住长叹一声,站起身形,福身说道:“夫人,汐泠先告退了。”

她倒退两步,又道:“夫人须知,汐泠是真心希望夫人为后的。”说完这话,她转身走了出去。

望着许汐泠的背影,郭圣通陷入沉思。虽说许汐泠没有直接把话挑明,但她的意思,郭圣通已能领会,只要阴丽华一到洛阳,她便会立刻失宠,到时阴丽华为后,她只是个贵人,将被阴丽华压得死死的。

要想改变这样的结局,只有一个办法,阻止阴丽华到洛阳。

可阴丽华有腿有脚,她又怎么可能阻止得了一个大活人来洛阳呢?这也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让阴丽华这个大活人,变成个死人。

只有这样,她才能保住自己受到的恩宠,进而得到后位。想到了这里,郭圣通地垂下头,双目幽暗,其中隐隐闪烁着锐利的精光。

许汐泠离开阿阁,回往她自己的住处,梅、兰、竹、菊四个丫鬟纷纷上前,小声说道:“小姐为何要帮着郭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