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四章 诡异病症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剑没有刺入刘秀的体内,却是刺入了管婴弟子的体内。黑衣人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缓缓低下头,只见自己的前胸,多出一截血淋淋剑尖,由内向外刺出的剑尖。

他机械性地扭转回头,想看清楚是何人在自己背后突下的杀手,可惜他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对方已经拔出刺入他体内的短剑,紧接着又是一剑,直接削掉了他的首级。

突然出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掉黑衣人的人,正是伏黯。

现在不仅赤眉军的人在四处搜寻刘秀,汉军这边也在搜寻刘秀,而且汉军的人数比赤眉军还多,双方人员也不时在林子里相遇,展开短兵相接。

刘秀和管婴的对战,动静太大,尤其是刚才他俩硬碰硬的对剑,铁器的碰撞声,即便是在数里之外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当时刚好就在附近的伏黯,听闻声响,立刻意识到是有人在这一带交战,他随之带着手下的羽林卫,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伏黯赶到时,正看到刘秀在和管婴对战,而那名黑衣人,则偷偷摸摸地要在刘秀的背后暗下杀手。伏黯想都没想,使出全力,仿佛一阵旋风似的刮了上来。

人未到,剑先至,将黑衣人刺了个透心凉,然后又是一剑,斩断对方的脖颈。

黑衣人的惨死,让对战中的刘秀和管婴各自虚晃一招,退出圈外。

看清楚来人是伏黯,刘秀的脸上露出惊喜之色,而管婴则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倒在地上,被人家斩下首级的徒弟尸体,眼中逐渐冒出熊熊的火光。

他目光缓缓上移,落在伏黯的身上,一字一顿地问道:“你是何人?”

“伏黯!”伏黯直截了当地报出自己的名字。

“原来你就是那个黯门门主?”管婴眼中流露出来的杀机更盛。

伏黯并不把管婴的怒火放在眼里,幽幽说道:“管婴,你也算是江湖前辈,以大压小,恃强凌弱,不觉得羞愧吗?”

管婴都已经五十开外了,而刘秀才二十多岁,说管婴以大压小,恃强凌弱,倒也没错。

“我要你的命!”管婴断喝一声,持剑向伏黯冲了过去。

“陛下暂且休息,微臣去战这个老匹夫!”伏黯说着话,身形一晃,迎上管婴,与之战到一处。

管婴的出招快,伏黯的出招也不满,两人以快打快,瞬间打成了一团。

周围人几乎都看不清楚他二人的出招,只能看到有两条模糊的人影在场内来回盘旋、晃动,时不时的还能听到一连串叮叮当当的兵器碰撞声。

在他二人交战的同时,羽林卫也赶了过来,看清楚场上的局势,人们二话不说,对在场的黑衣人展开了围攻。

伏黯带来的羽林卫,有两三百人,个顶个的精锐。若是单打独斗,他们未必是四阿死士的对手,但现在他们人多打对方人少,场面上稳稳占据了上风。

看到现场已经打乱成了一团,刘秀提剑想加入战局,他仅仅迈步一部,突然间感觉天旋地转,自己的五脏六腑仿佛同时炸开了似的,没有一处是不疼痛的。

更要命的是,这种疼痛由五脏六腑迅速蔓延到全身,好像他的每一根骨头,每一块肌肉,都在被撕扯、碾压。

刘秀忍不住闷哼一声,向前扑倒。在他临昏死过去之前,只听到了许汐泠发出的惊呼声:“陛下——”

之后的事,他便什么都不知道了,整个人陷入无尽的黑暗当中。

见刘秀突然倒地,以伏黯为首的羽林卫心头同是一震。高手对决,分心可是致命的。伏黯稍稍有个晃神,管婴便抓住了机会,一口气向他连攻了二十多剑。

即便伏黯拼尽全力格挡、躲闪,但小腹和背后,还是各被划开一条口子。

等到管婴的一轮抢攻过后,伏黯向后跳跃,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他低头看了看自己小腹处的伤口,衣服被划开好长,衣下的皮肉,倒没有伤得多严重。

他凝视着对面的管婴,对周围的羽林卫喝道:“你们去保护陛下!”说着话,他身形向前一倾,极速向管婴奔去。

由于他的速度太快,他跑过的地方,地面上的落叶、草梗都被卷起好高,伏黯的短剑直来直去,猛刺管婴的脖颈。

他全力而发的一剑,不容小觑。即便是管婴,也使出全力,向外招架伏黯的剑。

当啷!咔嚓!

剑与剑碰撞的瞬间,先是爆发出一声铁器的撞击声,紧接着是断裂声。只见管婴的手中剑,竟然从中央折断,伏黯的短剑去势不减,继续刺向管婴的脖颈。

管婴吓得惊叫出声,全力向旁侧身,沙,短剑的锋芒紧贴着他的脖颈刺过,将他的脖侧划开一条又深又长的血口子。管婴向后连退,一直退出数米开外,他才停下脚步,下意识地抬手摸向自己的脖侧,粘糊糊的,放下手一看,掌心里全是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