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一章 汉土之上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病入膏肓的万脩,在听闻敌军大举来攻的消息,突然回光返照,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他心中有信仰,这个信仰就是匡扶汉室。

不仅是万脩,刘秀麾下的将士们,大多都抱有匡扶汉室的信仰,人们也都坚信,只有汉室才能救天下于水火,结束这个人命如草芥的乱世。

刘秀和万脩去到南城,登上南城的城墙,举目向外望去,只见城外的敌军,铺天盖地,一眼望不到边际。

三万大军,规模不容小觑,光是用眼睛看,便给人带来极强的压迫感。

城墙上的汉军将士们原本已被城外的邓终军吓得腿肚子转筋,现在突然看到刘秀和万脩登上城头,人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陛下不是在洛阳吗?什么时候来的宛城?万将军不是已经卧病在床吗?据说连下地都费劲,现在怎么突然变得生龙活虎了?

人们都是一脑门子的问号,不过刘秀和万脩的到来,汉军将士的士气大振,尤其是刘秀身在宛城的消息传开,让汉军将士们无不欢欣鼓舞。

看到城外那么多的敌军,人们本以斗志全无,可现在天子御驾亲征,亲临宛城,这一战,己方绝对有得打!

呜呜——

邓终军阵营里传出悠长的号角声,紧接着,擂鼓声轰鸣,第一排的方阵开始齐齐向前推进,而后是第二排、第三排……方阵,依次向宛城进发。

大型军阵的推进,即便距离好远,都能听见甲胄的摩擦声,以及兵卒们的脚步声。

刘秀站在城头,手扶着箭垛,聚精会神的望着城外敌军,同时暗暗点头,邓终还是有些本事的,起码在排兵布阵这方面,完全找不出来他的破绽。

随着邓终军的方阵越来越近,刘秀侧头喝道:“弓箭手,发定位箭!”

一旁有兵卒应了一声,而后捻弓搭箭,箭矢的锋芒对准天空。

嗖——

一支箭矢飞射出去,在空中画出一条长长的弧线,哚的一声,钉在城外的地面上。这是百步的距离,也是宛城弓箭手的射程。

随着邓终军方阵不断前进,距离定位箭也越来越近,终于,邓终军的前排兵卒踏过定位箭,正式进入到宛城的射程之内。

人们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刘秀和万脩,只等着他二人下命令,己方可射出箭阵,杀伤城外的敌军。

万脩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城外的军阵,头也不回地说道:“弩手发定位箭!”

在场的汉军将士同是一怔,而后,有名兵卒端起弩机,向城外射出一箭。弩箭不走弧线,而是走直线。这支弩箭,钉在城外五十步左右的地方。

万脩盯着敌军方阵与定位弩箭之间的距离,缓缓抬起手来。随着万脩一动,弓箭手们齐齐把箭矢搭在弓弦上,弩手们也都齐齐端起弩机。

当敌军方阵距离定位弩箭已不足十步远,万脩将抬起的手向前一挥,振声喝道:“放箭——”

随着他一声令下,城头上啪啪啪的弓弦弹射之声,连成一片。弓箭箭矢在空中飞出抛物线,砸进邓终军的方阵里,弩箭则是直来直去,射向邓终军的前排兵卒。

一轮箭射,数千支箭矢倾泻出去,让邓终军的前排方阵一阵骚乱,不时有人中箭倒地。

第一轮齐射过后,汉军的第二轮齐射又来了。

推进中的邓终军,纷纷举起手中的木盾,随着箭阵倾泻下来,人们就听头顶上方噼里啪啦的声响不绝于耳,木盾的盾面,很快便被箭矢所覆盖。

在如此密集的箭阵下,即便拿着盾牌的兵卒都时不时的中箭,那些没有盾牌的兵卒更惨,有的是头部中箭,有的是脖颈、胸口中箭,向前推进的兵卒,往往是走着走着,便突然倒地,然后再也没能站起。

邓终军方阵向前推进的这一路,地面上留下一具具的兵卒尸体。

这种陆地上的推进,还不是最凶险的,真正凶险的是过护城河。之所以说宛城易守难攻,是因为宛城的城防设施太完善了。

宛城的最外围,是一圈五六米宽的护城河,过了护城河,是一段向上的斜坡,过了这段斜坡,才到城墙近前。就是这么一段路,简直成了邓终军的噩梦。

邓终军方阵推进到护城河近前,把云梯当成独木桥来用,将士们将云梯横在护城河上,然后踩着梯子,向对岸跑。

可是在城头汉军的箭射下,想跑过这只有五六米宽的护城河,谈何容易?

兵卒们踩着云梯,向前跑出没几步,城头上的箭矢便射了过来。

人们用盾牌格挡箭矢,但盾牌能挡得住上半身,却挡不住下半身,军兵们的双腿不时中箭,惨叫着从云梯上摔了下去,掉进护城河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