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一章 节外生枝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朱祐凝视着周俊,问道:“此人当真是坚将军的表弟?”

周俊向四周看了看,见县府前的街道上有不少围观的百姓,他摆手说道:“大将军,这里不是讲话之所,里面请、里面请!”

朱祐回头,向刘秀那边看了看,见刘秀点了头,他提着吴洛,大步走进县府。百姓们自然不敢跟进去,但刘秀迈着四方步,不紧不慢地往里走去。

看守大门的衙役怒视着刘秀,厉声喝道:“站住!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就往里进?”

周俊闻声,转回头一看,当他看清楚刘秀的模样时,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他呆愣片刻,才猛然回过神来,身子一震,连忙快步上前,向刘秀跪地叩首,声音颤抖地说道:“微臣周俊,叩见陛下!”

刚才还呵斥刘秀的守门衙役见状,吓得魂飞魄散,眼前的这名青年,是……是天子?衙役感觉双腿发软,噗通一声跪伏在地,身子抖动个不停,头都不敢抬一下。

“周县令请起,府内说话!”刘秀向周俊摆了摆手,径直地走进县府大门。

周俊连忙从地上爬起,躬着身子,紧跟在刘秀的身后。

进入县府大堂,周俊连忙躬身说道:“陛下请上坐。”

刘秀倒也当仁不让,在主位上坐了下来。他抬手指了指吴洛,问道:“他到底是何人?”

周俊额头冒出汗珠子,跪地说道:“启禀陛下,此人名叫吴洛,的确……的确是坚将军母系那边的亲戚,按辈分,是……是坚将军的表弟。”

说着话,周俊向下面的衙役们使个眼色。有机灵的衙役,立刻提来一桶清水,直接浇在吴洛的头上。被朱祐打得神志不清的吴洛,这才悠悠转醒。

他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肿着一张脸,向四周看了看,他先是看到朱祐,吓得一机灵,紧接着又看到了周俊,如同找到了主心骨似的,从地上爬起,大声叫道:“周县令,你可要为小人做主啊……”

他话音未落,龙渊呵斥一声:“放肆!”

说话之间,他箭步来到吴洛的背后,对准他的膝弯,狠狠踹了一脚。吴洛站立不住,重重地跪到地上,两只膝盖疼得让他禁不住惨叫出声。

周俊沉声训斥道:“吴洛,在陛下面前还敢如此无礼,你该当何罪?”

陛下?吴洛一时间没回过神,他下意识地抬起头,向正前方的主位看去。

只见一名便装青年正坐在上面,青年相貌英俊,五官俊朗,一对虎目,炯炯有神,此时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

是刘秀?吴洛反应也快,急忙向前叩首,颤声说道:“草民吴洛,拜见陛下!”

刘秀凝视他一会,方慢条斯理地问道:“吴洛,你是坚镡的表弟?”

“这……草……草民是坚将军的表弟。”

“你是本地人?”

“草民……草民是颍川襄城人!”

刘秀点点头,坚镡也是襄城人,这点倒是对上了。他问道:“你为何会来宛城?”

吴洛下意识地看眼周俊,后者跪在地上,低垂着头,看都没看他。吴洛小心翼翼地说道:“草民得知表哥驻守宛城,便带着家乡的几位至交,来到宛城,想……想助表哥一臂之力!”

“那你应该从军才是!”刘秀柔声说道。

吴洛低垂着头,说道:“草民本是想从军,但……但草民吃不了军中的苦,也……也是因为草民贪生怕死,便……未待在军中。”

“所以,你就打着坚镡的名号,在集市中欺男霸女?”

“草民罪该万死!草民罪该万死!”吴洛鼻涕眼泪一并流淌下来,一边向前磕头,一边连声认错哀求。

刘秀看着惊慌失措、痛哭流涕的吴洛,脸色沉了下来,一字一顿地问道:“你在集市当中,强收百姓的钱财,这可是受坚镡之指使?”

这一句话,让原本跪在地上的周俊都险些趴到地上。

他脸色煞白,汗如雨下,禁不住微微抬头,看向吴洛。倘若他此时敢说个‘是’字,不仅他完蛋,就连坚镡,乃至自己,都得搭进去。

吴洛虽是个痞子,但还没丧心病狂的乱咬人的地步。他脑门顶在地上,哽咽着说道:“草民在集市的所作所为,表哥并不知情,还请陛下看在草民表哥的情分上,饶过草民这一次吧!”

“我可饶你,法理难饶。”刘秀转头,对龙渊说道:“召坚镡!立刻让坚镡来县府,他的表弟,打在他的名号,在城中欺男霸女,胡作非为,祸乱百姓,要如此处置吴洛,让他自己来做决断好了。”

听了这话,吴洛面如死灰。他和坚镡并没有很亲近,两人的亲戚关系也很远,他充其量算是坚镡的远房表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