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五章 不明轻重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刘秀能坐上皇位,不是光靠着仁德,该狠的时候他也会狠得下心,下得了黑手。

邓奉与刘秀的关系如何?错综复杂,一层套着一层,可最终还是被刘秀杀了,赤眉军的影响力比邓奉大得多,即便是现在,都还有以董宪为首的赤眉别部的存在。

赤眉军的这些首领不死,刘秀寝食难安。可赤眉军的首领们都已经投降了,刘秀也不能无缘无故的杀他们,那么给他们按个谋反的罪名,就再合适不过了。

邓禹了解刘秀的心思,而且邓禹本身就和赤眉军存在不解之仇,早已视赤眉军为眼中钉,肉中刺。

现在赤眉军的首领都在洛阳,如同俎上鱼肉,他觉得现在也是时候对这些赤眉军余孽动手了。

贾复的反应也快,作为执金吾,京城的治安是由他负责的,邓禹都弹劾赤眉军首领密谋造反了,他又哪能像没事人一样什么话都不说。

他完全是顺着邓奉的话在往下讲。

至于伏黯,他是光禄勋,经常跟在刘秀身边的人,刘秀忌惮谁,顾虑谁,他心中一清二楚,他顺着邓禹的话说,完全是为了迎合圣意。看自己的兄长似乎想为赤眉军说话,伏黯急忙阻止,别的事,他可以不管,但涉及到赤眉军,那就不一样了。现在谁为赤眉说话,谁就等于是在触天子的霉头,那是找死的行径。

这便是他们三人的心思。

坐在御座上的刘秀沉吟了片刻,幽幽说道:“我待赤眉,以诚为本,而赤眉待我,却图谋不轨,恩将仇报。诸贼可恶,罪无可恕。执金吾、光禄勋!”

“微臣在!”贾复和伏黯急忙躬身施礼。

刘秀说道:“即刻严惩叛贼,不可牵连无辜,亦不可放跑一贼!”

“微臣遵旨!”贾复和伏黯异口同声道。

朝议之后,众人退出大殿,在往外走的时候,伏湛追上伏黯,低声问道:“稚文,樊崇、徐宣、逢安等人,当真是在暗中密谋造反?”

伏黯向左右看了看,见附近没人,他小声说道:“兄长以为,他们有无暗中谋反,这真的重要吗?”

但凡是让天子寝食难安的人,他们又岂会有活路?这与他们谋不谋反,安不安稳,一点关系都没有。

伏湛闻言,眉头紧锁,正色说道:“倘若樊崇等人并未谋反,这……这岂不是在指鹿为马,滥杀无辜?”

伏黯脸色顿变,下意识地拉了伏湛的衣袖一下,意味深长地说道:“大哥可是天子的大司徒,大哥需牢记这一点!”

大司徒是为天子分忧解难的,可不是为天子制造麻烦和添堵的,如果大哥到现在还分不清楚这一点,那就太危险了。

何况,赤眉残部的确是汉室的心腹之患,能及早铲除,就该及早铲除掉,省得日后再生出祸乱。

伏湛还要说话,这时候,贾复快步走了过来。伏黯抢先拱手,含笑说道:“执金吾!”

贾复一笑,拱手还礼,笑道:“这次陛下将平贼之事交由你我二人去办,不知光禄勋可有良策?”

伏黯谦逊道:“战事我可不懂,一切皆由执金吾做主!”

贾复摆摆手,说道:“光禄勋太客气了,你我同为九卿之一,不分高下,陛下又是让你我二人一同平贼,又岂有主次之分?我看这样吧,樊崇、逢安交给我,徐宣、谢禄交给你,光禄勋以为如何?”

伏黯没有异议,点头应道:“就依执金吾说的办!”

“好!”贾复抚掌而笑,与伏黯并肩同行,说道:“我看,樊崇、徐宣、逢安、谢禄诸贼之间,必有私通,要如何动手,我们还需再仔细商议一番,好好谋划一下。”

伏黯大点其头,赞同道:“执金吾言之甚善!”

看着一边说着话,一边往前走的二人,伏湛禁不住摇了摇头。

以前,伏黯游走于江湖,让他操心不已,也气恼他的不争气,现在伏黯入朝为官,还官拜九卿之一,伏湛则是对他更加看不顺眼。

身为臣子,不能没有原则,不能一味的去迎合圣意,天子有做的不妥之处,不对的地方,身为人臣,需要进谏劝阻,不然的话,这满朝的臣子,岂不都成了谗臣?

伏湛正在心里暗自琢磨着,宋弘走了过来,先是拱手说道:“伏司徒!”

听闻话音,伏湛回身,拱手还礼,说道:“宋司空。”

宋弘问道:“伏司徒以为,樊崇等人谋反之事,究竟是真是假?”

伏湛很诚实的摇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宋弘问道:“伏司徒的心中的想法呢?”

“我倒是希望此事是真!只是……”在京城,在天子脚下,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要密谋造反,除非是樊崇等人全都得了失心疯,如若不然,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