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章 深不可测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龙渊和虚英找到管事嬷嬷的住处,结果晚到了一部,管事嬷嬷的家人,老少一共九口人,皆死于利刃之下,甚至龙渊和虚英找上门的时候,地上的血迹都还未干。

显然,杀人者只是比他们早来了片刻而已。

在现场没有找到凶手留下的任何痕迹和线索,龙渊和虚英对视一眼,相互摇摇头。猛然间,龙渊拍了下自己的额头,对虚英急道:“速速回宫!”

虚英追问道:“怎么了?出了何时?”

“回去再说!”龙渊来不及解释,留下几名禁军,让他们去向县府报案,而后,他和虚英带上其余的羽林卫和禁军,又急匆匆地赶回皇宫。

到了皇宫大门这里,龙渊下了马,沉声问道:“今日何人当值?”

一名禁军的司马快步上前,拱手施礼,说道:“龙渊将军,今日是卑职当值!”

龙渊目不转睛地看着他,问道:“今日可有何人出宫?”

听闻这话,虚英顿露恍然大悟之色。今日他们奉命搜查西宫,这属于突发事件,提前根本无人知晓,幕后真凶也不可能提前派人去杀管事嬷嬷的家眷。

肯定是幕后真凶在知晓了此事之后,才向宫外传递出消息,导致管事嬷嬷一家九口人全部被灭口。

那么,他们只需查出今日有谁出宫,便不难找到幕后真凶了。虚英两眼放光了看眼龙渊,暗暗挑起大拇指,龙渊还真是机警过人,心细如丝啊!

听闻龙渊的发问,禁军司马一边回想,一边说道:“今日早上……”

他刚起个话头,龙渊便打断道:“从巳时出宫的人说起!”

禁军司马顿了顿,仔细回想,喃喃说道:“巳时出宫的人,除了龙渊将军、虚英将军外,就……就只有掖庭的石寺人出过宫!”

龙渊眉毛挑了挑,问道:“石寺人?”

“石援石寺人!”

寺人是官名,在宦官当中,属于最底层的小官。

皇宫内中,有两大系统,一个是掖庭系统,一个是永巷系统。掖庭主要负责管理宫内人员的吃穿住行,永巷是负责管人的,包裹皇宫的宫女和内侍。

掖庭令和永巷令通常都是由宦官担任,两者平级,俸禄皆为六百石。

不过掖庭令负责的事务又多又杂,其中还包括了掖庭狱,所以掖庭系统的人要比永巷系统的人多得多,光是官员,掖庭系统就有一百六、七十号人,而永巷系统官吏只有三、四十人。

皇宫的采买,亦归属于掖庭,所以掖庭的官员会经常进出皇宫,掖庭的寺人以出宫采买为由,禁军通常是不会拦阻,也不会多加盘问。

等禁军司马说完,龙渊和虚英对视一眼,立刻意识到这个石援有问题。两人没有多耽搁时间,立刻在全城范围内搜捕石援。

可惜的是,两人的搜捕行动展开没多久,便接到洛阳令董宣派人传来的消息,在北城区的一口水井内,有百姓发现了石援的尸体。

龙渊和虚英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他们到时,董宣也在那里,石援的尸体业已被打捞上来,他的致命伤和管事嬷嬷家人的致命伤完全一样,皆被人用利刃割开了喉咙。伤口很细,也很平滑,表明下手之人的出招极快,一击毙命。

宫中的寺人死在宫外,还被抛尸在水井当中,这让董宣眉头紧锁,此事作为洛阳令的他也脱不开干系。

见董宣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虚英苦笑,说道:“董县令,此事不用你管了!”

董宣听后,只是眼眸闪了闪,然后多一句的话都没有追问,立刻向虚英拱手施礼,说道:“如此,下官就多谢虚英将军了!”

既然龙渊和虚英肯接手这件事,显然石援的死不简单,其中很可能涉及到宫中的隐秘之事。

自己一个外臣,而且只是区区一个县令,能不插手就尽量不插手,能把这个烫手山芋推出去,就赶快推出去。

追查了一大通,龙渊把能想到的线索都想到了,但无一例外,对方是把所有的线索都清除得一干二净,没有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

在回宫的路上,虚英向左右看了看,低声问道:“龙渊,你认为此事会是中宫的那位所为吗?”

长秋宫又被称为中宫。贵人住西宫,太子住东宫。

在虚英看来,郭圣通是傲慢跋扈了一些,但她的心思当真能做到如此缜密、如此歹毒吗?

龙渊看了虚英一眼,摇摇头,一言未发。皇宫的人越来越多,可是,也变得越来越不太平。

刘秀刚定都洛阳的时候,皇宫里没有多少人,走在偌大的皇宫里,让人感觉空荡荡的,有时候连续走过几座宫寝,都看不到一个人。

而现在,宫女和内侍都数以千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