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二章 重归于好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今晚,对于皇宫里的众人来说,注定是个不眠夜,不仅刘秀、郭圣通、阴丽华睡不着觉,许汐泠也同样睡不着。

凤凰宫,大殿内室。许汐泠坐在床上,向窗外望了望,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美人,已到子时。”梅、兰、竹、菊四名贴身侍女都在内室里,小梅向许汐泠欠了欠身,回道。

许汐泠问道:“掖庭狱那边可有动静?”

小梅摇头,说道:“似乎还在审问。”

许汐泠深吸口气,皱着眉头,不再说话。

小菊说道:“美人,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都和我们凤凰宫没关,美人不用担心,早点睡吧。”

许汐泠喃喃反问道:“真的没关吗?”听闻这话,四名侍女脸色同是一变。许汐泠苦笑,说道:“自师姐入宫以来,这皇宫里,又哪有一日安宁过?”

先是查出有人在阴丽华的饮食中下药,现在又查出有人在皇宫里施巫蛊之术,事情一桩桩、一件件,可真是让人目不暇接啊!

直觉告诉许汐泠,最近发生的这些事,十之八九都和溪澈影有关,但她没有证据,就算她有证据,她也不会去揭发。

溪澈影毕竟是她的师姐,一旦溪澈影被查实是幕后黑手,那么她也很难洗清干系。

现在许汐泠只能祈祷,溪澈影暗中干得勾当不被人查出来,不要连累到自己的头上。

花非烟在掖庭狱一连审了三日。三天后,花非烟的审问告一段落。

长秋宫。刘秀,以及郭圣通、阴丽华、许汐泠在大殿里齐聚一堂。刘秀和郭圣通居中而坐,阴丽华和许汐泠分坐在两边。

看到这架势,从外面走进来的花非烟也倍感压力。走进大殿中央,花非烟福身施礼,说道:“非烟拜见陛下、皇后、贵人、许美人!”

虽说花非烟也顶着美人的头衔,但她只是个假的,在许汐泠面前,她也会施君臣之礼。

刘秀摆了摆手。他特意把阴丽华和许汐泠都找来,就是要当众把整件事情说个清楚明白。

等花非烟在旁落座,刘秀问道:“非烟,巫蛊一案,查得如何?”

花非烟向刘秀欠了欠身,说道:“那日晚上,芸娘的确有在御花园中焚香,但巫蛊之术,并非芸娘所为,是之后有人将巫蛊之用具偷偷埋在那里,栽赃陷害。”

郭圣通闻言,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前倾了倾,怒声呵斥道:“简直一派胡言!”

花非烟完全不理会郭圣通的呵斥,她不是刘秀的嫔妃,而是刘秀的属下,要负责,她也只对刘秀一人负责,至于皇后、贵人等等,那些都不是她所效忠的对象。

她从袖口内拿出一只小竹筒,说道:“陛下,这是从怀县传回来的书信。”

张昆立刻走上前,接过花非烟手中的小竹筒,低头看看,很精致,只有小拇指大小,他拿着小竹筒,来到刘秀近前,递交过去。

刘秀接过,打开盖子,向外一倒,里面掉出来一卷绢条,打开,其中写满着蝇头小字。

芸娘,河内怀县人,双亲亡于……

书信里,把芸娘的家世背景介绍得清清楚楚,把她父母的忌日也查得明明白白。芸娘去御花园焚香的那天,的确是他爹娘的忌日。

看罢之后,刘秀随手将绢条递给了身旁的郭圣通,后者拢目细看,把里面的内容从头到尾地看过一遍,而后放在桌案上,说道:“即便那天的确是芸娘双亲忌日,也不代表她没有偷偷施巫蛊之术。”

花非烟淡然一笑,点点头,说道:“的确不能证明。”说着话,她拍了拍巴掌,一名侍女提着一只小包裹,从外面走了进来。花非烟起身,接过包裹,在众人面前,将包裹缓缓打开。

里面装的都是些破烂的叶子。众人看罢,纷纷不解地瞧向花非烟,不明白她带来这些树叶所为何故。

花非烟解释道:“非烟又重回到御花园,把现场所有被烧焦的树叶都收集了起来,这是全部,请陛下、皇后、贵人、许美人过目。”

在众人再次伸长脖子,看着那些树叶,花非烟随手拿起几片,这几片树叶,大部分都是完好的,只有小部分被烫出了窟窿。

被花非烟收集来的树叶,大多都是这样。

她把那只烧得焦黑的木头人又拿出来,摆放在树叶旁,她看看树叶,又看看小木头人,问道:“陛下、皇后、贵人、许美人,可发现其中的反常?”

郭圣通气呼呼地说道:“花美人不要故弄玄虚,到底哪里反常了?”

花非烟说道:“所有被烧焦的树叶,都是被香灰烫损的,而这个木人,则明显是被烈火烧过的,现场根本没有大火焚烧树叶的痕迹,也就是说,这个木人,是先在别处焚烧过,然后埋在那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