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剑之万千我只取一斩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枝条万千,密密麻麻,犹如利剑、长枪般的携带着可怕至极的力量锋芒刺穿虚空,毫不留情势如破竹,如同群蛇飞袭向陈宗与陈修。

只是瞬间,陈宗与陈修便面临许多锐利枝条的围攻。

一边借助鬼母树的尖叫声来磨砺自身意志,一边挥剑,剑光分化,化为数百道上千道,仿佛刺猬的尖刺张开一般,密密麻麻分布周身,挡住每一条枝条的强力进攻。

当剑尖击中枝条的瞬息,剑尖便是轻轻一震,立刻迸发出一股强横的力量,将枝条击碎。

被击中的枝条霎时寸寸崩裂开去,但下一息,黑光席卷,重新复原,配合尖叫声,再次袭杀而至。

突刺!

抽打!

劈斩!

那柔韧的枝条,被鬼母树玩出花样来,或如长枪、或如利剑、或如长鞭、或如斩刀。

一瞬间,鬼母树俨然化身为武学宗师一般,凭着身上的万千枝条,展现出无以伦比高明至极的武学技艺。

每一击,都凝聚着鬼母树惊人的力量,威力可怕至极,可以将寻常的半神极致强者击伤、重创乃至灭杀。

但不论陈宗还是陈修,都不能算是普通的半神极致强者。

半神极致,是一个层次,其中也存在三六九等之分。

比如凝练一朵极境之花,就不如两朵三朵,比如巴掌大小的极境之花,就比如人头大小,更不如脸盆大小等等。

并且,武学造诣也是一方面。

因此没有真正战斗过,无法百分百肯定孰强孰弱,当然,当极境之花的差距明显时,也往往意味着实力的明显差距。

以弱胜强,很难。

陈宗和陈修一边抵御鬼母树的尖叫,磨砺意志,一边挥剑抵御万千枝条的疯狂进攻。

感觉就像是有许多个半神极致战力的强者从四面八方,展现出不同的轨迹攻杀而至,一时间,不论是陈宗还是陈修,压力大增,两人不得不联手布下神玄杀阵,方才觉得压力削弱了几分。

鬼母树果然很可怕,难以对付。

这一次,能否将之斩断摧毁,陈宗心里也没有多大的把握。

不过,这一次不像是上一次,完全无法抗衡,总要尽力试一试,就算是失败了,也要知道还有多大的差距,有一个目标,更加明确。

凡事都有极限。

鬼母树的尖叫,渐渐的,对陈宗和陈修的意志冲击越来越小,代表两人的意志在一次次抵御鬼母树尖叫下之下,磨砺得愈发强韧,至此,鬼母树的尖叫失效。

失效,也意味着无法给两人的意志提供磨砺,可惜,还是没有达到自身的极致。

这样的意志层次,对于其他人而言,估计就是极致甚至超越极致,但对于陈宗和陈修而言,还不够。

抵御!

反击!

双剑联合,不断击碎鬼母树枝条的进攻。

鬼母树的手段,其实也不丰富,就是冲击意志灵魂的尖叫和枝条的进攻。

当然,这对许多人而言,很强,难以抵御。

单单是那尖叫,便足以击碎许多人的神海。

心意剑流:心动连环!

一剑杀出,剑光霎时分化为无数,轨迹玄妙无比,将不断袭杀而来的枝条抵御击碎。

心幻无极这一招对鬼母树,几乎没有什么效果。

至于心灭无限,在应对鬼母树这等攻击上,其效果也是不如心动连环。

陈修则是不断的施展天煞剑诀。

煞影!

剑屠!

戮苍生!

神煞修罗战法第五重的力量,愈发的强横凶戾霸道。

“不对。”一次次施展,不断抵御斩碎枝条,但陈修却渐渐的感觉到不对劲。

不是鬼母树不对劲,而是自己不对劲,这不对劲,就来自于天煞剑诀。

一时间,陈修一边挥剑,一边思索起来。

天煞剑诀算是自己自创而出,但,仔细剖析之下,未必没有本尊的影子在内。

或者换一种说法,本尊的剑道积累以及用剑的习惯等等,分身也同样掌握,无形当中,也受到影响,因为两人的灵魂同源。

剑道的积累,这一点共通,无疑很好,但用剑的习惯,一开始会有好处,但是当自己变得足够强大时,却会在无形当中成为一种束缚。

自己的修炼和参悟,终于是与本尊不一样,既然如此,剑法当然也要不一样才是。

天煞剑诀的三招,速度力量等等,都符合本尊一直以来的用剑习惯。

但,那终究是本尊的。

自己是陈修,不是陈宗。

瞬间,明悟涌现。

虽然定义为本尊与分身,虽然是灵魂同源,但其实,都是完整的个体,有着自己的思维情绪等等。

道!

道路!

本尊有本尊的道,自己有自己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