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惊人意志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一心一意,正常含义,就是专注,忽略乃至无视于其他。

三心二意,则相反,不专注,而是同时顾及多个目标。

但在陈宗这里,却有不同的解释。

一心一意剑,有着专注的含义在内,集中心神,只取一个目标,也就是说,出一剑,只能攻击一个目标,想要攻击多个目标,那就得出多剑。

十人,就是十剑。

百人,就是百剑。

只不过因为陈宗的剑速太快,瞬间挥出许多剑,再加上心之剑意的玄妙,因此看起来,似乎只是瞬息之间出了一剑而已。

三心二意在陈宗这里的含义,则是瞬间,仿佛化身为许多人同时挥剑。

这就意味着一刹那,陈宗只需要挥剑一次,便可以直接攻击许多个目标,就好像是刹那之间,有许多个自己同时出剑一样。

并且,许多个自己,还可以施展出一心一意剑。

也就是说在三心二意剑之下,还可以施展一心一意剑,这等威力叠加起来,愈发的可怕。

三心二意,陈宗理解为五,也就是同时可以出现五道幻影随自己出剑,剑剑威力惊人,可怕非常。

不过现在,只能出现一道幻影,还有着很大可提升的空间。

饶是如此,这一剑的威力,便超越一心一意剑不少。

再加上陈宗凝聚出顶阶神之花,无形当中,力量更加凝聚,威力超越极限暴增,更加可怕。

瞬息之间,万千枝条被贯穿,又被其中所蕴含的恐怖威力绞碎,直贯被鬼王玄烈不断轰击而震动不已的树干。

换成太玄界鬼城的鬼母树,面对这样的攻击,早已经被摧毁了,但鬼森部的鬼母树却十分惊人,到现在还可以支撑住,并且展开反击。

霎时,乌云退散,一轮血月横空,照耀出血色光芒,一道道宛如利剑破空击落。

原本黑暗深沉的大地在血色光芒的照耀之下,看起来多出了几分的妖异,似乎有一层鲜血在上面犹如流水般的徐徐流淌而过。

尖叫响起,高亢中似乎带着几分喜悦,那是鬼母树的叫声。

“加强攻击。”鬼王玄烈低吼道。

但凡血月完全显现,洒落月光时,鬼母树上的鬼蠰就会纷纷成熟,继而坠落,也在同时,鬼母树会得到额外的力量增幅,生机愈发的旺盛,更难以对付。

当然,血月照耀之下的鬼母树虽然变得更加强横,但也有好处,那就是只要将之击溃摧毁,便会留下一颗树种,得到这树种,便可以更快的培养出新的鬼母树。

甚至,可以赋予其种族天赋,比如变成鬼刃部的鬼母树或者其他部的鬼母树等等,不再局限于鬼森部。

至此,鬼王玄烈才爆发出真正的实力。

恐怖至极的气势犹如风暴肆虐八方,绞碎一切,镇压一切般的,强横至极,无以伦比,犹如一尊镇压天地的王者,令得四周的虚空全部风平浪静一片,任何波动都无法影响分毫。

鬼王部的鬼族,掌握的天赋,名为鬼王之力,这是一种凌驾于鬼族其他部力量之上的最强力量,仿佛王者一般的镇压一切。

现在,鬼王玄烈就催动了鬼王之力,其气势暴涨一倍不止,让陈宗震撼无比。

顶阶神之花下的感应,愈发的清晰。

不是对手!

如果说自己凝聚出顶阶神之花,又初步自创出三心二意剑后,有丝丝的把握挑战鬼王玄烈,那么现在,暂时熄灭了这个心思,相差太大。

这种顶尖鬼王的战力,果然是可怕到极致。

若当时是这等鬼王侵入太玄界,不论是自己还是陈修亦或者宫天神,哪怕是三人联手,也完全不是对手,唯有死路一条。

鬼王之力催动,黑光弥漫,在上空凝聚,化为一团米许直径的黑色烈阳,仿佛照耀出无尽光芒,又仿佛不断的往内部中心旋转,如同星辰塌缩,化为黑洞,吞噬四面八方的一切。

只是瞬息,黑色光团旁边的虚空,变得一片黑暗,哪怕是血月的光芒也无法穿透,完全被吞噬一空,化为一片数千米的黑暗地域。

轰!

鬼王玄烈双手猛然一推,那一团黑暗烈阳霎时破空,发出惊天动地的轰鸣之声,所过之处,虚空纷纷崩裂出一道道裂痕,可怖至极。

每一道裂痕都清晰可见,宛如犹如闪电雷霆,散发出的毁灭气息,叫人惊悚万分。

陈宗和另外两尊鬼王都止不住的浑身颤动。

那种气息,太可怕,一旦被波及,都要死,哪怕是自己身上有心印宝衣削弱七成威力,剩下的三成,也足以将自己的身躯绞碎。

陈宗愈发觉得这鬼蜮的凶险,还要在自己的想象之上。

之前未曾进入时,还想着凭自身的实力以及心印宝衣的防护,就算是不敌那些强大的鬼王,也可以全身而退。

现在看来,是自己太天真了。

但陈宗却没有半分的畏惧,相反,内心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激动,那是一种兴奋,兴奋得浑身颤动、战栗般的,毛孔尽数张开,头脑轰鸣神海波动不休。

心之剑意凝聚而成的长剑也随之震颤不已,剑鸣声嗡嗡,仿佛要撕裂虚空。

三心二意……杀!

以三心二意的奥妙,融入一心一意剑的威力,心动瞬息,剑已经破空杀出,直接杀出两道真空轨迹,细碎裂痕无数。

鬼炎烈山动用全力,整个身上都有暗红色的火焰燃烧,熊熊炽烈无比,仿佛要一切都焚烧为灰烬一般。

轰!

鬼炎之力化为一道长刀破空斩杀而出,虚空涟漪之后,似乎有裂痕出现,只是,十分不明显,近乎于无,这说明,鬼炎烈山的战力,不如陈宗。

鬼月无也施展出鬼月部的天赋,上空,升起一阵光芒,化为一道黑暗残月悬空,光芒照耀开去,陈宗立刻感觉到,在那鬼月照耀之下的虚空,似乎变得十分的平静。

鬼母树被鬼月的光芒一照耀,尖叫声也微微一顿,挥动不已的万千枝条也似乎变得疲软一样,力度大减。

趁此机会,鬼月无也随之出手攻击杀出。

鬼族部落的天赋,各有不同,各有妙用。

血月照耀之下,鬼母树上的鬼蠰也纷纷坠落。

不过,没有去理会这些鬼蠰,只要能够摧毁这一株鬼母树,取得树种,便可以带回乱鬼城去种植,届时,便可以拥有自己的鬼母树,不差这些鬼蠰。

何况,这只是最低等的鬼蠰,真的看不上,不打算分心来收取。

更何况在四尊鬼王的攻击之下,坠落的鬼蠰也纷纷受到波及,直接爆碎或者受损,里面的鬼族幼体也直接死亡。

四尊鬼王,纷纷爆发出全力,这鬼母树的力量强横,却也无法完全抵御住,不断围攻下,终于被打断,往旁边倾倒。

轰隆隆的声势浩荡,无比惊人。

随着鬼母树完全倒下,只留下一截巨大的树桩,血月照耀,一丝丝的力量被牵引,纷纷从倒地的树干和树桩当中汇聚而至,凝聚成一团血红色。

最终,那血红色凝固到米许直径大小,仿佛一颗心脏似的,布满了脉络。

树种!

这是天然的树种,而不是人为耗费大量资源制造出来的树种。

人为制造的树种所栽培出来的鬼母树,就像是太玄界鬼城内的那鬼母树一样,潜力有限。

天然树种,则意味着无限潜力。

鬼王玄烈和鬼炎烈山以及鬼月无兴奋不已,多年以来,他们一直谋划着想要摧毁一株鬼母树,自己再栽培一株鬼母树,哪怕是人为的制造树种。

现在,目标终于实现了。

而且,还是在血月照耀之下,能得到一颗天然树种,潜力无限。

他们激动的同时,陈宗也肆意的吸收吞噬鬼母树被摧毁之后散逸出来的鬼蜮意志。

鬼蜮意志代表了鬼蜮的气运,但又不同,存在区别。

正常情况下,是无法主动吸收的,只能被动的接受,如陈宗成为鬼刃门门主,便有丝丝缕缕的鬼蜮意志主动依附而来。

那就属于被动。

现在,则属于主动。

凭着身上天元圣域化身的鬼蜮意志主动的吞噬吸收。

陈宗十分高兴,甚至激动不已。

因为,鬼母树被摧毁后所弥漫而出的鬼蜮意志,真的十分惊人,远胜于之前斩杀的那一尊鬼兽部的鬼王,起码是十倍。

仿佛化为黑暗蛟龙似的入体,令得陈宗的身躯颤动不已。

鬼王玄烈也注意到这一点,眼底闪过一抹神光,却没有什么表示,而是直接将那一颗宛如心脏般微微跳动的树种收起来。

陈宗也将鬼母树的鬼蜮意志吸收一空,承载在身上的化身为鬼蜮意志的天元圣域世界意志,再次壮大了不少,反馈出一股精纯至极的力量,直接涌入陈宗的身躯深处。

舒爽,无比的舒爽,难以形容的舒爽,让陈宗觉得自己的身躯,似乎在发生某种变化,只是还很细微。

目标达成,自然是离开。

四道身影立刻动身,但,一道道强横的气息,却从远处弥漫而出,封锁虚空般的,散发出无以伦比的恐怖威势。

鬼王!

赫然是其他部族的鬼王飞速赶来,相隔甚远,强横至极的气息,却已经将四尊鬼王锁定。

“走。”鬼王玄烈却没有交战的打算,因为他想尽快回到乱鬼城,尽快将树种培养出来,成为乱鬼城的鬼母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