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林微晗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中级灵体太初剑元体的威能,超出陈宗想象,算是意外之喜,一旦激发出其蕴藏的力量,便可以直接增强六成的太初剑元威力,使得自己的实力大增。

功法,乃是根基,也是自身实力十分重要的组成部分,缺少功法的力量,许多武学的奥妙都难以真正发挥出来,更别谈威力。

数量、掌握,不断挖掘出太初剑元体的潜能,化为威力。

一边,陈宗也在修炼太初剑元功。

太初剑元体乃是由太初剑元功所蜕变而出,与功法息息相关,提升功法的同时,也是在提升体质,一举两得。

修炼功法参悟体质之余,陈宗也会关注神海内阴阳道意和风火雷融合道意碰撞后的蜕变,只是那蜕变,不受自己控制,完全是自发性的一般。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蜕变结束。

很是期待,或许到时候,会给自己一个惊喜也说不定。

重锋号的速度很快,但虚空无垠浩荡,因此,不断飞行,所能够看到的,似乎还是一模一样的景色。

陈宗在舱房内静修一段时间后,便走出舱房,来到甲板上。

重锋号很大,甲板也很大,十分辽阔的一大片,四周有一米多高的围栏,然后才是一层近乎透明的薄膜,那是重锋号的防护罩,有着极强的防御力,据说可以抵御住通神境的攻击而不破。

站在甲板边缘看了看,陈宗收回目光,拔剑而出,剑身横在身前,缓缓竖起,宛如一炷香朝天。

神情冷肃,眼眸凝聚,似乎凝望在剑身上,心念集中,一点锋芒在瞳孔深处绽放。

身躯挺直,背脊如剑,一瞬间,整个人的气息与手中朝天一剑的气息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仿佛屹立在甲板上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口剑,一口锋芒绝世的剑。

正好,童颜的二小姐蹦蹦跳跳的走出舱房,来到甲板上,刚好看到陈宗,顿时瞪大双眸,小嘴微张,就要惊呼出声,似乎想到什么,连忙双手捂住嘴巴,不发出一点声音,唯恐惊扰到陈宗。

“看起来好厉害的样子,好像不比姐姐差。”二小姐内心响起一阵惊呼声,旋即摇摇头:“不,姐姐是最厉害的,他肯定不能和姐姐相比,不过,也不差啦。”

虽然在修炼上不努力,但家学渊源和不错的天赋,也赋予这少女过人的眼光,多少能看出一些玄妙来。

“这等气息,难道,他可以媲美大小姐?”另外一处,暗中关注着情况的灰袍中年人神色微微一动,有些难以置信。

大小姐,可是家族内的第一天才,也是本星辰当中赫赫有名的绝世天骄,位列前三,甚至更高,一身剑法高超至极,剑道根基无比扎实。

现在,一个不知道从哪一个偏僻星辰出来的人,竟然可以媲美大小姐。

错觉!

肯定是错觉,或许,只是对方的气息凝练得不错,想要和大小姐相比,还是不够的。

陈宗似乎不知道或者说并不在意有人看着,毫无关系。

心诚意正!

挥剑!

一剑挥出,轨迹简单而清晰,剑速一点也不快,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很简单的一门剑法,就此施展。

这似乎是基础剑法,只是比一般的基础剑法更加全面。

陈宗来来回回的施展,一门下来,有几十式之多,囊括了一切用剑的技巧,比起普通的基础剑法来,还要复杂好多倍。

这是陈宗自身的剑法积累。

看着看着,二小姐便觉得无趣。

她对修炼什么的,从来就不感兴趣,否则也不至于到现在,才只是低阶半神的层次。

“很全面的基础剑法,但太全面了。”灰袍中年人不禁摇摇头。

全面,听起来很不错,但对于强者而言,全面,也往往意味着平庸。

因为,每一个修炼者的时间和精力都是有限的,因此,往往会选择其中一方面或者几方面来提升,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尤其是通神境的层次,更是如此,各取一道或者两道,成就通神。

若是妄想全面,不仅难度更大上许多倍,甚至完全没有突破的可能。

“已经走错了道路。”灰袍中年人再次摇摇头,忽然升起一阵心思,要不然给对方一些提点,接着又摇摇头,不需要了,毕竟对方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通神境的指点,不是谁都有资格享受的,哪怕自己只是通神境当中的最低层次,也和半神之间,存在着天堑。

通神境!

那已经是一个生命的更高蜕变,是境界的无限提升,是从星辰到虚空的跨越。

再低层次的通神境,对于半神层次的修炼者而言,也是不可企及的存在。

这种差距,无可跨越。

陈宗并不知道一尊通神境强者的心思,也不会去理会,自己的剑道坚定,从以往踏上修炼之路至今,不断的前行,或许有过错误,但都在自己的能耐之下,一步一步的矫正一步一步的提升。

至今!

但凡天才,越是出色的天才,心志就越是坚定,越不容易受到外界他人的影响。

这一门基础剑法,乃是陈宗当年,族姐陈出云所教,又经过自己不断的修炼不断的完善,成为属于自己的基础剑法,囊括一切用剑技巧,不一定适合他人,却最适合自己。

适合自己才是最好的。

这里终究是别人的地方,因此,陈宗只是修炼基础剑法,没有施展其他的手段,不方便。

演练几遍基础剑法之后,陈宗便返回舱房内,继续修炼。

日子,如此的反复反复。

这一天,名为林微晗的二小姐提着一口看起来十分精致华丽的长剑,要和陈宗比剑。

陈宗正好练完基础剑法,心下一动,便答应了。

“接剑!”林微晗娇喝一喝,剑在刹那出鞘,化为一道寒光破空杀至。

陈宗眼睛顿时一亮。

直刺而来的一剑,看起来简简单单,很直接,就是一条直线破空杀至,落在境界不够之人的眼中,就会有这种感觉,不过其中却凝练着一缕惊人无比的寒意。

但在陈宗看来,这一剑十分精妙,其中的武道立意十分高明,显然是一门十分高深的剑法当中的一招。

当然,剑法是好剑法,但在林微因的剑下施展出来,却不算什么,有些稀松平常,只能说,林微因很少下工夫在剑法上,根本就无法将其中的奥妙展现出来。

陈宗没有回击,而是脚步一晃,轻而易举的避开。

林微晗立刻变招,身随剑走,轻轻一跃,娇小的身躯在刹那随着剑杀出,一股极致的寒意弥漫,隐约之间,似乎能看到一朵朵雪花虚影凝聚在周身,飞洒而至。

这一次,陈宗没有闪避,而是出剑。

看似一剑,实则多剑,点碎一朵朵的雪花虚影,击溃剑势。

剑势溃散,林微因提聚起来的冰寒气息也在刹那消散,那一剑,难以挥出。

“你见过我们林家的天寒飞雪剑?”林微晗提着长剑歪着脑袋,大眼睛一闪一闪的盯着陈宗,充满好奇和探究,好像要将陈宗看透。

“没见过。”陈宗默念了一遍剑法的名称,旋即摇摇头。

的确没见过,也不曾听说过,不过,管中窥豹,似乎是一门很不错的剑法,立意十分高明。

可惜啊。

如果可以看到剑法的真面目,该有多好。

这林微晗施展出来,根本就不足以展现出这一门剑法的精妙。

“那你为何能击破我的剑势?”林微晗眨着眼睛表示不服。

陈宗笑而不语,说出实话,估计会打击到对方,还是不说。

林微晗撅了撅嘴巴,似乎也知道陈宗的意思,旋即做出一副凶恶的模样:“我可是很厉害的,你不要小看我,只是……只是……”

说着说着,她自己都不好意思再说下去,毕竟自己疏忽于修炼,在家族里是人尽皆知的事。

“哼,要是我姐姐使出天寒飞雪剑,你肯定不是对手。”林微晗最后凶巴巴的说了一句,提着剑转身就走,一副不想再理陈宗的样子。

陈宗却没有任何回应,而是在思考对方所说的姐姐,似乎,挺厉害的啊,可以见识一下。

来到虚空之中,陈宗对一切天才都充满了好奇。

时间流逝,就是修炼修炼修炼,以林微晗的说法,陈宗这人就是一个修炼狂,和她姐姐一个样。

虽然觉得无趣,但林微晗有时候还是会找陈宗闲聊,这是因为,重锋号上的人,都是林家的人,要么太熟了,要么身份地位有差距,好不容易有一个不属于林家的人,也比较年轻,可以说说话。

殊不知这被林家一干年轻子弟看到这一幕,双眼就在喷火。

二小姐啊,比起大小姐来更近人意,更有人情,在他们心目当中,那可是女神,要是能够一亲芳泽,死也甘心了。

如果能得到二小姐的芳心,等于少奋斗几百年甚至上千年,一跃就成为林家的重要人物,至少能执掌部分权利。

现在,一个不知道从哪一颗偏僻星辰来的土鳖,竟然能得到二小姐的青睐,想想就让人觉得生气。

生气,会让人失去理智,从而做出一些有违常理的举动,又或者是一些平常不会去做的事情。

比如现在,就有一个青年找上了陈宗,其眼神冷厉,泛着一抹寒光,似乎要将陈宗刺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