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美人青睐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红光荡漾,犹如潮水狂澜汹涌澎湃不休,不断冲击,企图抵御陈宗的剑。

但,万象·炼心归一剑的威力无铸,势如破竹撕裂一切,直接破开重重红光的抵御,直击心核。

剑气破碎,心核却是一颤,似乎有凄厉的声音响起。

服用大把丹药,迅速炼化,陈宗再次出剑。

无路如何,都要将之击破才行。

剑气破空杀出,六口小御神兵也凝聚为一道,紧随其后。

心核坚韧至极,却还是被陈宗击破出一道小小的细碎裂痕,裂痕一出现,就代表心核的防御不足了。

击破!

咔嚓声瞬间响起,裂痕迅速的扩大,弥漫开去。

最后一剑!

杀!

这一剑,贯穿裂痕,直接刺入了心核内部,剑气犹如火树银花般的绽放开去,携带着可怕至极的威能,撕裂、贯穿一切。

心核上的裂痕越来越多,开始破裂碎裂,整座邪魔母巢也随之一颤,剧烈的轰鸣声不断响起。

陈宗一惊,毫不犹豫展开身法,化为一抹剑光飞遁远离。

当要在这邪魔母巢崩塌摧毁之前离开才行,否则有可能因此而受到波及,死在这里。

全力爆发之下,陈宗的速度极快,并且沿途返回,再过一点时间,便有望冲出邪魔母巢成功脱身。

外界,却是有十几头第二层次的虚空邪魔飞掠而至。

这十几头第二层次的虚空邪魔,其中有一头骑着一匹燃烧着黑色火焰披着漆黑重甲的百米巨兽,其身上也穿着漆黑重甲,手持漆黑大枪,燃烧着黑色火焰。

那黑色火焰的威能恐怖至极,似乎能够烧毁一切,让四周的空气全部都扭曲一片。

其他的虚空邪魔,都不敢离它太近,唯恐被压迫似的。

那一座邪魔母巢不断震动,表面开始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痕,迅速蔓延开去,渐渐崩塌,往内部塌缩。

还活着的虚空邪魔,也在里面不断死亡。

压抑!

死寂!

种种负面到极致的气息不断的冲击而至,碾压而至,叫陈宗无比难受。

谨守心神,凭着无上意志撑住,脱身。

霎时,陈宗从将要崩碎的孔洞之内飞掠而出。

轰隆一声,就在自己冲出的刹那,背后那一座邪魔母巢完全塌缩,内部的一切,全部都被破坏摧毁。

一丝!

仅仅只是一丝时机之差,自己就差一点在其中被塌缩,只能动用屠魔令的力量离开,那么,之前所获得的战绩,全部沦为乌有。

庆幸,陈宗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霎时,一阵强烈至极的危机感席卷汹涌而至,瞬息爆发。

只见正一方,一头头散发出可怕气息的巨大身影正飞速逼近,居中的那一道身影,骑着重甲巨兽,手持漆黑大枪,正燃烧着可怕至极的魔焰,一双仿佛覆盖着凶光绝世的赤红眼眸凝望而至。

霎时,仿佛尸山血海翻涌,无数骸骨沉浮,叫自己要沉沦深渊血狱一般,永世沉沦。

那大枪猛然举起,燃烧的魔焰愈发炽烈,骤然往前一刺。

轰!

仿佛一道包裹住着黑色魔焰的漆黑雷霆粉碎真空,携带着摧毁万物的恐怖威势轰杀而至。

只是瞬息,陈宗头脑便是一阵空白,尽管只是瞬息就反应过来,却无法避开。

一身能够斩杀第二层次虚空邪魔引以为傲的实力,都无法应对。

太强!

这一枪充满了毁灭之力,和之前的那些虚空邪魔相比,相差不止十倍。

这,乃是一头达到第二层次巅峰的虚空邪魔,战力惊人至极。

除非自己也能够达到第二层次,否则,根本就不是其对手。

说时迟那时快,念头一闪而过,那巨大黑枪已经化为一道粗大的漆黑雷霆,于虚空当中留下一道粗大而笔直的黑色划痕,瞬息掠过万米杀至。

无可闪避。

万象·炼心归一剑!

陈宗爆发出全力,幻象显现,与自身重叠,双剑聚合,一剑杀出。

咔嚓中,剑光破碎,那巨大的黑暗枪芒依然携带着摧毁一切的威势杀至。

难道,只能动用屠魔令的保护力量?

陈宗是很不愿意动用这力量的,因为一旦动用屠魔令的力量,那么,就等于淘汰了,一淘汰,那么自己之前所斩杀的大量虚空邪魔,还冒险破坏邪魔母巢的种种战绩,将全部作废。

飞雪阁,也无法获得任何排名。

“对不起了微音。”陈宗只能暗道一声。

虽然说飞雪阁的排名很重要,但,自己的性命更加重要。

断然是不可能因为飞雪阁的排名而让自己付出性命。

事实上,就算是自己不动用屠魔令的力量,也不是这虚空邪魔的对手,连这一枪都难以挡住。

若是死在这里,飞雪阁同样没有排名。

那么,只能激发屠魔令的力量了。

正在陈宗准备激发屠魔令的力量之际,骤然,屠魔印记轻轻一颤,释放出一层力量,直接蔓延开去,覆盖陈宗全身。

巨大漆黑的枪芒破空杀至,直接击中陈宗,却奈何陈宗不得,尽数被屠魔令的力量抵御住。

下一息,陈宗的身形迅速变淡。

这一幕,发生在一重魔狱当中各处。

如楚山河、蓝远梦等等人,也都是被屠魔令的力量保护覆盖住,迅速变淡,一个个神色愕然。

明明自己没有激发屠魔令的力量啊。

为何会如此?

难道是时间结束了?

犹如穿梭时空般的,似乎过去很久很久,实则只是瞬息之间,陈宗便出现在城主府那宽阔的大殿之内。

一道道目光凝望而至,旋即,一阵淡雅香风从右手边吹拂而来,是林微音。

“陈兄,你没受伤吧。”林微音脸上的冰寒似乎消退,泛起一抹关切之意。

“我没事。”陈宗微微一笑,隐隐有几分感动。

一道凶狠至极饱含杀机的目光横空掠至,仿佛要将自己穿透撕裂一般,正是楚山河。

看到林微音脸上泛起关切的样子,蓝远梦眼底闪过一抹异色,旋即,扭着蜂腰莲步款款的走向陈宗。

忽然,双手伸出,十分大胆的抱住陈宗的左臂。

“陈宗,多谢你了。”蓝远梦声音娇滴滴的。

她的举动太过突然,她的声音也似乎有几分刻意,让陈宗不禁露出一抹尴尬神色。

什么时候,被人这么亲近过。

蓝远梦抱住陈宗左臂还娇滴滴开口的同时,又故意瞥了林微音一眼,分明带着一种挑衅。

林微音神色不禁一冷,冷声道:“蓝远梦,你做什么?”

“我做什么,不是很明显吗。”蓝远梦眉毛一挑,又看向陈宗,眼眸内的炽热似乎能熔金化铁似的:“陈宗在魔狱内救了我,对我有救命之恩,对我星蓝会也有恩情,我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啊。”

大殿内,许多人面面相觑,完全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一从魔狱归来,这不知道从哪个偏僻星辰来的土鳖,竟然又得到了一美人的青睐。

这蓝远梦可是星蓝会的会主,与林微音并称为第二镇界城双姝的风情大美人啊,虽然其平时言行举止都比较大胆,穿着也比较火辣,但也不曾听说过有青睐于谁。

黑衣劲装青年李劲面色铁青一片,眼眸内闪烁着凌厉至极的刀光,惊人的寒意从身躯内弥漫开去,遍布四周,仿佛撕裂一切。

“蓝会主,莫要开玩笑了。”陈宗左臂轻轻一抖,以十分巧妙的劲道,从蓝远梦的双手怀抱当中抽出手臂。

陈宗要抽出自己的手臂,蓝远梦却下意识的收紧,如此一来,在抽出的过程当中,难免会有些摩擦,这种感觉,顿时让蓝远梦双颊绯红一片,双眸内的春水荡漾,几乎要溢出来,看得许多男子心脏狂跳火热不已。

陈宗也不禁有些尴尬,那种触感,自己能清晰的感觉到。

只是,陈宗剑心强韧,尴尬只是一闪即逝。

陈宗抽出手臂,蓝远梦也没有再伸手抱住,双颊绯红也很快就消失,恢复正常,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似的,但空气当中,还是弥漫着一丝丝诡异的气息。

很是复杂,叫人头疼。

“你们大部分人能够活着回来,老夫很高兴。”那通神境的老者再次显现,声音响起,带着一抹难以言喻的韵味,传入每个人的耳中,顿时将大殿内那怪异的气息消融于无形:“但还是很遗憾,因为有些人永远也回不来。”

的确,少了三十几人,没有回来,表示他们死在了一重魔狱内,损失比以往更大了不少。

这不禁让人默哀。

“那么现在,主动激发屠魔令保护力量离开的人,等于淘汰,一切战绩都不作数。”老者沉默了十息后,再次开口:“淘汰者,请站在左边。”

唰唰唰!

很快,大部分人都站到了左边去。

唯有少数十几人没有动,因为这些人,并非主动激发屠魔令保护力量而离开的人。

如陈宗、楚山河、蓝远梦等等人。

基本上,十三大势力都留有一人在,还有一些次于十三大势力的势力,也留有一人,总数十八人。

“你们十八人能坚持到屠魔令将你们召回,很不错。”老者目光一扫而过,似乎满意的点点头:“那么现在,开始计算你们每个人所获得的战绩,以你们所获得的战绩多少排名论高低奖励和分配资源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