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春雨楼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山河殿。

楚山河面色冷厉,还有几分苍白。

之前,连吐两口鲜血,又被楚家责怪,整个人处于十分低落的状态,直到现在,方才恢复过来。

陈宗!

想起这个名字、想到那一张脸,楚山河就恨得咬牙切齿,很不得将其扒皮抽筋碎骨炼魂。

但,一重魔狱内的交手让楚山河意识到一点,那就是自己并非对方的对手。

那陈宗的实力,疑似达到第二层次。

只能动用其他的手段。

深入,楚山河不断深入山河殿内部,最终进入一间唯有他自己才能进入的密室。

这密室很隐秘,唯有楚山河才能够开启,密室不算大,中间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一颗拳头大小的水晶球。

楚山河站在水晶球前,意念集中,那水晶球顿时一颤,亮起一阵光芒,投射到对面的墙壁上。

霎时,那墙壁上先是一片模糊,犹如云雾升腾,又仿佛被风吹过似的,露出了一座屹立在苍茫大地上,沐浴在如丝细雨下的古朴楼阁,古香古色,韵味天成。

那古朴楼阁似乎在眼前不断放大,有一种冲出画面的感觉。

眼前一闪,一个黑金面具悬浮在半空之中,后面却空无一人,其黑洞洞的眼眶似乎燃烧着一丝丝金色的火焰,眼眸抬起,凝视前方,仿佛透过画面直视楚山河,让楚山河神色一怔,面色凝重。

看起来,十分诡异、神秘。

“嗯,第二镇界城山河殿殿主楚山河……”声音透过面具传出画面,有几分沉闷,语气似乎有几分疑问,又带着肯定:“楚山河,找我春雨楼何事?”

“我要废掉一个人。”楚山河咬牙切齿的说道,眼眸绽射出浓烈凶光。

“谁?”黑金面具又发出沉闷声音。

“第二镇界城陈宗。”楚山河道。

“你可有准确消息提供?”黑金面具问道。

楚山河当即将自己所知道的关于陈宗的信息全部说出,连对方的实力程度,也说出。

黑金面具没有回应,沉默着,隐约知道春雨楼规矩的。

春雨楼!

名字很简单很普通,但含义却非同一般。

春雨细无声,无孔不入,而春雨楼便是如此,各个渠道都有人一样,消息四通八达,如果想知道什么消息,找春雨楼就对了,当然,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春雨楼不仅在信息上有着过人之处,还会承接其他方面,比如战斗比如杀人等等等等。

这是一个杀手一样的组织,又像是一个风媒一样的组织,总而言之,很全能。

约莫过去几十息后,那黑金面具的眼眶再次绽放出光芒,仿佛透过了画面凝视楚山河,让楚山河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

“你所提供的信息符合。”黑金面具已经确认过陈宗的信息:“明杀还是暗杀?”

“我不需要你们杀死他,而是将他废掉,再带到我面前。”楚山河反驳道。

“明还是暗?”黑金面具再次问道。

“明是以什么方法?什么价位?暗又是以什么方法?什么价位?”楚山河反问道,春雨楼不是什么慈善组织,是要收取费用的。

“明是让人找上陈宗生死战,将之废除,五万虚空币。”

“暗是让人瞒过第二镇界城城主府,暗下辣手废除,十万虚空币。”

“五万虚空币、十万虚空币!”楚山河面色顿时大变,这价值,未免太高了。

“陈宗此人出身虽然普通,但天资不俗,受第二镇界城城主重视,需要这代价。”黑金面具道:“明还是暗?”

楚山河却是思索起来。

五万虚空币,那颗不是一笔小钱,自己固然拿得出来,却是自己大多数的私人积蓄,是自己花费许多年才积累下来的。

“明!”一想到自己所受到的侮辱,楚山河就忍不住,既然自己拿不出十万虚空币来暗杀,那么,就明杀。

而且,还是以生死武斗的方式,将陈宗废除,届时,自己还可以亲自去观看,看着陈宗如何被人打残废除。

那样,才会更惬意吧。

废除之后,变成一个废人,就要落入自己手中,狠狠的摧残折磨。

“现在,拿出五万虚空币。”黑金面具说道。

楚山河十分肉疼的取出五万虚空币,在密室内堆成一座小山包,旋即,只见从那水晶球内绽射出一道光芒,落在五万虚空币上,五万虚空币迅速消失不见。

“春雨楼会尽快安排第二层次次神级挑战陈宗,生死武斗。”黑金面具又说道。

说完,黑金面具不断变小,仿佛在不断的后退一样,从楚山河的眼下远离,那一座沐浴在雨丝中的古朴楼阁也随之显现而出。

旋即,仿佛是一阵风吹过,带来了一阵迷雾,云遮雾绕,变得无比神秘。

画面,也就此终止。

水晶球上的最后光芒熄灭,变得暗淡下去,唯有楚山河眼底的一抹凶光炽然。

“陈宗,很快你就会变成一条死狗跪在我面前。”楚山河咬牙切齿低声说道,犹如困兽之吼。

耻辱,当用鲜血来洗刷。

不,不是鲜血那么简单,要一百遍的偿还。

……

“陈宗,一个出身偏远小星辰,意外流落虚空的幸运小子,嗯,能单独一人摧毁一座邪魔堡垒,至少是第二层次的实力,有点意思。”

距离第二镇界城不算远的一颗星辰上,一座城池内的一间密室当中,一个身躯强壮无比的大汉粗壮至极的身上缠绕着一条条手臂粗的黑色锁链,锁链犹如蟒蛇缠绕在粗壮的手臂上,宽大雄厚的手掌正慢慢转动着一颗链接锁链的大铁球,转动之间,发出刺耳至极的声响。

他看着手中的纸张,上面记载了一些信息,咧嘴露出一抹狰狞笑意。

“五万虚空币,我可以得到两万,加上这两万虚空币,钱就凑够了。”

“既然如此,我便去一趟第二镇界城吧,尽快将任务完成。”

大汉一起身,锁链便发出一阵刺耳的震荡声,那身躯超过两米,无比雄壮,给四周一种强烈至极的压迫。

很快,一艘虚空飞船便飞出了星辰,往第二镇界城的方向迅速飞掠而去。

一身锁链的大汉站在甲板上,周身却无人敢接近,认出他身份的人,暗中指指点点,神色惊悸非常。

显然,这大汉非同一般。

……

修炼室内,陈宗正在修炼小神通秘法:破极第一重。

小神通秘法比武学更玄妙,但在陈宗超凡的悟性之下,不过一天时间,便参悟出第一重的奥妙,开始修炼。

小神通秘法破极是一门爆发性的秘法,与血雷爆相似,但又不同。

血雷爆是凝练出血雷种,催动血雷种的劲力依附到攻击上增强威力,对于自身没有什么负荷,但小神通秘法破极则不同。

破极是在一刹那之间,通过奇特玄妙的方式爆发出自身体内的潜力,化为一股力量,依附在其他力量当中,暴增三成威力。

也因为是在刹那强行激发出自身潜力化为威力的关系,对于自身会造成一瞬间强烈至极的冲击,必须有一个缓和期,不能连续催动,否则就会给自身造成损伤。

从某种程度上,修炼破极的难度,就在于控制。

对自身的控制,控制自己的身躯,一刹那激发出潜力,强行爆发。

若是没有足够的控制力,根本就无法催动出来,更别谈发出什么威力了。

简而言之,小神通秘法破极,就是一瞬间透支自身的潜力爆发出威力,对自身会造成强烈的负荷和一定程度的损伤。

当然,如果施展过后有一个缓和期的话,自身便会调节恢复,体魄越强,恢复就越快。

“那么,现在就试试破极的威力。”陈宗暗道,双眸精芒绽射,犹如电光剑锋。

迈步,陈宗走向人形试剑石,与风语楼的试剑石是一样的材质,可以承受次神级第一层次的全力攻击而不破。

出剑!

剑光微不可查,出鞘的瞬间,便跨越十几米,直击试剑石,留下一道剑痕,那剑痕,深入一半。

这一剑,并未尽全力,也没有动用破极秘法。

接着,才是要动用破极秘法的一剑。

陈宗神色肃然,立刻以第一重破极秘法的方式激发自身潜力。

只感觉自身体内的筋骨一颤,脏腑齐齐震动,血液犹如大江长河之水在刹那激荡不休,摧枯拉朽。

一阵阵惊人的声势在体内波动,震荡冲击开去,只感觉仿佛要冲出自己的身躯,爆裂身躯一样。

若非自身体魄足够强横,感觉会被直接撕裂一般。

当然,这只是一种错觉。

只是强行的激发出自身的部分潜力转化为一股强横的力量,融入自身其他力量之中。

陈宗只感觉体内那力量犹如雷霆奔涌,刹那之间,融入一切力量之内,直贯长剑。

杀!

剑出即中,那试剑石上出现一道剑痕,比起第一道剑痕来,更深了许多。

第一剑的剑痕是试剑石的一半,第二道剑痕,则是试剑石的三分之二。

除了破极秘法的力量之外,其他所动用的力量和第一剑时是一样的。

同样的力量,却因为动用破极秘法的关系,而令得这一剑的威力大增,愈发的强横。

旋即,陈宗就感觉到自己体内传来一阵亏空的感觉,那是瞬间潜力的透支,但这种透支并非不可恢复的透支,也不会影响到自身实力的发挥,只要有一些时间就会缓和恢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