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独行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环剑星,一艘百米飞船起飞,往天外而去,速度不断提升。

飞船上,沐雨站在船尾回望,看着不断变小的林家,脸上的笑意内敛,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凝重。

虚空留痕!

自己竟然在此地,见识到一个虚空留痕的天才,据他所知,一元教剑宫之内,能做到虚空留痕的弟子,仅有一人,那就是大师兄不归剑,被看成下一代的教子。

教子,那是何等身份,那是能够争逐教主的绝世天才,就算是争逐失败,也有很大的希望,能够成为宫主。

一元教内,教主为尊,其次,便是三大宫主。

“师兄,那人再有天赋,普通的出身和环境,最终也会泯然于众。”言潇潇难得说出了一句有些道理的话,让沐雨稍稍诧异。

旋即,沐雨微微一笑:“师妹言之有理。”

这句话也并非是安慰,而是有几分赞同。

浅水难养真龙!

在任何地方都是真理,有足够的天资,但如果没有合适的传承和资源以及环境的话,最终,也如同流星一般的闪耀一世,继而黯淡熄灭,泯然于众。

而自己,可是一元教的真传,未来至少能成为剑宫长老,岂是对方能够相比的。

幸好,对方没有答应自己成为斜风剑二师兄的侍剑卫,否则,一进入剑宫,其天赋说不定会被看重,到时候,难免会一步登天,胜过自己。

沐雨不由一阵庆幸。

“师兄,这个人不能放过。”言潇潇被沐雨一赞扬,很是高兴,旋即露出恶狠狠的神色,布满杀机的说道。

之前,对方差点就一剑将自己给杀了,尽管事后言潇潇知道,对方杀不了自己,因为自己身上有爷爷留下的手段,就算是通神境对自己出手,也不一定能杀得了自己。

但那种直接面临死亡的感觉,太惊悚了。

自己从小到大还从未体会过这种惊悚的感觉。

“师妹放心,他会死,但现在更重要的是先返回教中,神兵秘境再过不久就要开启了。”沐雨笑道。

一旦进入神兵秘境内,只要能得到合适的神兵,自身实力就会得到提升,若是能够得到神兵源孕育出命神兵,将会更加惊人。

到时候,再将此人收拾掉。

天赋再高,也抵不过力量。

绝对的力量,就是压制。

林家,陈宗凝视着百米飞船离开,眼底闪过一抹杀机。

那言潇潇妄自对自己出剑,自己可不会忘记,只是,因为没有机会下手罢了。

至于沐雨,那一场剑法交锋,并未分出高低胜负,意识到陈宗的剑法虚空留痕之后,沐雨就收剑了。

显然是没有把握对付陈宗。

同样的,对沐雨的实力,陈宗也摸不清。

何况这里是林家,若是自己杀了沐雨和言潇潇,只会给林家招惹大祸。

其他人,自己可以不管,但林微音姐妹却不行,至少,他们是自己的朋友,自己不能将朋友置于危险之地。

那么,只能等待其他的机会了,陈宗有种感觉,或许不需多久,会再遇上的。

到时候,就是胜负与生死。

……

“陈大哥,你要走了吗?”林微晗一脸不舍的样子。

“不算走,只是游历游历环剑星。”陈宗笑道。

陈宗的目的,就是游历环剑星,看看这里的风土人情,看看这里的山水万物,感受天地的轮转日月的变换,以此来参悟,获得契机,令自己的修为能够突破到第二层次。

三花归一!

三花归一,不是简简单单的修炼就能够达到的,那需要悟,需要一个契机。

静坐,契机难得,唯有走。

行走天下,山川河岳,自然之道奥妙就蕴含在其中,那或许是契机所在。

正好,这里是一颗星球,陈宗觉得挺新奇的,走一走看一看,或许能够寻得契机。

“短则一个月,长则三个月,我会再来的,因为到时候我还要借用重锋号前往第二镇界城。”陈宗微微笑道。

林微音尽管有几分不舍,但并未挽留。

修者,剑行万里,以剑相伴,以双足丈量大地,步行天下,那是一种乐趣,谁也不能剥夺。

她练剑,所以她懂。

“告辞。”陈宗抱拳一剑礼,转身大步离去,风吹过,衣诀飞扬,翩然如神,让林微音一时失神。

……

翻山越岭!

陈宗没有施展身法,没有御空飞行,只是以双足仿佛闲庭漫步的走着。

当双足踩在松软铺满枯叶的山岭时,有枯叶破碎的声音响起,随着清风传入耳中,便有某种难以言喻的韵味。

当双足淌过溪流时,轻轻的哗哗声犹如一曲动人的音乐,流淌在心间,洗涤尘埃。

当高卧山巅,身下是巍然静石,眼眸凝望长空,白云飘飘万里,万象变幻,心高天地阔,心境无限大。

日月轮转,黑白交替,陈宗忘记了功法、忘记了剑法、忘记了秘法,忘记了自己修炼,似乎也忘记了自己是一个修炼者。

风霜雪雨、日月黑白。

万里一人独行,不知道过去多久,头发上多了几根杂草,下巴也冒出了胡茬,整个人看起来,似乎沧桑了十岁。

但陈宗的眼眸,却没有半分的疲惫,反而越发的明亮,明亮得透彻,如山间小溪,明亮的照耀,如大日横空,照耀天地、世间万物。

只是,始终还是差了一点。

那一点之差,契机未尽。

陈宗不着急,继续行走,还有时间。

一个月过去,陈宗已经走出很远很远。

忘记了修炼,渴了就喝露水,清晨的露水甘甜清冽爽口。

饿了就吃野果,有的野果红彤彤的,但吃起来却很酸涩,有的野果青溜溜的,吃起来却很香甜,有的野果金灿灿的,吃起来却无比苦涩。

不论是甘,还是苦,还是酸辛咸,陈宗都甘之如饴的吃下去,细细的咀嚼,慢慢的品味,仿佛在品味人生。

两个月过去。

三个月过去。

陈宗却似乎忘记了要返回林家。

林微音等不到陈宗归来,又因为飞雪阁有事,只能先乘坐重锋号离开环剑星,前往第二镇界城,至于林微晗却是留下来,她到飞雪阁也帮不上什么忙。

四个月!

陈宗忽然有些烦躁。

为什么,现在还没能够寻得契机突破。

精气神极境三花,始终还是第一层次圆满,没有丝毫融合归一的迹象。

契机,到底在哪里?

还是说,自己的这一条路走错了?

一瞬间,陈宗出现了自我怀疑,心之剑意一阵震荡。

轰的一声,恐怖的剑气骤然炸开,从陈宗的身躯内,冲击四面八方。

只是刹那,以陈宗为中心方圆千米之内,全部被剑气洞穿撕裂,不论是草木还是石头,甚至是地面泥土都在瞬间被撕碎化为粉齑,无尽的灰尘洋洋洒洒弥漫长空。

斩!

剑光骤然亮起,犹如大日横空般的闪耀,瞬间杀出,纵贯天下,那剑光炽亮到极致。

一剑过处,地面震动,轰鸣之声震荡天地,仿佛毁天灭地似的。

一道数千米长的剑痕,顿时出现在大地上,深达数米。

出剑出剑出剑!

连续数十剑,四周万米之内尽数被破坏得彻底,陈宗方才收剑,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一阵发泄,只感觉内心的烦躁,完全都消散了,看着四周犹如废墟般的一片,陈宗不由露出一抹苦笑。

看样子,心境还是不够啊。

左右还有点时间,那么,便返回林家吧,不管是否突破到第二层次,左右都要回第二镇界城一趟,与城主知会一声,方不负对方一番恩情。

身形一闪,陈宗御空离去。

没多久,一道道身影从远处飞掠而来,停顿在上空,俯瞰下方万米废墟,一个个面色凝重。

“好可怕的剑气。”

“是什么强者战斗?”

“应该没有战斗,这里的气息只有一道,是有人出手。”

“何故出手?”

“不清楚,但可以肯定,此人的实力十分可怕,不可招惹。”

“走吧走吧,左右也没有什么好看的。”

顿时,有人迅速离开,似乎生怕招惹到什么大麻烦似的。

……

连续步行好几个月,就算是慢悠悠的犹如踏青般的行走,也能走出很远很远。

不过,以陈宗御空飞行的速度,无需多久,就能够飞跃过几个月步行的距离,返回到林家去。

飞着飞着,陈宗低头俯瞰,神色忽然一动,毫不犹豫的降落。

那是一片水塘,很大的水塘,水塘上种满了荷叶。

这是天然的荷塘,并非人工种植,因此看起来荷叶有些散乱,有的荷叶也快要枯萎了,稀疏错落不一,没有丝毫人为干预。

季节还不到,因此,并未有莲花。

但只是一片自然的荷叶,便是一番美景。

陈宗在池塘边站着,不知不觉的坐下,双眸凝视着荷叶。

风吹过,吹得荷叶摇摆,摆得池水波纹涟漪摇曳,不知不觉,陈宗的眼眸闭上,眼前,一片黑暗,又骤然亮起,那荷塘仿佛倒映般的在心间。

风吹叶动,心意翩然。

静心、静意、凝神……

我闭上眼睛,但我心却映照天地。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色昏暗,不是天黑了,而是乌云从远方蔓延而来,一点雨水落下。

似乎有啪嗒的脆生响起,那雨滴落在荷叶上,顿时飞溅开去,化为三滴,分别落在三朵互相靠近的荷叶上。

陈宗的心间,倒映的荷塘荷叶上,也有雨滴滴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