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不归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一剑贯星!

斜风剑急退数百米,淡青色的剑身轻颤,发出嗡嗡声,握剑的手更是颤动不已,虎口崩裂,一丝丝的血液流淌而下,嘴角更是挂着一抹血迹,面色微微发白。

斜风剑出手拦截的刹那,沐雨迅速的取出丹药捏碎,化为粉末洒在胸口的创伤上,又迅速的服用几粒丹药,运转功法化解丹药之力治疗伤势。

但侵入体内的剑气,却十分难缠,叫沐雨一时间难以驱散。

“先住手。”斜风剑立刻出声。

但陈宗似乎没有听到似的,又是一剑杀出,直接杀向细雨剑沐雨。

方才,自己与斜风剑战斗,沐雨的插手就等于破坏了赌战规则,这也就罢了,那一剑,更是毫不留情,而不是干扰。

若非自己有心印宝衣护体,那一剑,就算是没有杀死自己,也会叫自己受创不轻,其结果,很可能会被两人围攻致死。

到时候一切都变成对方所有,当然,就算是受创,陈宗也有几分把握脱身就是了。

但不管怎么样,细雨剑沐雨的做法,直接激怒了陈宗。

内心,充满了杀机和杀意,当顺心如意,斩杀沐雨。

沐雨面色大变,立刻后退,竟然没有半分与陈宗交手的打算,直接爆发出全速远遁。

斜风剑强行调动力量,再次出剑杀至,拦截陈宗,为沐雨的脱离争取时间。

杀意满腔之下,陈宗再次施展出贯星一剑。

破极第二重!

贯星一剑!

杀!

斜风剑的剑光再次被击碎,可怕至极的剑劲,瞬间将其手中剑击飞,脱手飞出,整个人在可怕的剑劲冲击之下再次倒飞而出,虎口完全崩裂,血流不止,握剑手臂上的袍袖寸寸碎裂,犹如蝴蝶飘飞。

更有甚者,手臂上出现一道道裂痕,鲜血飙射而出,整个人倒飞而出数百米,右臂似乎被废除似的无力垂落。

伤势很重,但斜风剑却咬紧牙根,左手虚空一抓,顿时,在高空旋转飞远的长剑迅速飞回,落入手中,斜斜一划,剑罡破空,再次杀向陈宗。

只求能阻陈宗一时。

但,陈宗却没有理会他,化为一道剑光,飞速追向已经远遁的细雨剑沐雨。

环剑星林家之中的几次交锋,早已经存在杀机,只是没有爆发出来而已。

不久前,万化神兵处的争夺,这沐雨也多次针对自己。

现在,更是出手袭杀。

该杀、该死!

心有杀意沸腾时,当不必抑制,此时此刻,当杀则杀。

“站住,我认输。”眼看陈宗迅速远遁,斜风剑面色大变,一边大吼一边追击。

他能清楚的感觉到对方的杀意,那种杀意,犹如亘古不灭。

虽然说三师弟擅自出手,等于破坏了赌战规则,此战,便是自己这一方输了,他心头也十分恼火,因为与人交手,他不喜欢他人插手,三师弟的做法,也违背了他的原则。

但不管如何,都不能让三师弟被杀。

除了彼此感情不错,回去也不好交代。

但此人的速度极快,又是杀意满腔之下,自己现在的状态也不大好,估计难以追上,只能说尽力而为。

“三师弟,这一次你却是失算了。”斜风剑一边追击,一边暗暗一叹。

细雨剑沐雨,素来有谋算之剑的美称,从不轻易动手,必先观察一番,心中有几分底时才会出手,先做试探,不断的观察分析了解。

是以,从以往至今,还没有出现过什么大的差错,往往都能够取胜。

但这一次,却是错了,还是大错特错,有可能要付出生命为代价。

如此一想,斜风剑的内心便是一沉,只希望能有转机吧。

逃逃逃!

沐雨更感觉到来自于身后的深沉杀机,那杀机,犹如深海之下的暗流一般,看似平静,实则暗藏着惊人至极的毁灭威能,能在瞬间摧毁一切。

沐雨觉得,自己就好像是打开了一扇不应该打开的门一样,释放出一种可怕至极的东西。

他有些后悔,身后的杀机,愈发的逼近,危机感也愈发的强烈,照此情况下去,自己很可能会被杀死。

他不想死。

能活着,为什么要去死。

头一次,沐雨对自己的谋算之剑出现了怀疑。

以往无所不利的谋算,现在却将算入了死境。

逃窜,有几分仓皇。

一道身影映入眼帘,有些远,但很熟悉,能分辨出来。

沐雨脸上顿时浮现一抹如释重负的笑意,速度也在不知不觉当中提升了几分。

“大师兄。”与此同时,沐雨的声音也传了出去。

高空之中,一脸淡漠神色,眼瞳灰暗的青年正迅速将一件外神兵收取,忽然听到熟悉的声音,回头看去,正是斜风细雨不须归的细雨剑沐雨。

也,正是自己的三师弟。

看起来似乎受伤不轻,并且有些狼狈的样子。

是何人?

不归剑灰暗的眼眸内,微微荡起一丝涟漪。

是谁让三师弟受创至此,如此狼狈。

身形一闪,不归剑立刻往沐雨的方向飞掠而来,目光一扫而过,凝望向沐雨的身后。

陈宗!

当不归剑灰暗的眼眸凝望而至时,忽然之间,陈宗就升起了一阵的寒意,那寒意带着几分的死寂气息,仿佛从虚无之中蔓延而来,侵袭全身上下,让自己由内而外的滋生出一丝丝毛骨悚然的感觉。

“不归剑。”陈宗却毫不畏惧,迅速逼近,相隔千米时身形一顿,遥遥相对。

灰暗的眼眸凝聚着一丝丝的死寂气息,凝视着陈宗,却没有直接拔剑,但只此一双眼眸,便给人带来极强的压力。

沐雨停顿下来,停留在不归剑身后数百米外。

既然大师兄不归剑在此,他就不必继续逃走了。

两人对峙,一丝丝的剑意在悄然的凝聚,慢慢的提升。

劲敌!

只此一眼,便能够判断出来。

劲敌!

不多时,斜风剑也迅速追击上来,看到大师兄不归剑,也看到沐雨三师弟,顿时松了一口气。

“这就是一元教剑宫真传的风范吗?”陈宗能感觉到斜风剑接近,顿时,嘴角挂起一抹笑意,似乎带着几分嘲讽。

斜风剑与细雨剑两人的面色愈发难看。

“赌战你赢了,这是我所有外神兵。”斜风剑话音一落,顿时挥手,一道道的流光激射而出,总数有三十几道之多。

那是外神兵,总数三十几件的外神兵。

毫不犹豫,陈宗挥手之间,顿时将外神兵收取。

不归剑灰暗的眼瞳内浮现一丝丝的涟漪波纹,却没有出手。

“大名鼎鼎的细雨剑呢?”陈宗看向细雨剑,冷笑着问道。

讲真,细雨剑是不打算给的。

但到了这份上,斜风剑都给了,他也不得不给。

挥手,一道道流光激射而出,但每一道流光上,却都携带着惊人至极的剑气,仿佛不甘心似的。

如此风度,就明显的不如斜风剑。

陈宗挥手之间,便轻易的瓦解那剑气,将近三十件的外神兵收入九重天环之内。

不归剑依然没有出手。

因为,斜风剑已经将前因后果传音告诉大师兄不归剑了。

“你与我两位师弟的赌战,是你胜了,我三师弟擅自出手袭击,是为违背赌战规则,你追杀他,于情于理。”不归剑却说出一番相当通情达理的话,旋即话锋一转,带着几分死寂的声音又响起,眼眸愈发灰暗似的凝望而至:“但,在我面前,你杀不了他。”

“你可以试试。”陈宗不徐不疾回应道,语气锋锐至极,眼眸如剑锋,叫沐雨心头猛然一颤,仿佛被剑锋贯穿。

“你我来赌战一场,我胜,不杀你,此事就此揭过,我败,则给你五十件外神兵。”不归剑说道,语气死寂当中,弥漫无比坚决,不容置疑的坚决。

话音落下,不给陈宗任何反驳的机会,右手一颤,腰间长剑在刹那出鞘。

那剑光是灰白色的,灰蒙蒙一片,白茫茫一团,弥漫出浓烈的死寂,瞬息掠过长空杀向陈宗。

那种浓烈的死寂气息,一刹那率先冲击而至,仿佛直接冲入神海之内,直接攻击精神意志似的。

陈宗只感觉自己似乎陷入了一片死寂苍白之内,听不到任何声音,看不到任何景象,唯有死寂沉沉的道路,只有前进,无法后退,不知道通往哪里。

那仿佛就是一条不归路。

陈宗不由大惊,好厉害的剑法,竟然会直接影响到自己的精神意志。

要知道,自己的精神意志十分强韧,想要影响,极其困难。

这不归剑,果然有着过人的本事,激发了陈宗内心的战意。

心之剑意!

外邪不侵!

刹那,一切消退,只见一道灰白的剑光泛着惊人的死寂锋锐掠空杀至。

一丝丝的灰白剑芒在剑上吞吐不定,犹如万蛇吐芯似的,叫人毛骨悚然。

陈宗身形一动,剑出鞘,凌空杀出,剑光无形无色、无声无息。

斜风剑退在一边没有出手,却是满脸凝重的盯着。

一元教弟子之中,大师兄不归剑的实力最强,哪怕是元宫的大师姐白玫也只能勉强持平而已。

每一剑,都携带着死寂的意志冲击,仿佛要叫人踏上一条不归路似的。

不归剑下的不归路,就是一条死路,走下去,就是一个死亡的下场。

如果连大师兄都无法击败此人的话,那么整个一元教弟子一辈,当无人是其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