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诛心之剑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当我拔剑时,便划开一条不归路,那是死路。

不归剑的剑,便是带着死寂的剑,是划开了阴阳路的剑,是将人送入地狱的剑。

死寂!

苍茫!

凡是与不归剑交手的人,都会被那种可怕至极的死寂苍茫气息所冲击,直接冲击心神意志,陷入那种茫茫然不知所顾的慌乱当中,而后被杀。

不归剑的剑法高超至极,本身的精神意志也强韧无比,心神之力更是远胜常人,领悟出自身的用剑之道,与之相比,斜风剑和细雨剑明显还是不足。

简单的说,细雨剑和斜风剑,只是在用剑之道上涉猎皮毛,那么不归剑就已经是入门层次了。

皮毛和入门,截然有别,这也是不归剑比他们强大的缘故。

但很快,不归剑就发现,自己死寂剑意对陈宗的影响,似乎不明显,效果并不好。

他并不知道,陈宗的剑意,乃是心之剑意,更是无上剑意,有此剑意在身,当是万邪不侵。

何况陈宗的灵魂十分强大,对于外邪的侵袭,也有着极强的抵御之能。

强大的剑意和灵魂,都有着抵御外邪侵袭的能耐,而不归剑的死寂苍茫,对陈宗而言,就是外邪。

外邪难侵,不归剑的对陈宗的威胁,无形当中就下降了一半。

论及实力,不归剑的确是胜过斜风剑和细雨剑不少,但问题是,当他的不归剑意当中所携带的死寂意志无法对陈宗奏效时,就等于实力削弱了许多。

抛开不归剑意的死寂意志冲击,不归剑的剑法,也很有可取之处,与斜风剑的凌厉不同,每一剑都是杀剑。

没有丝毫的华丽,看起来也不讲究什么好看不好看,但每一剑都是千锤百炼出来的杀招,只为了杀死目标而生。

极致的剑!

与斜风剑的极致凌厉不同,更适合于生死撕杀。

不出剑则已,一出剑必见血。

但此时此刻,不归剑却发现,自己引以为傲的剑,奈何不了对方。

当不归剑意的威能无法完全奏效时,就注定了他的失败。

近身搏杀,双剑交锋。

不归剑开始被陈宗压制。

存乎一心的剑法,玄妙到极致,驾驭万千一般的,叫不归剑有一种剑入泥沼的感觉,又仿佛是陷入蜘蛛网的包围当中,备受束缚。

陈宗内心的杀机,早已经潜伏下来,静心凝神的交手。

之前争夺万化神兵时,陈宗就曾有过触动,有感于一元教一元起始、万象更新的奥妙,曾想过与一元教的人交手切磋亲身体会,或许,能从其中领悟到什么,有助于自身的剑道积累。

与斜风剑一战,多少有点积累,现在再与不归剑一战,积累加深。

不同的剑法风格,但其本质却是一样的,这一点在交战当中,陈宗能够体会到。

为何同样的本质,却会延伸出不同的风格呢?

那就是一元教传承的奥妙所在吧。

看样子,单单只是交手,还很难以参悟到其中的奥妙。

难道,要拜入一元教呢?

一边与不归剑交手,陈宗一边仔细的体会不归剑的剑法奥妙,分析其本质,一边也在思考着其他的方法。

拜入一元教内,那也确实是一个方法,但也不一定可行。

毕竟越是强大的势力就越是严格,或许可以拜入,但想要得到真正的高深的传承,却没有那么容易,要不然很可能会导致传承被泄露出去,被其他门派势力所得,就会留下破绽。

所以越是大门派,刷选就越是严格,不到一定的把握,是不会给出真正的核心传承。

当然,一些小门小派的,传承也不怎么高明,自然也不会把控得那么严格。

但这只是大多数的情况,也有一些例外情况。

至于什么的,过后再说吧,先击败此人。

心之剑意凝聚而成的长剑顿时在刹那变幻几十次,每一次变化就是一式,每一式就是一种劲道,只是刹那之间,几十次变化几十式,立刻将不归剑的节奏打乱,压制下去。

不归剑的剑法十分凶戾,但却少变化,重要之处在于精神意志的冲击,当其失效时,就好像是失去爪牙的老虎,威胁程度大幅度下降。

长剑被荡开,一剑长驱直入,点在不归剑的眉心之处,却没有将之贯穿。

说到底,自己与这不归剑之间,并不存在什么矛盾和冲突,只要击败对方即可。

不归剑的神色微微一变,灰暗的眼眸深处,是难以掩饰的震惊,犹如一重重的涟漪波纹丛生,显示出他内心的不平静。

尽管交手之中,他就有这种不好的预感,但当真的出现时,还是不免感到震惊。

自己,竟然败了。

败了,那也不算什么,虚空浩瀚,自己虽然强,但同辈之中比自己强大的,也不是没存在,只是还不曾遇到而已。

只是,败得有些快。

细雨剑和斜风剑也是满脸呆滞,目瞪口呆的模样。

完全被震撼住了。

大师兄,可是一元教剑宫的第一真传,其实力在三宫之内,当是首屈一指,竟然都败了。

而且,关键是败得太快了,之前斜风剑都没有这么简单就落败。

他们根本就不清楚其中的奥妙,正是因为不归剑的剑意对陈宗的影响微乎其微,无形当中,威胁程度大幅度下降。

正因为如此,才会这么快的落败。

“我输了。”不归剑眼神似乎灰暗了几分,一挥手,五十道光芒浮现,散发出精纯却各异的气息波动。

那是五十件外神兵。

按照之前所说的,不归剑若是赢了,不杀陈宗,陈宗也要放过细雨剑。

若是不归剑输了,则给陈宗五十件外神兵。

现在,不归剑就兑现承诺。

陈宗盯着不归剑看了几眼后,微微一笑,收下五十件外神兵。

旋即扫过远处的沐雨:“阴谋诡算再多,终究不敌实力,又有何用。”

言罢,陈宗转身,化为一道剑光飞速离去。

但那一眼所蕴含的警告之意却无比清晰,那就是如果沐雨再招惹自己,到时候,便不会有任何的原由可说,必杀无疑。

至于现在这一次,陈宗就算是想要斩杀沐雨,其实也做不到。

斜风细雨不须归!

三剑联手,陈宗自付自己不见得能敌得过。

现在,追得沐雨丧胆奔逃,得靠不归剑才能活命,无形当中心志已经被打击了,现在陈宗最后的一句话,看似简单,其实是直指细雨剑沐雨的用剑之道。

他的用剑之道就是谋算,而陈宗,却凭着连续击败他们三位剑宫真传的威势说出那样一句话,等于在否认沐雨的用剑之道,就像是无形之剑狠狠一击似的。

沐雨的神色不断变幻,眼神闪烁不定,思维陷入了急速的运转之中。

他之前仓皇逃窜时,就已经有几分动摇,怀疑自己的谋算之道,现在被陈宗这么一说,心中的怀疑在无形当中扩大。

噗嗤!

最终一口鲜血忍不住的喷吐而出,面色愈发苍白,如纸。

手捂心口,眼神灰暗一片,那不是不归剑的那种死寂灰暗,而是一种否定自己的灰暗,整个人似乎失去了所有力气似的,一头当空栽落下去。

“师弟!”

“师弟!”

沐雨的耳边,似乎从遥远之处传来了两道呼唤声,意识不断的往下沉,陷入黑暗之中。

……

没有动手杀沐雨,但最后的言语如无形之剑,却会给沐雨造成极大的冲击,让他开始怀疑自己的用剑之道。

这对于任何一个修炼者而言,都是致命的,尤其是天才。

天才的意志,十分坚定,越是坚定,越不容易受到影响,越不容易动摇,但若是动摇了,就会很可怕,就好像是高山崩塌一样,一发不可收拾。

尤其是沐雨这样的人,擅长谋算,心思极重,思想复杂,一旦对自己产生怀疑,还是深层次的怀疑,那简直就是致命的。

这一点,陈宗很清楚。

诛心之剑!

最后的那一句话,便是诛心之剑!

没杀沐雨,留其一命,却如毁其剑道,和取其性命无异。

当然,如果沐雨能够扛过来,并且重新思索完,或许会有希望破茧成蝶,但那很难很难,无比艰难,万不存一。

假若真的渡过了,并且更进一步了,那也是属于对方的机缘,陈宗不会去管那么多。

此次,自己的收获很大。

万化神兵的争夺,抢夺到六十几件外神兵,又从斜风剑和细雨剑处得到了五十几件外神兵,还从不归剑处得到了五十件外神兵,加起来就有一百七十多件外神兵,收获惊人。

神兵源得到二十几团之多,全部吸收,陈宗检查一番,发现命神兵的孕育时间,一下子缩短了二十几年,等于一团命神兵缩短一年的孕育时间。

如今,还需要七十几年便能孕育出命神兵。

但陈宗还是觉得太久了。

缩短,必须进一步的缩短才行,最好是能够缩短到十年之内。

不,一年之内。

陈宗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想法很惊人,但这是一个大目标,当为之而努力。

剑光低空飞掠而过,神识弥漫开去,横扫四面八方,仔细的感受一切神兵源的气息波动。

很快,第一天就过去了。

神兵秘境如同一方小世界,有着黑夜白昼之分,但就算是黑夜,陈宗也没有休息,依然继续寻找着,孜孜不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