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仿佛神明般的一剑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风在飘扬,却伴随着一阵阵剧烈的呼啸,呼啸声势惊人至极,惊天动地似的。

巨大的尾巴燃烧着暗金色的气焰,一瞬间轰击而过,摧枯拉朽般的,让陈宗感觉到一种惊悚,但又避开了。

身躯无比轻盈的飞起,再轻轻的落下,足尖于荒龙王的尾巴轻轻一点,飘飘然的身形,犹如天外驾临般的,紫雷剑横空杀出。

人剑合一、身剑合一、神剑合一!

一刹那,人与剑形如一体,没有丝毫区分。

快!

快到极致,就像是一道流星划过虚空般的迅疾,无比璀璨。

谈不上什么绝招,其威能和奥秘,却不逊色于绝招,有一种小神通剑法的韵味。

照剑玉璧给陈宗带来的收获,并不是没有,而是很大,尽管陈宗明心见真性,不再执着于看到的那许多画面,但在不知不觉当中,那些画面也影响到陈宗的剑,这种影响是潜移默化的,是好的影响,是居于陈宗本身的一种潜力的转化。

哪怕只是寻常的剑法,也能够施展出惊人的威力,不逊色于小神通剑法的第一重。

贯星!

在刹那,一剑速度激增,威力大涨,以惊人的速度横贯虚空,直接杀向荒龙王,刺向其左眼。

荒龙王的眼眸,绝对没有身躯那么强。

但荒龙王身经百战,战斗经验无比丰富,力量更是强横至极,刹那便做出反应,大嘴猛然张开,脖子一缩一伸犹如弹簧似的,纵横交错的利齿泛着莹莹红光。

昂……吼!

伴随着可怕至极的雷音咆哮,那巨嘴,凶横无比的咬向陈宗,只是一口,就能将陈宗给吞入嚼碎,变成食物。

这一幕,叫人看着都遍体生寒毛骨悚然,太可怕了。

寒流在体内弥漫,陈宗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如果陈宗都死在这里的话,那么他们也全部都要死在这里,此次的开荒任务,至此失败。

失败事小,大不了可以派人再次前来,但死亡事大,而且一下子死掉二十几个真传和一个能修习地脉寻龙术的人才,一元教的损失就大了。

如今,只能寄希望于陈宗了。

巨嘴合拢,惊人至极仿佛能咬碎山岳的咬合力下,纵横交错的锯齿碰撞发出惊人无比的声势,音波咆哮。

陈宗的身躯,似乎被直接吞没。

众人不由心头一沉。

闪烁!

一道身影仿佛无中生有似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现在荒龙王的左眼前。

太快,并且十分突兀,身影还模糊未曾完全凝实之际,一抹剑光已经杀出,无声无息,奇快无比,剑气极度凝练。

炼心归一剑!

这一剑,融入了练剑成丝和虚空留痕。

剑出则至。

荒龙王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左眼眼皮立刻合拢,并且迅速的偏移头部,但陈宗的剑更快。

那一丝看不到的剑光,就在荒龙王的眼皮合拢的刹那,循着一丝细微的缝隙刺入。

吼……

只是刹那,荒龙王的左眼眼球就被陈宗一剑贯穿,可怕的剑气肆虐,在眼球内蔓延开去,直接炸开。

轰隆隆!

瞬息之间,剑气雷音于眼球内滚滚震荡,爆发出惊人的毁灭之力,生生将荒龙王那巨大的左眼轰碎。

鲜血顿时喷射而出,顺着眼睑不断流淌,犹如河流一般的。

剧痛,叫荒龙王疯狂,暴躁无比。

吼叫声连连,无数的音波不断炸裂,冲击出可怕至极的威力,仿佛能击碎一切,次神级第一层次处于其中,直接就会被粉碎。

陈宗却无视这音波的冲击,一剑划出,直接将音波劈开,再次杀向荒龙王。

荒龙王的体型庞大,体魄强横至极,实力超强无比,剑气难伤,唯有剑真正击中,才能造成伤害。

而且对方体型庞大,力量强横至极,完全胜过自己,若是硬碰硬,那可能是碾压,但相对应的,荒龙王的速度和反应却是不如自己。

近身搏杀下,方才能将自己的优势发挥到极致。

凝练到五成的大极境之花力量完全释放出来,仿佛要引爆似的,震荡八方,远远看去,陈宗的周身空气似乎微微的扭曲,隐约能看到一抹无形的光焰轮廓弥漫,似乎在燃烧。

陈宗的身形无比灵活,就像是空中飞鸟水中游鱼似的,忽上忽下变幻不定,避开狂暴的荒龙王双爪和尾巴,却没有出剑。

蓄势!

陈宗不断的蓄势,在积蓄至强一剑。

荒龙王的防御太强,就算是出手,没有击中薄弱之处,也难以造成什么伤害,还不如收敛一身力量,不断的积蓄,积蓄到极致,寻得机会一招爆发。

一剑!

只需要再一剑,便有把握将这荒龙王了结。

听起来似乎很简单,但陈宗却很清楚其中的难度。

此时此刻,就像是在钢丝上奔跑一样,稍微不慎就会坠落,下方,则是万丈刀山火狱,坠入即死。

这种于生死边缘徘徊的感觉,叫陈宗必须全神贯注,不容有丝毫的分心,更是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颤栗和惊悚感,宛如一道道的电流席卷全身上下一般,无比刺激。

心脏在不断的跳动,随着陈宗的控制,富有节奏规律,无比低沉,每一次跳动,都仿佛巨鼓擂动,冲击爆发出精血,将一股股强劲的力量输送到全身上下,再直冲握剑的右臂。

心意无比凝聚,心神无限高远,精气神凝聚为一体。

隐约之间,似乎有一朵花的轮廓浮现在陈宗的头顶。

那是大极境之花!

只是这里是中阶星辰,规则所限,极境之花也很难以凝聚而出。

若是在低阶星辰,这一朵大极境之花将会十分明显清晰。

闪避!

高度凝聚的精气神下,自我自在境更是让陈宗掌握了四周的一切动静,不断闪避,避开荒龙王的狂暴反击,借助那可怕的撕碎一切的罡流层层往上,顺势自然而为。

就像是小舟顺流一般,又如同风筝顺风而起。

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畅自然,叫陈宗的内心升起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玄之又玄,顺势而为,因势利导。

仿佛流水向东、仿佛日升月落、仿佛四季轮回,那么的自然。

一种感动、一种明悟,自内心最深处油然而生。

心之所向,契合天地轨迹。

力量!

一切的力量,尽数爆发而出,融入这一剑当中。

大极境之力!

太初剑元!

太初剑元体灵力!

破极第三重!

如今陈宗的层次,已经可以强行的催动小神通秘法破极第三重,尽管,短时间内只能催发一次,却也足够了。

一切的力量,尽数融入这一剑当中,似乎所有人的命运,也都赌在这一剑之内。

只此一剑,再无其他。

一心诀不知不觉中,似乎要突破极限,达到更高深的层次,心之剑意的潜力,也似乎在刹那被开发出更多来。

这一剑,俨然超越了陈宗现阶段的极限,达到一个更高深莫测的层次,连那莫名的剑道第六重境界也似乎增强了不少。

仿佛是一种冥冥中的指引,是高居于天道之上的引导,让陈宗发出了这仿佛高高在上神明般的一剑。

如有神助!

陈宗的身影,不知不觉与荒龙王的头部齐平,一剑抬起,剑尖直指往前。

霎时,四周的时空仿佛在刹那停滞、凝固一般。

远远的,众人看去,陈宗似乎沐浴在一层浩淼神光之中,那神光如水波荡漾,又仿佛烈焰燃烧,有一种高深苍远的韵味,仿佛来自远古,将亘古长存,永不消失。

那剑,也随之一寸寸的渲染神光。

杀!

一剑刺出,看起来一点都不快,甚至很慢很慢,就好像是一层层的递出似的,每递出一层,都会荡开一层波纹,那是时空涟漪。

白玫等人纷纷瞪大双眼看着这一剑,不知道为何,他们都感觉这一剑,有一种通神境的韵味,高深莫测。

就好像出剑的不是次神级,而是一尊通神境似的。

一剑通神!

通神一剑!

这一剑的剑速,其实是极快极快,只是因为快到了极致,快得仿佛超越了此方天地时空的限制,无比高深莫测的剑道之力,令得四周的时空也似乎冻结了一样。

因为快,因为玄妙,所以看起来,仿佛时空停止。

哪怕是荒龙王的强大,也无法理解这样的一剑,也无法避开这样的一剑。

荒龙王的强大在于力量,无以伦比的力量,击碎一切的霸道力量,但论及境界,却是完全不如陈宗所挥出的这一剑。

这是,境界的碾压。

境界碾压,荒龙不怕,因为它们的身躯强横,在境界上可以压制它们,却不一定可以真正杀死它们。

但当陈宗这一剑完全刺出时,直接就贯入了荒龙王的右眼之内,势如破竹,就好像是利刃撕裂薄纸般的轻松。

轻描淡写,无可抵御分毫。

一剑,长驱直入,直没剑柄,可怕的剑气彻底爆发而出,在荒龙王的头内炸开,瞬间将荒龙王的大脑洞穿,千疮百孔,继而绞碎。

一声悲鸣,荒龙王庞大的身躯剧颤中往一边倒下。

轰!

整座山谷都在震动,风吹过,仿佛在呜咽,悲鸣不已。

一切,又似乎都恢复到原本的样子,陈宗落地,脚步踉跄,差一点就跌倒。

只感觉体内一阵空虚的亏空感不断弥漫而出,那是从精气神方面的空虚感,仿佛是消耗过度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