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身融天地心化自然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几十米的大鱼,战力却是远远不如十米的荒龙,但其肉质无比鲜美,哪怕是生吃,都有一种香甜可口的美味,丝毫没有鱼腥味,而且,在口中嚼开时,有一种仿佛要爆炸的感觉,口感独特而爽快。

一半生吃,一半烧烤,陈宗吃得很欢快,几十米的大鱼,剔除骨头那鱼肉足足有上万斤之多,但陈宗敞开肚皮的吃,一边喝着自己携带的酒水,大快朵颐十分欢畅。

可以说,自当进入虚空至今,还是第一次吃得这么爽。

这鱼肉内蕴含着一股股雄浑的气血力量,不断的涌入体内,半神级层次吃的话,估计吃不到一百斤就撑着,吃不下,但陈宗的修为高深体魄强横,上万斤的肉吃进去,肚皮却是没有鼓起来。

“爽。”将整条大鱼吃得之剩下一副大骨架,干干净净,不见一丝碎肉,陈宗猛灌一坛酒水,这种肆意的感觉,无比畅快,畅快得感觉自己好像要爆炸似的。

饱餐一顿,陈宗并未修炼,而是半躺在一块斜着的石头上,仿佛作为床铺似的,双手作为枕头交叉放在脑后,眼眸似睁似闭,若有若无的凝望着荒龙星的天空。

荒龙星的天空,飘荡着一缕缕暗黄色的气息,犹如云层似的,缓缓飘动,似乎弥漫着一种大势雄浑,又有着说不出的惬意悠然。

几日参悟,尽管没有悟出击杀荒龙王那一剑的奥妙,却明白要挥出那一剑,需要对自身的一切力量掌握程度,都达到真正的极致。

而想要达到真正的极致,陈宗隐约有种感觉,除了高强度的战斗来压迫、激发自身潜力之外,还要顺心如意。

何为顺心如意?

陈宗的理解是,顺应自己的心意,比如之前看到那几十米的肥美大鱼,就想着吃掉它,那么,顺应自己的心意,满足口腹之欲后,便自然而然的发自内心的感到畅快。

这种畅快会在无形当中,潜移默化的影响到自己,感到愉悦,进而,更好的掌握自身的力量。

修行,不仅仅是修炼,行走坐卧、衣食住行,都是修行的一种。

无形当中,陈宗对修行的感悟更深入了几分。

渐渐的,凝望暗黄色天空的眼眸,似乎也微微眯起,似睡非睡,若有若无,心存乎于有无之间、游离在虚实之外。

奇妙!

陈宗整个人进入了十分奇妙的感觉当中。

想吃就吃,想睡就睡,遵循本心、顺心如意。

陈宗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只是尝试一下那几天的领悟,身体力行一番,竟然真的有所领悟。

奇妙的感觉,好似清醒着,又好像在沉睡,犹如半睡半醒之间,如同游走在阴阳缝隙。

一身潜力于不知不觉当中,宛如泉水汩汩的冒出来,自身种种力量所应有的威能也被一点点的开发掌握,慢慢的逼近极致。

这种修行方式,还真是叫人羡慕嫉妒恨,只是饱餐一顿美味,再眯着眼睛休憩片刻,便能进入这种奇妙的状态。

可遇不可求!

天色渐渐昏暗下去,夜幕降临了,陈宗还是双手交叉为枕在脑后,眼眸微微眯起,浑身一动不动,整个人完全放松下来。

从脏腑到每一节骨骼到每一寸筋肉皮膜,全部都抽掉了力量一般,仿佛失去了一切重量,变得轻飘飘的,似乎变成了一片羽毛般的轻盈,仿佛只要有一阵轻风吹过,就能将之吹起,飘飞在天地之间。

放松,整个人彻底的放松下去。

心意若存不存,若有若无,游离不定,仿佛在此间,仿佛在彼岸,仿佛在大地,仿佛在天穹。

身仿佛融入了大地,心仿佛融入了天空。

身与心、地和天。

不知不觉,陈宗气海上的内天地,似乎也发生了细微的变化,天地愈发的分明,四周也愈发的稳固,存在于其中的太初剑元,似乎也被淬炼似的,变得更加精纯。

黑夜完全降临,荒龙星的天空,繁星漫天,闪闪烁烁,有一种说不出的静谧和瑰丽,远处,有兽吼声不断响起,或近或远,仿佛在奏响一曲高低起伏有致的乐曲,令这样的夜晚充满了动静。

一头近乎黑色的巨大猎豹正迈着优雅的脚步,从密林内迈步而出,看似缓慢,实则快如流光般的划过夜色,迅速的出现在大河边,张口一吸,便有一道水柱灌入口中。

这是来喝水的凶兽。

喝完水,这十几米长的猎豹迈着优雅轻盈的步伐,从陈宗的身边走过,它竟然没有发现陈宗的存在。

要知道,兽类的感知是十分敏锐的,猎豹的感知,更是超凡,但此时此刻它的脚步几乎是从陈宗的身上跨过,却丝毫都没有发现陈宗的存在。

那就像是一株草、一块石子一样。

身心、气息、一切,都仿佛和身下的草石和周边的空气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但陈宗又能感觉到,十分清晰的感觉到,一头巨大的猎豹正从自己的旁边迈步走过,那矫健的身躯,优雅迈动的步伐之中,覆盖着一层柔软茸毛的近乎于黑色的暗黄色坚韧皮膜之下,一块块肌肉犹如波浪似的涌动,将一身的力量逐步传递,仿佛风吹麦浪似的,说不出的奇异、美感。

这不禁让陈宗暗暗感叹,真是大自然的杰作。

在以往,自己可不会如此仔细如此悠闲的去观察这些。

一夜,除了那猎豹之外,还有其他的一些荒兽或远或近的经过,但都没有发现陈宗的存在。

仿佛在它们感知当中、眼眸当中,陈宗就和一株草一块石子一片空气没有任何差别。

夜幕褪去,白昼降临,晨曦朝阳共舞,照射在陈宗的身上,温暖复苏。

陈宗还是没有动,仔细的体会那种奇妙的感觉,夜晚的寒凉从身上渐渐消退,朝阳的温暖随之蔓延,将之替代,那是黑夜与白昼的交替,是幽月与烈阳的轮转。

渐渐的,朝阳冉冉升起,照射出来的光芒也变得愈发耀眼愈发璀璨愈发夺目,愈发的炽热,仿佛一颗巨大的火球高悬于天空之上,燃烧不止。

惊人的热意落在身上,让陈宗觉得自己似乎要被点燃似的,浑身都开始发烫,就像是身下的石头一般。

忘记了呼吸,或者说,整个人的呼吸,已经和身下的大地周身的空气同步,处于共同的频率当中。

又有荒兽从原始森林内出来,到大河边上饮水。

也有荒兽相遇,展开生死搏杀。

不为其他,只为了生存。

杀死对方,便可以将对方当做食物吃掉,让自己活下去,并且获得更强大的力量。

物竞天择、强者生存。

陈宗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一般,也忘记了功法的修炼和剑法的参悟,仿佛要这么永远的下去,沉浸在这一方天地、自然、时空之中。

来到荒龙星,竟然能够得到如此机缘,这也是陈宗万万没有想到的,完全出乎意料的。

所以说,修炼,从来就不是闭门造车,闭关是必须的,但历练也是必须的。

走一走,看看沿途的风景,充实自己开拓眼界,什么时候就能寻得契机,进而明悟也说不定。

道在心中,也在脚下,在一举一动,在行走坐卧之间。

不论是饮水的荒兽还是搏杀的荒兽,全部都没有发现陈宗的存在,自然而然的就将之忽略了。

转眼,又是夕阳西下,夜幕降临了。

黑夜深沉,寒意袭来,天空划过一道明黄色的闪电,仿佛撕裂了荒龙星的天穹一般,照耀八方,也照亮了陈宗的身躯。

大风吹起,哗啦哗啦的声音随之响起,拇指头大小的雨点从天空坠落,竟然有一种势大力沉的感觉。

下雨了。

这是荒龙星的雨,是陈宗来到荒龙星后的第一场雨,那雨滴仿佛携带着可怕至极的重力,能够击碎岩石。

第一滴!

第二滴!

第三滴!

……

密密麻麻,一滴紧接着一滴,化为一大片,哗啦哗啦的从天倾泻而下。

地面顿时被打出了坑坑洼洼,岩石也被打得出现小小的坑洞,大河上,波纹滚滚涟漪丛生,化为浪涛汹涌澎湃,一副摧毁一切的可怕场景。

气势惊人。

那雨滴,直接击落在陈宗的身上,却仿佛融入了陈宗的身躯一般。

不,应该说仿佛是陈宗的身躯融入了雨滴内似的。

身躯似乎化为了水,心意,却仿佛融入了雨滴一般,随着在上空凝聚,而后不断的坠落。

风声在呼啸,四周都变得模糊,又似乎清晰一片,无数的雨点似乎欢快愉悦的精灵一般飞翔着,在风中。

那仿佛是一种挣脱了牢笼和束缚的自由,仿佛是一种由诞生到消亡的短暂璀璨。

但,很快陈宗就发现,雨滴的落下,并不是真的消亡,而是转变了,从雨滴变成了水,在地面汇聚,变成了小水洼,依然存在,只是换了一个形式而已,本质却依然没有变化。

这一场雨,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当其还未曾停止时,却有阳光穿透了厚重的乌云层洒落,每一滴雨点都被折射,渲染上七彩光华似的,仿佛为其短暂的路程增光添彩,变得愈发的瑰丽愈发的璀璨愈发的耀眼。

不知不觉,雨渐渐停歇了,雨后的阳光,似乎显得更加的温润。

这时,两道身影以惊人的速度划过长空,迅速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