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道义所在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两道身影飞掠长空,俱都散发出惊人的凶悍的气息波动。

其中一个脸上有一道大蜈蚣般疤痕的大汉满脸凶神恶煞的模样,眼神凶戾横扫而过,将视线可及范围内的一切,全部都看得清清楚楚,细微之处都没有丝毫放过。

“明明之前的感应是在这里没错,怎么会不见了。”大汉旁边的青年,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文弱书生的人,手中拿着一块巴掌大小的青色罗盘,罗盘上的指针游离不定,似乎无法确定什么。

“我就说你这鸟玩意没什么卵用。”大汉恶声恶气的说道。

“不可能,我的寻气罗盘绝对不会出错,那人一定躲藏在附近。”书生般的青年据理力争。

“找,无论如何都要将这狗东西找出来,一网打尽。”大汉的声音凶恶无比。

“一元教的一干真传只剩下他一人了,只要将之生擒活捉,再对那些真传施以各种手段,逼问出虚空飞船的解禁手法,到时候,我们就可以通过那虚空飞船离开这里了。”大汉的笑声依然充满了恶气。

两人肆无忌惮的交谈,却都落入陈宗的耳中。

搜索,地毯式的全覆盖搜索,但怎么就是无法搜索到陈宗的存在。

那寻气罗盘虽然不错,然而,层次还是不够,只能算是半神级层次的秘宝而已。

而今的陈宗,可是身融天地心化自然,仿佛就是这天地之间大自然的一体,除非他们有着通神境层次的能耐,否则,根本就无法找到陈宗,哪怕是他们现在距离陈宗很近,并且神识多次横扫而过。

花费数个时辰,仔仔细细的在方圆四周寻找,却什么也没有找到,那大汉恶声恶气骂骂咧咧的只能离开,青年也收起那寻气罗盘,与之一同离开。

就在他们离开不多时,一道气息复苏。

陈宗缓缓坐了起来,脱离了那种融入自然的感觉。

并非不能继续融入自然,而是主动脱离,尽管陈宗很清楚,这样的契机,是可遇不可求,不是说下一次,只要自己顺心如意的行事,就可以再次进入那种融入天地自然的境界。

很难!

几率很低很低,可以说,这样的机会十分难得十分珍贵,不亚于一次大机缘。

继续在这种身融自然的状态之下,当能继续领悟,但,陈宗还是义无返顾的主动清醒。

因为,从那两人的交谈当中,陈宗知道一元教的一干真传弟子都被擒拿了。

其他人被擒拿,陈宗倒是不怎么关心,重点是李文鹤和白玫,至少这两人将自己当做朋友,自己也将他们当做朋友,朋友有难,自己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如果坐视不理,那也违背本心。

复苏!

陈宗身上的气息在复苏,仿佛万物从沉睡中醒来,有一种仿佛寒夜褪去,朝阳升起的蓬勃感,整个人充满了生机,那生机渐渐勃发。

陈宗的感觉十分奇妙,就好像是脱胎换骨了一次一样,通体舒泰,发自身躯和灵魂的最深处。

浑身微微一动,周身便响起了无数的雷鸣般的爆响声,犹如雷音滚滚、虎豹咆哮、龙吟天地、狂风席卷、浪潮浩荡。

那气息,犹如一道闪电雷霆般的在体内聚合,纵横不止,贯通一切,陈宗的身躯微微一震,仿佛浑身上下每一块骨骼每一段大筋每一寸肌肉每一分皮膜都被窜连起来,彻底化为一个整体。

一种仿佛能粉碎真空的感觉油然而生。

但陈宗却也清楚,自己在这里,是无法做到撕裂虚空的,更别说粉碎虚空,只不过一瞬间这种浑身上下每一处的力量全部都窜连起来,贯通为一体的感觉实在是太强大太美妙了。

但那种感觉,只是一闪即逝,陈宗便知道,还不够。

自己虽然往真正的极境更进一步,但还是没有完全达到,还是存在着一些差距。

身形一动,陈宗立刻收敛了一身气息,顺着那两人离开的方向追击而去。

没有打草惊蛇,而是暗中追击。

这两人没有找到陈宗的行踪,便返回去,要将此事上报。

他们进入了那原始森林内部,这森林十分辽阔,不断深入,终于在一座隐秘的洞口前停下,七弯八绕的,方才进入那洞口。

陈宗观察一番之后,也随之进入。

能感觉到,进入山洞之下,人是不断往下走去的,不断的深入,深入地底,估算之下,至少深入地底近千米方才变得平坦。

千米地底是一座巨大的地洞,被人为开辟出来的,十分宽阔,更分为许多的小洞。

当然,小洞是相对而言的。

巨大的地洞内,洞壁上,插着十几把大火把,熊熊燃烧着,火光激烈,照应八方,将整座山洞都照得通透一片。

数十个大汉光着膀子,正大口大口的吃肉大碗大碗的喝酒,首位上坐着侏儒般的身影,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

地洞的角落,则倒着着十几人,一个个面色苍白,嘴角溢血,显然都受到了不轻的伤势,他们的气息紊乱而虚弱,被五花大绑起来,毫无反抗之力。

十几人当中,白玫和李文鹤也在其列。

这一切,都展现在陈宗的神识悄然探索之下。

此番身融天地心化自然的参悟,让陈宗的神识也被洗涤了一般,在原本的极限上更进一步,强度并未提升,却更加的精纯高明,应用起来,也更加的自如。

完全没有被山洞内的那些人发现。

神识观察下,山洞内的数十个大汉,每一个散发出来的气息都是次神级的层次,当然,凝练一朵低阶极境之花,也是次神级。

虚空之中,要凝练出一朵极境之花,难度其实没有那么大。

不过这几十个大汉当中,倒是有那么十几个散发出来的气息很强,估计是达到了次神级第二层次。

但对陈宗而言,却不算什么,真正强大的,则是坐在首位上那侏儒般毫不起眼的身影,从对方那矮小瘦削的身躯当中,陈宗能感觉到一种潜藏的狂暴力量,犹如沉寂的火山。

很强!

初步估计,不会逊色于之前山谷当中的那一头荒龙王。

这显然是一尊次神级第二层次巅峰的大高手。

那几十个大汉,陈宗是不放在眼里的,一动手,估计不到十息就能结束战斗,问题是那侏儒般的矮小身影,那才是劲敌。

如果只有自己一人,当无所顾忌,拔剑就杀。

但现在,李文鹤和白玫等人却是在地洞内,并且似乎受创不轻,也失去了反抗战斗能力,一旦爆发战斗,极有可能受到波及。

这一点,陈宗是不得不考虑的。

毕竟,自己没有把握一剑了结那侏儒。

念头一转而过,陈宗悄悄退却,不是不救,而是打算另行他法,在外面制造动静,将里面的人吸引出来。

逐一击破。

最好的是能将那侏儒吸收出来,在外面解决掉,以免波及内部。

很快,陈宗就退出了地洞,出现在地表。

剑指一划,剑气破空,直接劈斩在地洞洞口不远出,剑气雷音滚滚,制造出惊人无比的声势。

轰隆隆!

这声音渐渐的传荡到地洞之内。

次神级的高手,耳目敏锐至极,一点点细微的动静都会被他们听到,何况是陈宗故意制造出来的动静。

但,没有人理会,喝酒的喝酒吃肉的吃肉。

凶神恶煞的大汉们吃着肉喝着酒,时不时的目光扫过边缘的众人,那眼眸凶光如狼,叫人心惊胆颤。

尤其是几个女真传,更是面色煞白。

“那个妞我看上了,等下都不要和抢,等我爽完了,再轮到你们。”一个皮肤黝黑身体强壮无比像是铁塔的大汉粗声粗气吼道。

“大老黑,你那么粗,可不要将人给玩死了,兄弟们可都等着开开荤。”一边眼眸狭长如刀一脸阴冷的汉子尖声尖气的调侃。

“放心,次神级的修为,肯定很耐玩。”大老黑露出满口白牙,看起来愈发狰狞。

他们横扫而来的目光,似乎将那几个女真传的衣衫都剥光似的。

“我比较喜欢那个胖子。”一个满口黄牙的独眼龙大汉盯着李文鹤,眼睛冒出红光,让李文鹤面色愈发苍白。

竟然是一个长得那么磕碜的男子喜欢自己,想想就觉得毛骨悚然。

想死的心都有了。

至于白玫,却是没有人盯着她,因为这群大汉都知道,这个看起来娇小的女子早已经被三统领给看上了,估计过一会,就会被三统领拖进内洞享受。

轰隆隆的声音连续不断的传来,时间一长,就开始影响到众人的情绪了。

“妈个巴子,到底是什么不开眼的凶兽在战斗。”兴许是酒喝多了,酒意上头,怒意一下子就爆发出来,那汉子直接抓起一边的狼牙棒,大步就往地洞通道走去。

“去吧,再弄一头凶兽来下酒。”

“都不够吃了。”

“吃得饱饱的才有力气玩啊。”

“最好弄条龙鞭来下酒。”

“你是不是虚了。”

很快,那扛着狼牙棒的大汉顺着通道,冲出了地洞,还来不及看清楚的刹那,便感觉一股恐怖到极致的锋锐镇压,令得自身无法动弹分毫,一种难以言喻的惊悚恐惧,自内心和灵魂最深处涌现,犹如泉水般的汩汩喷薄而出,席卷全身,气血凝滞,浑身肌肉僵化,上头的酒意也在刹那完全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