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心眼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嗤啦!

陈宗的背后,剑袍被撕裂出几道裂口,正好是光芒一闪,心印宝衣挡住了利爪的袭杀,但还是有一丝丝锐利凶狠的爪劲透过心印宝衣侵入体内。

那爪劲凶狠阴毒,仿佛无孔不入的毒虫一样,哪怕是陈宗的体魄强横,一时间也无法完全抵御住,感觉不断的钻入体内,仿佛要将那强横的身躯血肉都撕裂一样。

太初剑元一震,瞬间,化为利剑,将那一道道的爪劲攻击。

那爪劲十分凝练,展现出这三统领惊人的力量,数百年的苦练和一些机遇,铸就了这等高强度的力量。

因为他的大极境之花已经达到了十成圆满的层次,却难以突破通神境,只能不断的在自身的力量和武学方面下功夫。

力求更精更强。

难缠,这三统领的实力十分强横,整体战力是不逊色于那荒龙王,但威胁更大,因为他是人,有着不俗的智慧,有着精湛绝伦的武学和技巧,更是无比灵活,这一切都是荒龙王所无法比拟的。

相对而言,三统领给陈宗的威胁更大。

一开始,两人是势均力敌的激战,陈宗佯装不敌要脱身,对方却是紧追不舍,如今远离了那地底山洞所在之处。

十成实力爆发,一度,陈宗将对方压制下去,一剑剖开对方的胸腹,差一点被一剑两断。

但下一息,那伤口竟然迅速的蠕动之间,以惊人的速度收缩闭合,不过短短三息时间而已便痊愈了。

如此惊人的自愈能力,便叫陈宗陷入了苦战。

到最后,这三统领似乎激发了血脉之力,整个人也大变模样,双手仿佛与那一双利爪融合为一,整个人的皮膜下也浮现了一丝丝的纹路,看起来就像是蛇鳞一样,整个人的速度又提升了好几成,更加迅疾更加灵活多变更加诡异。

陈宗所承受的压力大增,开始渐渐的受到攻击。

幸亏有心印宝衣的防护,否则,估计自己已经被撕裂了。

当然,自己有心印宝衣,那也算是实力的一种,毕竟是自己的机缘所得。

一个修炼者的实力是综合的,有内在的力量,也有外在的力量,内在的力量就是完完全全属于自身的力量,是伴随着自己成长、或者通过修炼而得来的力量,那是根本性的力量,完全不会过时的。

外在的力量,则是武器、护甲、丹药等等,都会过时,往往只能伴随一段时间。

但不管怎么说,一个修炼者的实力,乃是由内外两种力量构成,往往是内在力量占据主要,外在力量则为次要辅助。

折射!

仿佛变成了蛇人的三统领速度惊人,身法更是无比诡秘,在虚空之中连续几次折射,完全超出了陈宗的掌控。

看不到!

甚至也听不到,难以捕捉。

明明感觉是从身后出现,发动了袭杀,并且有一道犀利阴狠的爪劲破空杀至,但当陈宗闪避之际,却发现,那只是假的,以假乱真的假。

真正的攻击来自于正面,胸口顿时被撕裂,幸好有心印宝衣挡住。

这是第三次遭受到攻击了。

但陈宗并未受到什么伤势,哪怕是侵入体内的阴毒爪劲,也都被太初剑元磨灭。

这三统领似乎也很清楚,不与陈宗近身搏杀,而是疯狂的将自身的优势发挥出来,那是极端诡异的身法,变幻不定无法捕捉的身法,连气息也随之变得无比的诡异。

“既然如此……”一道念头闪过,陈宗的眼眸闭上,连耳膜也封闭起来。

既然无法用眼睛来捕捉对方的身法,用耳朵也无法听清楚分辨,那么,便不用了。

眼睛闭合,眼前陷入了黑暗,什么也看不到。

耳膜闭合,一切声音都消失了,什么也听不到。

嗅觉闭合,一切味道也随之都消失不见了。

封闭!

陈宗竟然自行的将五感封闭起来。

无疑,封闭五感的感觉,十分不舒服,就好像是坠入了死亡深渊什么的,听不到看不见闻不到,一切都消失了,一切都没有了,一切都归于虚无了,感觉连灵魂都要失去似的。

死亡是什么感觉?

陈宗曾经体会过,是真切的体会过。

比这种封闭五感还要令人惊悚,因此,主动封闭五感之后,陈宗其实没有觉得怎么不舒服。

当然,没有什么把握的话,陈宗也不会做这种事情,那就等于是将脖子主动伸到敌人的斩刀之下,自寻死路。

可以说,此番身融天地心化自然,给陈宗带来的好处是惊人的。

五感封闭,第六感却在瞬间被增强到极致,继而突破极限。

这是一种居于心的感知,将之扩大而出,覆盖四周。

霎时,仿佛心中睁开了一只眼眸似的,凝视而出,以周身为中心方圆十米范围之内的一切,渐渐的,黑暗退去,呈现了一丝丝的模糊。

那模糊在慢慢的变得清晰,犹如凌晨时分的天色。

清晰!

愈发的清晰!

不过是短短的刹那,一切模糊都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清晰,就好似是用眼眸凝视的清晰。

十米方圆!

以自身为十米的方圆内,一切都变得无比清晰,胜过之前,因为,这是用心去“看”的。

用心去看,是为心眼。

心眼所及,不仅仅是虚空表层,陈宗甚至还看到了一丝丝的痕迹,那就像是脉络,是属于虚空表层之下的脉络,那是天地之间的脉络,蕴含的是天地的奥秘,是道的奥秘。

尽管只是方圆十米,尽管方圆十米内的脉络都很模糊,若有若无,却让陈宗暗暗惊讶激动。

这在以往,根本就无法看到。

忽然,心头一动,心眼看到了一道模糊的灰影以惊人的速度,仿佛无中生有似的,出现在周身十米方圆内。

看似无中生有,然而陈宗却捕捉到了,不是无中生有,而是一极快的速度和极其高明的身法奥妙,一瞬间从十米之外跨越到十米之内,仿佛能够穿梭虚空般的,十分玄妙也十分诡异。

那正是荒龙星匪团的三统领。

方才以双眼观看,却看不出什么来,但现在以心眼看,却能看出几分奥妙。

三统领出现在陈宗周身十米方圆内,却没有立刻出手袭杀而至,而是再次施展身法,一瞬间,仿佛光芒折射似的,出现在另外一侧。

很快,很突然,很诡异,那种折射毫无征兆,也难以看出什么迹象。

但在刹那,陈宗的心眼却捕捉到一丝的痕迹,正好,契合了十米内许多模糊轨迹当中的一道。

杀!

三统领身形几次折射之后,终于出手杀至。

福临心至般的,陈宗挥剑,挡住了三统领的必杀一击。

利爪与紫雷剑在刹那碰撞,激荡出无数的星火溅射八方。

“怎么可能!”三统领瞪大眼眸,无法置信。

竟然被挡住了。

一定是巧合。

身形一闪,再次消失,出现在另外一处。

忽近忽远,超出十米,陈宗就无法“看”到,但进入十米,就能够捕捉到,并且渐渐的掌握其轨迹。

强大的悟性让陈宗不断的推演和模拟。

瞬间,三统领又出现在十米方圆内,身形一闪,一分为二,栩栩如生,真假难辨,分别折射跳跃穿梭般的,出现在陈宗的身前身后。

“就是现在。”一道意念骤然在陈宗的脑海炸开,无视身前杀至的身影,身形更是未曾转动,但紫雷剑却忽然脱离右手,瞬息之间,化为一道紫色雷霆,爆发出无以伦比的高速。

杀!

一剑,仿佛贯穿天地日月时空般的,循着一种莫名的轨迹,正好契合了十米内一道模糊的痕迹,那痕迹在刹那,似乎亮起,闪耀着惊人的光芒,和紫雷剑的剑光重叠,令得这一剑的剑速又更进一步的提升。

太过突然,剑光一闪,犹如雷霆掠空般的,陈宗身前杀至的三统领微微一顿,继而,仿佛一阵灰色的烟雾散开,而身后正要杀至的三统领也随之一顿,心口完全被刺穿,其中的心脏更是被剑气绞碎。

但,三统领却没有直接死亡,一身力量逆流,欲自爆,拉陈宗垫背。

斩!

雷霆剑光忽然大作,直接爆发出无以伦比的恐怖威势,霸道绝伦狂暴无铸,直接轰落。

三统领那瘦小的身躯在狂暴至极的雷霆剑光之下被轰碎。

陈宗伸手一抓,抓住飞掠而出的纳戒。

紫雷剑凭空一旋,归鞘,方圆十米又迅速的变得模糊黯淡,归于黑暗。

陈宗的身形一晃,眼眸睁开,深处,有着化不开的疲倦。

那心眼的效果惊人,但心神的消耗却也很惊人,不过才持续没多久而已,就让自己有一种心神之力几乎消耗一空的感觉,发自内心的感觉到虚弱。

这种虚弱,又有别于精气神的虚弱,根本就无法通过服用丹药补充,只能自行慢慢的恢复。

落地,陈宗站定,主动去引导,加速几分心神的恢复,好在自己的心神强韧至极,又有心之剑意,恢复速度相当的快。

而这里爆发的战斗,气息无比惊人,早已经叫四周的荒兽全部都逃离了,没有什么危险。

当然,陈宗也没有过久停留,万一有更强大的荒兽前来那可不好了。

身法展开,迅速离开,心神之力也点点滴滴的恢复着,当陈宗重新来到地洞口时,消耗的心神已经恢复了三成左右,不妨碍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