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找寻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地洞内,数十个星匪都停下喝酒吃肉,有些惊疑不定。

因为三统领似乎出去不少时间了,却和之前出去的那几人一样,没有任何讯息。

“担心什么,三统领虽然不是通神境,但在次神级可是无敌的。”

“对对,没错,没看那小娘们几招就被三统领给擒下了,瞎担心什么,喝酒喝酒。”

一时间,又开始大声呼喝,觥筹交错。

十几个真传弟子有的满脸莫名的悲痛,有的则神色一动,思索起来,眼神互相交汇交流。

他们敏锐的感觉到,似乎出现了什么变故。

不管是什么样的变故,只要是有变故对他们而言,都可能是好事,都是脱身的希望所在。

一道身影,悄无声息的进入山洞内,而那群喝酒吃肉的星匪却一无所觉,因为他们的层次和陈宗相差太远了,最厉害的那几人,都已经伏诛了。

剩下的这些对陈宗而言,就是土鸡瓦狗。

杀!

紫色的剑光骤然亮起,瞬息,便掠空杀出。

轰隆隆!

狂暴到极致的雷音滚滚,咆哮八方,在这地洞内冲击回荡,突如其来又剧烈无比,一瞬间便震得喝多了酒水有点上头的星匪们,七荤八素,头晕目眩。

然后,没有然后。

一个个只觉得眼前似乎有紫光一闪,犹如幻梦一般的,便失去了一切意识,永坠黑暗。

死!

犹如收割草芥般的,数十个实力不俗的星匪纷纷倒地,血流成河。

哭了,李文鹤挤出了眼泪。

得救了,终于得救了,自己终于不用被那满口黄牙的恶心独眼龙给爆了。

死得好,死得非常好,要不然自己恐怕要晚节不保,对不起家中的父老乡亲。

陈宗一指,剑气环绕之间,顿时将众人身上的五花大绑全部割断。

“哈哈哈哈,陈兄,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们。”李文鹤以无比灵活的姿态起身,哈哈大笑道,刚才,差点吓死。

他宁可被杀死,也不愿意那样被对待啊。

“多谢。”白玫郑重的看着陈宗说道,眼眸内似乎有一抹异样的光芒。

“谢谢。”一干真传弟子相继过来道谢。

唯独剑宫的真传谢央没有,而是站在原地,他不甘心,甚至有一种羞耻的感觉,让他说不出口。

但,陈宗并未在意丝毫。

“你们先恢复力量吧。”陈宗道,旋即,便一边恢复心神一边为众人护法。

没有意外的话,这些人,应该是荒龙星匪团的最后之人了,现在全部死光了,这里,当也安然无恙。

一边,陈宗的神识横扫而过,但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却也将众星匪的纳戒全部都取走,这是战利品,财富更是积少成多的。

恢复之后,众人便离开,先返回建造据点的山谷。

这一次,因为荒龙星匪团的关系,又死掉了几个真传,损失不小。

经过一段时间的建造,据点已经初具雏形了。

其实据点的建造也不是很复杂,材料都是从一元教带过来的,现成的,在这里只需要将之拼装组合起来即可。

当然,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意拼装的,其中还是有些技巧,需要专门的了解学习一番。

可以说这数百个内门弟子,也算是其中的人才。

这一次,众人并未继续外出,而是选择待在虚空飞船内静修。

此番前来荒龙星开辟,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轻松,反而先后经历两次生死危机,甚至死掉了好几个真传师兄弟,让他们更进一步的意识到虚空的残酷。

舱房内,谢央满脸铁青,一想到自己先后两次,都是被陈宗此人所救,他就觉得难受,没有半分的感激可言。

“算什么,你算什么,不过只是一个潜力耗尽没有未来的人罢了,你也只能风光一时,只能现在嚣张而已。”谢央双拳握紧,面孔扭曲,额头上的倾尽凸起一片,十分狰狞。

“我谢央,有天赋有潜力有依仗,终有一日,我绝对会超过你,到时候,所谓的救命之恩,我便一次性的还给你。”

虽然说这救命之恩四个字,但怎么都有一种诡异的感觉。

……

舱房内,陈宗的心神已经完全恢复,感觉似乎更精进了几分,但不明显。

旋即,陈宗取出了一干纳戒全部打开查看。

基本上,都没有什么特别有价值的东西,最有价值的,应该算是荒兽的兽晶,里面蕴含着狂暴而雄浑的力量,十分磅礴,但也十分杂乱,不适合直接吸收。

不过这兽晶往往是可以作为炼器材料的。

兽晶当中,最有价值的,当属于荒龙的兽晶,算是一笔不俗的财富。

最终,陈宗拿起了三统领的纳戒。

三统领的实力很强,若非自己有心印宝衣、身融天地心化自然,最终又兵行险招的封闭五感,施展出心眼,只怕无法将之击杀,甚至可能会被反击杀。

那么,此人的纳戒之内,是不是会有什么好东西呢?

荒龙的兽晶倒是有不少,还有不少荒龙的身体材料,如皮和骨骼以及利爪等等,都是不错的炼器材料,都是可以用来炼制半神器的。

丹药也有一些,但不多,并且品质也不高,陈宗是看不上眼。

唯一引起陈宗兴趣的是一块巴掌大小的令牌,通体是黑金色的,有一种古朴深邃的神秘感。

这令牌的外形,就像是荒龙的鳞片,但比起陈宗所斩杀的那荒龙王的鳞片似乎还要惊人。

令牌上面,更是有无数的纹路存在。

陈宗先是研究一番材料,估计十有八九会是荒龙的鳞片,而且其气息隐晦而强大,超越荒龙王,估计是荒龙神的鳞片。

荒龙神,那可是通神境的层次。

如此,陈宗便对上面的纹路愈发好奇。

这纹路看得出是人为的,以荒龙神的鳞片为承载,应该有其特别的含义所在。

研究之下,陈宗越看越觉得,这纹路,就像是一幅路线图,或者说,这鳞片令牌,就像是一个地图。

心下一动,陈宗便打算去寻找。

说不定,这鳞片令牌上所绘制刻画出来的地点,正位于荒龙星上。

至于是否已经被一元教的通神境强者找到并挖掘,陈宗不知道,但总想亲自去找找看。

既然如此,那便先参悟一番,再动身吧。

一边回悟与三统领之间的一战,研究心眼的奥妙,一边则仔细的观摩鳞片令牌上的纹路。

三天后,陈宗与李文鹤和白玫说了一声,便离开了即将建造完成的据点,开始外出寻找令牌上的地点。

但想要找到,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毕竟荒龙星很大。

不管怎么样,陈宗都想试一试,这是发自内心的想法,既然如此,便顺应心意而为。

说不定自己运气足够好呢。

休养之后,白玫等一干真传弟子,有的不愿意离开,留在虚空飞船内,有的则再次离开,猎杀荒龙等等。

难得来此一次,而荒龙一身都是宝,皮膜爪子骨骼乃至兽晶,都有着莫大的作用,甚至那龙血都可以用来给修为较低的修炼者入药炼体,具备相当的价值。

一元教是星系级的势力没错,但也分外门内门,外门弟子的修为相对都较低,属于半神级低层次的,这荒龙的龙血龙肉等等,很适合他们。

一边既可以赚取贡献,一边还可以磨砺自身,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至于那几个不愿意再离开虚空飞船的真传弟子,并不是其他原因,而是怕了。

连续两次直面生死,尤其是第二次的那种绝望,更是深入骨髓,他们害怕了,害怕第三次在遭遇到这样的生死危机。

不是谁都有勇气、都能够从容的直面生死,勘破那生死玄关。

做不到的人,无形当中,已经失去了精锐进取之心,他们就算是再有天赋再有潜力,未来所取得的成就,也终将有限。

心气已失,基本上,就是无望通神了。

当然,这些人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他人也管不了。

那谢央倒是没有留下来,而是独自离开。

当然,这一切都与陈宗无关。

陈宗在高空迅速飞掠而过,一边仔细的观察下方的地形。

直觉告诉自己,这鳞片令牌上的纹路,应该是一种地形的走势,那么,自己所要做的就是寻找出那地形的走势,方才可以更好的找到目的地。

目的地,应该是一座山,不,应该说是一座仿佛被劈开的山,从上往下,一分为二,犹如一座门户似的。

如此直观,当能够更好的寻找,说不定自己运气足够好,便可以找到。

荒龙星的高空,同样也存在着飞行的荒兽,如龙鳞鹰,外形如同巨鹰,但没有一根羽毛,反而布满了荒龙一样的龙鳞,看起来异常的强壮,其利爪更是可怕至极,犹如弯刀般的,仿佛能够撕裂一切似的。

龙鳞鹰的攻击性很强,一发现陈宗,便立刻追击而至,而且,不是一头,足足有数十头之多,翼展超过十米,全部都有次神级层次的惊人战力。

这让陈宗不禁感慨,不愧是中阶星辰,其环境造就了一批强大的生命,次神级层次的荒兽,比比皆是,四处可见。

当然,数十头次神级的龙鳞鹰对陈宗而言,其实不具备什么威胁,只是一剑斩过,那剑气仿佛有灵性似的自由的穿梭,宛若蛟龙横空般的,尽数诛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