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强者恒强(二)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落败之人,直接被淘汰,离开东庭剑园,而获胜之人,却是返回自己的小剑亭内,他发现,自己有一种选择的机会,参悟座剑碑之一。

“火之剑碑。”此人默默说道。

旋即,眼前一晃,火之剑碑仿佛在眼中显化,似乎有火光弥漫,火焰燃烧。

“我要挑战。”第一战结束,立刻有人开口要发起挑战,十分迅速,发出声音者,正是一元星系第二镇界城次神榜第十一名的三绝剑。

三绝剑目光一转,顿时落在陈宗的小剑亭上。

“天心剑,出来与我一战,让我看看你有什么能耐。”小胡子冷声道。

陈宗抓起一边东庭剑园所提供的长剑,纵身一跃,巧妙的运用力量,瞬间飞跃出几米,从小剑亭跃起,落在巨大圆形平台的边缘,一步一步走出。

“虽然这不算是我的真本事,但要对付你,已经足够了。”小胡子一边拔出长剑,剑光映射而出,清幽幽的冷如水,又仿佛弥漫出一丝丝难以言喻的锋锐,一边语气凝聚起来,犹如剑般的。

他的外号是三绝剑,顾名思义,要有三口不同的剑,才能将其一身实力发挥到极致。

但现在,却只有一把很普通的剑而已,再加上剑意和自身的剑法绝招全部都被封禁等等,一身实力自然是大幅度下降了。

当然,那天心剑也是如此。

不过三绝剑觉得,自己的实力下降得比较厉害,不过他也有很大的信心,凭着这种状态将陈宗击败。

陈宗没有说话,因为没有那个必要。

谁更厉害,不是说出来的,打过一场就清楚了,对自己的实力,陈宗有很大的信心。

圆形平台很大,万米直径,两人的一身超凡的力量都被封禁了,剩下的,就是较为普通的体力耐力等等。

但在刹那,只见那小胡子脚步微微一顿,剑完全出鞘,带起一抹金光,一瞬间破空杀出。

剑化为金光杀出的刹那,脚步和身躯也被带动着以更快的速度往前冲出。

剑碑内所参悟的剑法,不仅仅只是剑法而已,还蕴含着身法和步法的奥妙在内,可以让自身在施展剑法时,更加迅疾更加灵活。

三绝剑率先发起了进攻,他所参悟的是金之剑碑内的剑法,所施展的是金道之剑,并且,已经参悟掌握到第五重了。

金系的剑法,正是三绝剑本身所擅长的剑法之一,所以他很容易就参悟并掌握。

一剑破空,金光绽放,十分耀眼夺目,直刺而来,那剑光带着一种锐利至极洞穿一切的威能,仿佛无坚不摧似的,仿佛一剑,便可以将陈宗刺穿。

陈宗剑出鞘,顿时卷起一阵清风徐徐掠出。

剑在虚空之中碰撞,那是金与风的碰撞。

是两尊剑客的碰撞。

三绝剑一剑紧接着一剑,剑剑连环不绝,每一剑都携带着惊人至极的锋芒锐利,刺穿一切。

三绝剑的剑是锐利至极的,锋芒毕露,毫不留情,剑剑夺命一般,其眼神也同样是锐利至极,仿佛要贯穿陈宗的身躯。

陈宗的剑,却是潇洒的自由的逍遥的,仿佛是真正的风一般,吹拂在天地之间,说不出的惬意。

“好高明的剑法。”

“好高明的悟性。”

“天心剑吗,的确有不俗的能力。”

这是天刑军和风灵门当中一些人内心的想法,觉得陈宗很不错,但,也只仅仅只是不错而已。

他们可是中阶星系级势力当中真传级别的,而且能够入园,还很轻松,天赋和根基都远胜于他人。

正常情况下,能够被他们重视的,唯有同等级势力的真传或者更高级势力的真传。

天心剑显然不在其列,当然,他们也不知道,陈宗可是得到过心意天宫的一些传承,哪怕只是很少的一些,也进入过永恒战堡,虽然在永恒战堡内,只能算是最低等层次的存在。

但不管是永恒战堡还是心意天宫,都是虚空之中的星域大教,那是大多数星域级势力所无法相比的。

哪怕是东庭剑山也无法与之相比,当然,东庭剑山只是属于东庭剑主的,严格意义上,其实不算什么势力,比较个人化,一旦东庭剑主消失,东庭剑山也就没落。

而永恒战堡和心意天宫,才是真正传承多年的势力,两者截然有别。

但在剑道上,东庭剑山显然是十分出色的,丝毫都不会逊色于那些星域大教。

与三绝剑相比,陈宗所参悟的基础剑法,似乎更加精妙,或者说,更加的贴近本质。

而三绝剑所参悟的剑法,却似乎还停留在较为浅显的层次。

当然,这种差距,若是没有足够高明的武学造诣和眼力,根本就无法看出来。

三绝剑自己也没有感觉出来,他还没有到那个层次。

金道之剑第五重!

一剑横空,金光照耀八方,无比耀眼无比夺目。

这一剑,爆发了三绝剑的全力,是此时的全力。

这一剑,似乎贯穿了虚空,将金道之剑的威力催发到极致。

杀!

陈宗的身躯在刹那,被金光所笼罩,旋即,仿佛被贯穿似的,但那只是一道虚影,风道之剑的身法步法,让陈宗瞬间避开了。

避开之后,自然是反击。

狂风怒吼,一剑破空杀出。

三绝剑只感觉自己被一股可怕的风之力量所笼罩,下一息,高高飞起,无可抵御分毫。

败!

他败了!

那一瞬间,三绝剑的脑子里是一片空白。

自己怎么会就此落败了?

下一息,三绝剑的身躯消失不见,仿佛破碎了一般。

东庭剑园之外,一道身影显现,正是三绝剑。

“该死!”清醒过来的三绝剑看着眼前的东庭剑园,面色变来变去,最终怒吼道,十分不甘心,内心之中是愤怒和杀机的涌动,通过双眸绽射而出。

恨!

那天心剑竟然如此了得。

“不过,里面绝对不是我真正的实力,我就在这里等着,等你被淘汰出来,便让知道我的真正实力有多强。”三绝剑到现在,依然对自己很有自信,认为自己的真正实力比陈宗更强。

击败三绝剑,陈宗获得胜利,得到了可以继续参悟剑碑的机会。

没有任何犹豫,陈宗立刻选择了火之剑碑,因为火道之剑还未参悟到极致。

第二场战斗结束,立刻就有人进行第三场战斗。

火之剑碑内,陈宗很快就参悟出火道之剑的第四重,往第五重继续参悟。

一剑挥出,炽烈的火焰顿时挥洒而出,在四周,迅速的蔓延开去,仿佛要将所有的一切都焚烧为灰烬似的。

烈火燎原、焚烧天地。

没多久,陈宗就参悟掌握火道之剑第五重,但没有离开,还有奥义可以参悟。

不论是风道之剑还是雷道之剑,陈宗都参悟出奥义,这火道之剑自然也不能放过。

奥义的参悟,等于是前五重的精华聚合,再融入自己剑之一道的根基等等。

当陈宗参悟出火道之剑的奥义后,又经过了两场战斗,两人获胜留下来,获得继续参悟剑碑的机会,两人则遭到淘汰,离开了东庭剑园,机缘到此为止。

这东庭剑道的基础剑法的确是很不凡,非常玄妙,但终究也只是小神通级别而已,学到一门或者两门,对自己的确是有用,但也没有很大。

毕竟每一个可以入园的人,都有着过人的天资和机遇,根本就不缺乏那一门两门的小神通剑法,那或许是可以增加一些底蕴,却对于整体,没有太大的改变。

当然,如果可以学习到后续的剑法,或许就不一样了。

东庭剑道的真正精髓。

那,或许要真正的踏入东庭剑山才可以。

不过对陈宗而言,多一门小神通剑法就多一分积累,让自身的剑道根基更加的扎实,对日后的精进有利。

很可惜的是,必须再胜一场,自己才能够得到一次参悟剑碑的机会。

那么,主动发起挑战吗?

陈宗正打算主动发起挑战时,却又被人点名挑战了。

挑战者正是一元星系内第一镇界城有诡剑之称的祝青。

“神兵秘境内,让你侥幸赢得一局,现在你要为此付出代价。”祝青脸上挂起一抹诡秘的笑意,看起来让人有心头不安的感觉,而他的声音也在刹那变得飘忽。

消失了。

只是刹那,祝青的身影在陈宗的眼前消失了。

仿佛化为了一道暗影般的,无声无息又十分诡异的掠过,从周边游掠杀至。

暗道之剑!

祝青的称号是诡剑,他第一选择参悟的,就是暗之剑碑,那是与他很契合的一座剑碑。

要参悟,除了自不量力好高骛远之外,一般都会选择参悟与自己相近的剑碑,因为这样子会更加容易参悟出剑碑内的剑法,并且将其威力发挥到极致。

同样的一门剑法在不同人的手中所发挥出来的威力,不一定相同,甚至相同的一剑在不同修炼者的剑下施展出来,其风格也截然有别。

正所谓天地之中,难以找到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的理论是一样的。

暗道之剑在祝青手中施展出来,就融入了他奇诡的风格。

一瞬间,祝青化为暗影从侧面杀至,无声无息之间,十分诡异,有一种叫人难以防备的感觉。

就像是暗杀之剑似的,所刺出的角度,十分的诡异,十分的刁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