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剑徒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崎岖的小路上,两边都是树木,两道身影以矫健敏锐的步伐迅速奔行在小路上,就像是奔马一样的迅速,但比奔马更加的轻盈。

“真的不需要我相助?”猎影还在叨叨叨的:“你要知道,狂鲨水寨的三个寨主,可都是剑师级的高手,水寨内的剑士更超过十个。”

“你就一个人,闯进去,说不定直接就被分尸了。”猎影说话一点都不客气。

而且,陈宗还发现她的一个特点,爱财,要不然也不会一路上还要与自己讨价还价。

但猎影的爱财,也不是没有原则的爱财,她要求协助陈宗行动,两人联手剿灭狂鲨水寨,至于一切财富,自然是两人平分。

但陈宗不肯,只肯给一片金剑叶的带路费。

带个路就能得到一片金剑叶,这也很不错。

但,猎影显然是不满足的。

“如果你嫌少,那可以走。”陈宗不冷不热的回应道。

“你……”猎影十分不岔:“冷面人。”

奔行十几里后,猎影气息开始变得不顺了,但陈宗的呼吸,依然很平稳,气息依然很顺畅。

又奔行了几里后,猎影撑不住了,汗水不断从额头渗出顺着脸颊流下,要求休息。

反观陈宗,气定神闲。

“你是怎么练的?”猎影很是好奇,陈宗耸耸肩笑道:“一片金剑叶。”

“不说就算了。”哼了一声,猎影装作不屑道,其实内心是很好奇的,如此惊人的体力耐力,对于独行者而言,至关重要。

那意味着奔袭的能力和逃跑的能力啊。

交情泛泛,陈宗也不会因为对方是妹子就随意指点,任何一种技巧,不管是简单还是高深,都是经过诸多摸索出来的,不可轻传,轻传就意味着不够重视。

以陈宗看来,猎影的身躯强度,还没有开发到极致。

毕竟,这扶剑国是一个普通人的国度,普通人的世界,就算是剑客,也只是不断修炼剑法,顺便带动身体强度的提升,但最终,只是达到人体的极限,而无法超越极限。

自己的身躯就达到了极限,猎影显然还没有。

另外一点就是对自身的掌控和力量的应用,在这一点上,陈宗同样是达到了极致,两者结合之下,连续奔行十几里,陈宗才能够保持大半的体力和耐力。

如此,才能够保持更长时间的高强度作战。

呼吸!

陈宗呼吸很平稳而悠长,并且有一种奇异的节奏,唯有自己才能够感觉到,在这种奇异的呼吸节奏下,消耗的体力迅速的恢复,旋即,陈宗又取出了一些肉干食用。

尽管味道很普通,但肉干却可以更好的补充自身的消耗。

吃完东西,休息一段时间,体力恢复后继续上路。

这条小路会比走大路更节省数十里抵达狂鲨水寨。

狂鲨水寨位于一条长河之中,专门劫掠过往的船只。

在没有超凡层次力量的世界当中,没有什么储物秘宝,运送货物只能用到车马或者船只,因此,盗匪盛行。

山寨水寨各处各地都有,占据山头等等,有些强大的盗匪集团,甚至叫国家都感到棘手。

狂鲨水寨在诸多的盗匪集团当中,其实只算是小型的。

也只能是在红东城这样的小城范围内逞凶作恶。

红东城的城主府不是没有出动过兵力围剿,但无奈,狂鲨水寨的位置易守难攻,并且有十个剑士以及三个剑师级高手,再配合上弩箭等等防守,城主府付出了许多伤亡,还是没能够攻破水寨。

无奈之下,只能将之发布告示,重金悬赏,看看是否有高手揭榜。

前后也有人揭榜过几次,但都失败了,因此这赏金就越来越多,直到现在的一百金剑叶。

在许多人看来,这一次揭榜的陈宗,也会步入之前那些人的后尘。

长河旁边,正对面,就是狂鲨水寨,修建在一座数百米高的山壁之下。

如果是在修炼者的世界,能够飞行,数百米不算什么,数千米也不算什么。

但在这样的世界内,数百米高度一落下来,就是肉饼,必死之局,哪怕是陈宗这种极限层次,也一样会死。

至于从数百米高的山壁上往下投石等等,摧毁水寨,这想法不是没有人提过,也有人去尝试,但很难,因为山上可是生活着不少可怕的兽类,攻击性很强。

另外,狂鲨水寨也知道这一点,早做了种种防备。

岸边,猎影指着对面,至少相隔数千米远,以她的目力只能看到模糊的轮廓。

“打算偷偷潜入吗?”猎影问道,这是正常的思维。

要么从外围攻打,要么潜入其中暗杀。

两个人,从外围攻打,根本就不现实,除非有着数倍于水寨的兵力。

那么只剩下一种方法,那就是偷偷潜入,施行暗杀,倒是有成功的可能。

事实上,猎影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她带路了,不过还没有拿到金剑叶,因为陈宗身上根本就没有金剑叶,只剩下几片铜剑叶而已。

唯有完成此次的任务,才能够拿到金剑叶的报酬。

“找一艘小船来。”陈宗没有回答猎影的话,而是吩咐道,很自然的将猎影当做了手下。

“喂喂喂,我可不是你的手下。”猎影不满。

“再加一片金剑叶。”陈宗道。

“你要是失败了,我什么也拿不到。”虽然这么说,但猎影还是很诚实的去找小船了。

没办法,金剑叶的诱惑力太大,何况,对方若是死了,自己无非就是浪费一些时间而已,值得尝试。

很快,猎影就找来了一艘小船,很小,只有两米左右长而已。

“划船,再加一片金剑叶。”陈宗很自然的吩咐道。

“不。”这一次,猎影抗拒了金剑叶的诱惑,竟然叫她划船去送死。

“五片金剑叶。”陈宗加价。

“……不……”这一次,猎影拒绝得很艰难,在挣扎。

“十。”陈宗再次加价。

“……好……”不字到嘴边时,却变成了好字,猎影恨不得给自己一耳瓜子,迟早有一天会因为钱而死。

不过她心里所想的却是,一旦不妙,立刻跳水逃生,身为独行者,她的实力或许不够强,但掌握多种能力,翻山涉水不在话下。

陈宗并不知道猎影内心的小算盘。

站在船首,猎影则坐在船后划动双桨,哗啦哗啦的破水声轻微,一层层的波纹在双桨下不断激荡开去,船的速度越来越快,将水面划开,涟漪重重。

风夹杂着河流的湿气迎面吹来,让陈宗感到清爽。

“喂,剑徒,你是什么实力?”猎影忽然想起一点,似乎从开始到现在,都还没有询问过对方的实力层次。

如果是剑师级的话,那么两人联手,就算是无法完成任务,保命应该也是可以的。

“我啊,不清楚。”陈宗说的是实话,的确没有经过验证,不清楚自己的实力如何,不过,陈宗不会小看他人,也不会小看自己。

凭着自己这样的身躯和对力量的应用以及战斗经验和剑法等等,肯定不会弱。

猎影顿时一阵绝望,前途黑暗,好像是冲向死地。

数千米算是不短,但还是渐渐的缩短,小船不断接近狂鲨水寨。

水寨上,正有水匪站在哨塔内观望,然后锁定陈宗,发出警示。

很快,一群手持弩箭的水匪站在水寨边上,一字排开,全部都上弩,寒光在阳光下照射,闪烁不已。

停!

猎影立刻倒划双桨,让小船停了下来。

这个距离,弩箭不成威胁。

“剑徒,我们还是回去吧。”猎影害怕了,没办法不害怕,二十把弩箭啊,一轮齐射,直接射成筛子,死得不能再死。

“继续前进。”陈宗不徐不疾说道。

“我才不要去送死。”猎影吼道:“就算你给我一百片金剑叶,我也不答应。”

但陈宗觉得对方后面那句话,似乎有些虚。

不过对方如此表示,陈宗却也没有逼迫她的打算。

很快,陈宗就从小船的两边拆下几块木板,在猎影完全不知道陈宗要干什么的目光注视下,只见陈宗似乎很随意的,往前扔出了一块木板。

那木板发出了尖锐至极的破空声,就像是利箭离弦般的迅疾,让猎影瞳孔收缩。

看似随意的扔出,实则蕴含着惊人的力量,这是什么身躯,那些大型猛兽吗?

但,扔出这木板有什么用?

也不可能划过几百米,攻击到水寨上的水匪啊。

下一幕,不论是猎影还是水匪们全部都瞪大眼睛,好像在看神仙。

只见陈宗纵身一跃而起,紧随着那木板之后飞掠而出,落下。

很巧合似的,双足落在那木板上,微微一沉,便仿佛乘风破浪似的迅速往前冲出。

一块不足半米的木板,竟然承载着一个人在水面上迅速往前滑行,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一幕,这会让人以为出现了幻觉。

渐渐的,木板的速度开始下降。

陈宗扔出了第二块木板,再次一跃而起,脚下的木板瞬间破碎,沉入水中,又被一股水浪冲起。

以这种方式,陈宗迅速的逼近了水寨,已然进入到一百米范围之内。

“射射射,给我射死他。”一个小头目率先清醒过来,迅速做出反应,立刻下令。

这可是强弩,一百米内,正是合适的距离,二十把强弩的齐射,对方绝对会被射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