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黑手(上)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一等,就是三天三夜,为了维持身体的力量,处于巅峰状态,陈宗不得不服用了一粒精元丸和一粒养神丸。

而,聚集到扶剑山的剑印烙印者数量也超过三百,接近于四百。

这四百人,过半都拥有不少剑印,至少十道,多的甚至上百道之多,一身气息十分可怕,生人勿近。

“到底是谁?”戴着一张鬼脸面具的剑鬼散发出可怕至极的幽森气息,杀机横贯八方,隐隐泛着血光的眼眸一扫而过,叫人浑身不由自主的紧绷:“是谁发出的帖子,站出来?”

三天三夜的等待,众人早已经不耐烦了。

“滚出来。”

“竟然敢如此戏弄我们。”

就像是被引爆似的,一切的不满和怒火全部都在瞬间宣泄而出,可怕至极的气息,也随之激荡四面八方,发出惊人的轰鸣,仿佛要崩碎整座扶剑山似的。

当不满积累到极致,当怒气因此而爆发时,场面要陷入混乱当中。

众人都是接到了帖子,在众人看来,那应该是战帖,有某个剑印烙印者要与自己于扶剑山决战,分生死论高低,胜者将得到对方的剑印,败者则会输掉所有的剑印。

至于那会不会是一次阴谋,每个人都思考过,但最终还是决定前来。

因为大家都猜测,或许不止是自己一人得到战帖,而是更多人,如此就意味着在扶剑山可以遇到其他剑印烙印者,如此,便不必费心思的去四处的寻找其他人,只需要来扶剑山即可。

战!

大家都不是蠢蛋,都已经做好了迎接阴谋的准备,毕竟每个人都身经无数次的生死战斗,遭遇过许许多多种情况,没有人是顺风顺水修炼起来的。

有时候就算是知道存在什么阴谋阳谋的,却也会义无反顾而去,一则是对自己的信心,二则是因为有足够的吸引。

但,三天三夜待在山中,发帖之人却迟迟不曾露面,这让一些人的忍耐达到了临界点。

毕竟这里的环境可不好,而众人,也不是那种不畏水火不惧寒暑的层次,而是被封禁了超凡力量的普通人层次。

哪怕是达到人体极限,依然也觉得不舒服。

“发战帖的人就是你吧。”忽然,有人盯着旁边的一人,声音响起的同时,长剑出鞘,卷起一道可怕的雷光,携带着摧枯拉朽的狂暴之威轰杀而出。

“你找死。”被指认为发战帖之人顿时恼火,他原本就是一肚子火,现在又被如此诬陷,还被对方直接攻击,内心的怒火一瞬间被点燃、引爆,也毫不犹豫的拔剑出鞘,仿佛山洪爆发似的轰杀而出。

战!

怒火爆发、剑气高涨,碰撞之间席卷八方。

“看什么看,死来。”阴冷的声音尖细,剑光破空。

乱战!

只是短短的十息不到时间,许多人纷纷拔剑出手。

但,也有人依然按捺住心中的不满和怒火,保持冷静,纷纷抽身后退,不卷入那乱战之中。

很明显,眼前的情况,应该是发战帖之人所要看到的。

“走。”有人暗道一声,毫不犹豫的抽身,迅速的往山下而去。

但也有人没有离开,只是后退拉开一定的距离后,选择了观望。

发战帖之人,就等于是背后的指使者,幕后黑手一般的存在,如今很明朗,就是阴谋。

那么,选择观望,那幕后之人,迟早会出现的。

陈宗脱离众人,站在一边看着乱战,一边注意四周的一切动静。

旋即,眼角瞥见一些人迅速的脱离,往山下而去,心头不由一动,觉得这些人似乎不会这么容易的就此脱身。

一张无形的网,早已经在不知不觉的展开,现在,似乎是到了要收网的时候了。

那么网中的人,就好像是鱼。

“到底是一网打尽,还是鱼死网破?”

“又或者被鱼一口吞掉呢?”

陈宗自言自语的说着,声音很细微,唯有自己才听得到。

有人斩杀一个之后,目光一扫,一剑卷起风暴,发出轰隆隆的惊人声响,犹如汇聚了天地之间的一切风之气息般的狂杀而至。

眼底精芒一闪,陈宗也没有闪避,剑出鞘,破空杀出。

……

一些人迅速飞奔下山,彼此相隔数十米,并未交手,而是互相防备。

这里的气息,显得压抑,让他们本能的感觉到不舒服,尽早脱身才是最好的,要不然可能自己好不容易获得的剑印,会变成他人所有。

一边飞速的下山,一边却有些惊疑不定起来,因为剑印的感知中,有三道剑印的气息,就在山脚下,一动不动。

是刚从远处赶来扶剑山的人?

还是……

带着几分惊疑,这些人也飞奔到山脚下,旋即,面色大变,只感觉这里的气息愈发的压抑,弥漫着一股萧杀。

那萧杀的气息连成了一片,仿佛是一张无形的网遮天蔽日般的,连同这空气内的光线也受到影响变得昏暗,隐约之间,有一丝丝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当中,不知不觉的随着空气涌入鼻腔,让人觉得更不舒服。

正前方,则站着三道身影。

左边是一个一身夜行衣的蒙面人,右边则是一个身披血色战甲的高大青年,至于中间之人,却是一身鎏金轻甲,甲胄上有龙形剑纹,看起来有种低调奢华的瑰丽。

看得出,这三人以居中之人为尊。

三人正以不同的目光凝望而至。

“杀!”

尽管感觉到空气当中弥漫着压抑的气息,下山的这几人立刻前冲,剑出鞘,直接杀向那三人。

本能的感觉,这三人不怀好意,那么,就杀了。

但也有人趁此机会,迅速的再次脱身,往旁边冲去。

能够通过剑园论剑进入此方天地者,都不是弱者,一个个剑法高超实力强大。

这五人一瞬间杀出,没有刻意的联手,但在无形当中,却也形成了联手之势。

“勇气可嘉。”身披重甲的青年拔出长剑,咧嘴一笑,有一种嗜血森然的味道在弥漫。

“嘿嘿。”一身夜行衣的蒙面人眼眸绽射出一缕寒芒,杀机闪烁之间,剑也半出鞘,绽放出一缕黑芒。

重甲青年与蒙面人各自拦截下一人,剩下的三人,则全部杀向居中的身穿华贵轻甲的青年。

看着持剑杀至的三人,这如同王族的青年不仅没有丝毫的惊悸害怕,反而露出了一米微笑,只是那微笑,似乎有几分嗜血的味道在内。

右手扣住剑柄,剑身不徐不疾出鞘,快慢一致,细微的摩擦声也随之响起,弥漫在空气当中。

当剑尖完全脱离剑鞘的刹那,剑速忽然激增数十倍,带起一抹难以直视的细微光影,化为一道淡淡的流光破空杀出,相隔十米,立刻贯穿其中一人的身躯,继而消散。

“你们……太弱了啊。”犹如轻叹的声音,融入风中吹拂而过,传入另外两人的耳中,不知道为何,他们竟然发自内心的升起了一阵惊悚的感觉。

恐怖的锋锐在刹那爆发而出,铺天盖地般的,仿佛化为了一片领域笼罩四周。

被这一股气息所镇压,那两人只感觉浑身一沉,手脚竟然有发僵发软的感觉,仿佛一身力量被限制,难以完全释放出来似的。

尽管只是一息时间,却足够了。

眼前的剑光一闪,他们想要反应时,却慢了一步。

贯穿!

又是被贯穿,直接毙命。

至于不远处的另外两场战斗也同时结束。

五个剑印烙印者全部死亡,他们所拥有的剑印,都被这三人吸收。

“殿下,山上的乱战,已经开始了。”甩掉剑身上的血液,重甲青年笑道。

“嗯,再过一会,便是收获的时候。”被称呼为殿下仿佛王族的青年似笑非笑,神色轻淡,仿佛将一切都掌握在手中似的。

……

扶剑山半山腰,乱战继续,愈发激烈。

剑法牵引天地之中的力量气息,波动不已,时而如洪流,时而如山崩,时而如风暴,时而如狂雷,不断碰撞,愈发可怕。

陈宗三剑,便将来袭之人击杀,获得十几道剑印后,再次后退,将距离拉开更远。

同样的身躯强度之下,但剑法的层次差距,导致了众人的实力,也出现了强弱之别,甚至十分明显。

“都死在我的剑下吧。”戴着鬼脸面具的剑鬼实力强横至极,每一剑都爆发出恐怖到极致的威力,暗影席卷,鬼气森森笼罩八方,愈发的阴寒。

另外一边,一个上身空着,长袍犹如裙子般的绑在腰间的青年,一身肌肉鼓胀,充满了惊人的力量,只见他双手持剑,连连劈斩,每一剑都极尽狂暴之势,仿佛就此下去,能够斩碎山岳,斩断天地一样,狂气十足。

还有一个,剑在手,光芒一阵阵的耀眼夺目,席卷八方,仿佛光明大作,大光明涤荡世间的一切。

但在其光明大作的剑下,却有一丝丝的阴暗弥漫。

有光明的地方,就会有黑暗。

光明,素来不是单独,而是有黑暗伴生,陈宗不禁眼睛眯起。

光道之剑与暗道之间的结合。

光与暗,为对立,两者结合起来其威能,却是要胜过风与雷的融合,愈发的强横。

但这三人,尽管都引起陈宗的重点关注,却还有一人是最受陈宗注目的。

那人一剑在手,脚步如行云流水,轻描淡写之间,将一切攻势都化解于无形,偏偏给人一种毫不起眼的感觉,容易让人将之忽略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