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一剑定胜负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剑鬼……死亡!

剑妖……死亡!

古剑尘……死亡!

一道道的剑印泛着流光,迅速的融入到冥罗太子的左手背内,原本冥罗太子的剑印仅仅只有一道而已,是属于他自己的那一道,现在,却急剧增加。

将近六百道。

这让冥罗太子不仅露出一抹笑容。

收获,果然很大。

尽管距离一个月还剩下几天时间,但如此短暂的时间,应该不可能有人的剑印能够超过自己。

何况,在场还有其他人在呢。

与此同时,重甲青年也承受不住剑狂的狂暴斩击,被斩开长剑,又一剑斩落,将之斩杀。

剑印入手,剑狂一身战意冲霄,双足一蹬力量再次爆发,如同猛虎下山似的,双手持剑高高扬起,重重的斩向冥罗太子。

只是,当剑斩落时,却忽然一滞,仿佛陷入重重水流之内似的,被不断的牵引拉扯,剑速变慢了几分,甚至,往旁边偏移。

剑狂握剑的双臂大筋凸起肌肉鼓胀,牙根紧咬,额头上的青筋也纷纷鼓凸,仿佛要爆裂,一身力量不断的爆发。

无疑,这是十分可怕的力量,十分可怕的一剑,但就算如此,也无法扭转偏移和减慢的剑。

冥罗太子的剑也随之挥出,斩过。

剑狂身死!

狂暴的剑魔也将蒙面人斩杀,取得他的剑印后,长剑挥动之间,卷起一道漆黑的恐怖至极的剑气,犹如毁灭风暴似的袭卷向冥罗太子。

魔道剑气,屠灭八方。

冥罗太子出剑,剑光宛如流星破月般的杀出,剑速惊人的快,又携带着陨星沉坠般的狂暴毁灭之威。

这是星道之剑的奥义,其中,又融入了灭道之剑的奥义。

强横至极的一剑瞬间杀出,顿时将魔道剑气击溃,杀向剑魔。

爆发出全力的冥罗太子,实力太强,剑魔也不是对手。

“只剩下你了,还不拔剑吗?”冥罗太子的目光一掠而过,凝望而至,不徐不疾开口笑道,那眼神和神态,分明有一种将一切都掌控在手中的感觉。

其他人,都已经死了,只剩下冥罗太子与陈宗两人,冥罗太子的话,自然是对陈宗说的。

“还是你打算投降?”

“本殿,不接受降兵。”

“你误会了,我只是觉得很高兴。”陈宗露出一抹笑容,右手五指轻轻的蠕动着,一阵阵的战意,从内心最深处层层激荡,不断涌现而出。

迈步,每一步的距离都是一米,长短一致,仿佛精心丈量过的,连速度都是一致的,仿佛经过了千万遍的习练。

每一步踏出,陈宗的气息都更加凝聚一分。

“高兴,你是在高兴能够与本殿一对一的对决吗?”冥罗太子微微眯起眼眸凝视着陈宗:“既然如此,本殿就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能接下本殿三剑,本殿就给你一个追随于我的机会。”

“记住,本殿乃是冥罗星域冥罗帝国当代太子。”

话音落下时,冥罗太子也挥出一剑,剑气破空杀出,这一剑,融汇了风道之剑、水道之剑和金道之剑的奥妙,不仅快,而且犀利万分,更是声息细微。

与此同时,陈宗的右手也带起重重幻影,搭在剑柄上,五指一扣,拔剑出鞘。

剑如流光般的杀出,顺势顺力,剑光犹如残月切过虚空,弥漫出金道之剑、风道之剑与雷道之剑的气息波动。

同样是三道之剑的融合,这对陈宗而言,已经不是什么难事了。

剑气与剑光碰撞,瞬间炸开。

冥罗太子的眼眸微微一亮,不见作势,身形却往前飞掠,人剑合一般的仿佛一道星光破空杀出,一股若有若无的破灭气息,在剑下凝聚。

星道之剑与灭道之剑!

这一剑,正是将剑魔直接击杀的一剑,威力强横至极,还要胜过方才那三道相融的一剑。

陈宗也是一剑杀出,则是杀道之剑与灭道之剑的相融。

剑光再次碰撞,瞬间爆炸开去。

不等冥罗太子出剑,陈宗便挥出了第三剑,当挥出这一剑之时,陈宗的右脚在地面一扭一旋,令得地面在瞬间崩碎,一股强劲至极的力量顿时从脚底直贯大腿,透过腰部,将一身力量由下往上凝聚成一股,再经过肩膀直接冲入持剑的右臂之内。

爆发!

这是陈宗观察了剑狂的狂暴发力,再不断的加以模拟改进,使之成为适合自己这具身躯的发力技巧。

一发力陈宗就知道,这种狂暴的技巧,尽管可以爆发出更加惊人的力量,但会给自身造成不小的创伤,不过这种创伤就像是暗伤一样,会潜伏在体内,等到积累到一定程度时才会爆发出来,直接让身躯受损。

陈宗猜测剑狂之所以敢如此肆无忌惮的爆发,因为这种技巧的暗伤积累可以很多,并且,一旦离开这个世界,那所谓的暗伤对于修为恢复之后的身躯根本就不算什么,毫无影响。

毕竟这种爆发技巧,只是针对这种层次的身体,这一点陈宗是可以肯定的。

既然如此,自己也可以应用得上。

面对陈宗这一剑,冥罗太子面色顿时一紧,有几分肃然,感觉到威胁。

剑道第六重境界!

那一种掌控方圆的感觉再次出现,当陈宗的剑劈入其范围内之际,立刻感觉到,仿佛有无数无形的力量落在剑上,不断的阻拦斩落的剑,更是不断的拉扯,要将剑偏移到一边去。

那么,你有此境界,我也有掌握。

毫不犹豫,陈宗也同样施展出剑道第六重境界,尽管都是皮毛,却能带来质的提升。

通神境层次的力量,哪怕只是一丝一毫,也足以让次神级的实力有显著的增强。

那是一种极大的差距,是属于完全不同层次的差距。

“你……”冥罗太子顿时瞪大眼眸,满脸愕然。

剑道境界第六重!

此人,竟然也如自己一般,掌握了剑道境界第六重!

不可思议!

“你是哪一个星域势力的人?”冥罗太子不禁问道。

“散修。”陈宗的回答,让冥罗太子眼瞳放大,目前为止,陈宗的确还是散修的身份。

剑道第六重境界的掌控之下,双方互相抵消掉,斩落的一剑,再次恢复狂暴,仿佛要将冥罗太子一剑两断。

来不及闪避,冥罗太子挥剑,剑光肆虐。

一剑斩落,剑光破碎,冥罗太子不禁身躯一晃,后退两步卸掉力量,对方也掌握剑道境界第六重,而且不逊色于自己,等于去掉了自己的一个优势。

那么,只能凭着剑法分高低了。

霎时,剑光爆发而出。

金道之剑!

风道之剑!

水道之剑!

雷道之剑!

星道之剑!

灭道之剑!

杀道之剑!

总数为七门。

至于陈宗所掌握的东庭十四剑道的剑法,也正好是七门。

金道之剑!

风道之剑!

火道之剑!

雷道之剑!

灭道之剑!

杀道之剑!

幻道之剑!

大多数相同,唯有两门不同。

七门剑法在冥罗太子和陈宗的剑下,被尽情的演绎出来,当两人发现这一点时,内心的那种惊讶,难以言喻。

陈宗十分激动十分兴奋,这是一种棋逢对手的感觉,好比如当初与宫天神最后决战时的那种感觉。

不,比当时更让人激动,因为宫天神不是剑修,而冥罗太子是剑修。

与同为剑修的强敌交锋,更让人激动,不是吗?

与陈宗相比,冥罗太子的内心震惊之余,却充满了恼怒与杀机。

怎么可以有人能够与自己相比,不允许。

如果此人的出身胜过自己的话,那么自己内心就会好受一些,但此人却说自己是散修。

虽然不知道是真还是假,但有两种可能。

一种是对方的确是散修,一个散修,怎么可能比自己还要天才。

另外一种是此人的出身很高,胜过自己,但如果是那么高的出身,有必要来参加东庭剑山的考核吗?

若非东庭剑山的剑道对自己有用,以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完全不需要来参与考验。

念头一闪即逝,冥罗太子的剑光愈发爆烈。

陈宗感觉到,冥罗太子的剑法,有自成一脉的迹象,说明他的底蕴和积累十分惊人。

但陈宗的积累更加惊人,再配合上从剑狂那边观摩学习到的爆发技巧,冥罗太子竟然隐隐被压制了。

退!

冥罗太子硬接陈宗一剑之后,借此力量,飞速后退,迅速调整呼吸。

一番激战,感觉自己的力量消耗了不少。

“一剑定胜负吧。”冥罗太子眼眸微微一眯,声音变得低沉,身子也在刹那微微下伏。

“好。”陈宗也很乐意。

蓄势!

两人开始蓄势。

一剑定胜负,乃是最后一剑,也是最强一剑,唯有至强一剑,倾尽自身一切力量的剑,方才有定胜负分生死的资格。

这一剑,将是毫无保留的,是要将自身生死置之度外的。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没有第三种可能,也没有任何的侥幸可言。

调整!

冥罗太子不断的调整自身的呼吸,调整精气神,调动体内所剩余的一切力量,将之彻底凝聚起来,化为高度凝聚的一股。

周身,一道道截然不同的气息浮现。

陈宗静立不动,精气神在刹那被调动,彻底融合起来,携带着一道道不同的气息奥妙,纷纷涌入了手中剑内。

那一招,最强的一招,将在此时此刻施展出来,爆发出无以伦比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