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第二种无上道意(上)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环剑星林家,因为与陈宗有关系而高兴,山河星出价,因为与陈宗有冲突而忧愁。

但当事人的陈宗却一概不知。

东庭剑山内,陈宗闭关,不理会其他的一切,全心全意的参悟幻之一脉的武学剑法奥秘。

在陈宗周身,气息开始变得迷蒙,一丝丝一缕缕的弥漫之间,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犹如镜中花水中月般的,梦幻而迷离。

时间缓缓流逝,转眼,就是大半年过去。

陈宗周身的气息也渐渐的变淡,继而内敛,消失不见一般。

眼眸睁开,一片清澈如水,又忽然荡漾出层层的波纹涟漪,扩散开去,顿时,眼眸凝视下的空气发生了变化,仿佛被注入了一种梦幻般的气息。

陈宗将眼眸闭上,再次睁开时,完全恢复了如水般的清澈。

修炼至此,暂时告一段落,该出关。

修炼,讲究的是劳逸结合,当觉得差不多时候,该停就停,不可强求,否则,只会给自己造成负荷,带来不好的后果。

陈宗居住的地方,位于毁灭道院之内,蜃瞑道院给陈宗的感觉,诡异莫测,相当凶险。

走出毁灭道院,陈宗在剑山半山处行走起来,一边行走一边放空自己的思想。

“陈宗,接我一剑。”一道带着几分狂意的声音忽然响起,犹如雷鸣忽然炸响,直接震荡的冲入耳中,紧接着,一道强横至极的剑光骤然闪耀,仿佛一团星光璀璨,犹如那超新星瞬间爆炸,迸发出无以伦比的狂暴力量似的,直接轰杀而至。

星之一脉:小天星爆裂剑法!

此门剑法,比星道之剑更高深更强大,但要修炼,必须有星道之剑的根基。

出手之人,正是剑狂。

剑狂当然不是其本名,而是一个称号,因为他的性格和剑法风格。

好战!

剑狂十分好战,简直就是战斗狂人,在他所在的星域当中,次神级的层次,那是赫赫有名。

但自从进入东庭剑山之后,位列星辰道院的真传,他与其他几个一起进入星辰道院的真传交手几次之后,那些人就开始躲着自己了,根本不再和自己交手战斗。

找上一代乃至上上一代的真传弟子?

他们可都是通神境啊,找通神境交手,纯粹是找死。

但没办法,除了新晋的真传弟子之外,整座东庭剑山内就找不到其他的次神级了,全部都是通神境。

所以,剑狂就将主意打到了其他道院的新晋真传上,只可惜大家都在修炼,他自己时不时的出来晃荡碰碰运气。

这一次,遇到了陈宗。

先是出声提醒,继而拔剑杀至,一出手,就是修炼到一定程度的小天星爆裂剑法。

一剑杀出,星光炸裂,迸发出惊人至极的威能,其中的力量强横无比,摧枯拉朽般的仿佛能击溃一切。

陈宗瞬间反应过来,出剑。

无相俱灭剑!

一剑杀出,惊人的破灭气息顿时弥漫开去,仿佛将虚空都摧毁似的,可怕到极致,爆裂的星光瞬间就被击碎破灭掉。

剑狂瞳孔收缩如针,又咧嘴一笑,似乎十分兴奋似的,一身力量彻底催动,双手握住重剑高高扬起,无尽的星光在剑身上闪耀、凝聚。

小天星镇域剑!

一剑斩落,那剑身消失了,唯有一道巨大的璀璨到极致的星光闪耀,仿佛从虚空最深处被牵引而至,化为一颗古老的星辰,当空降落,镇压天地。

这一门剑法,乃是星之一脉的最强剑法,论层次,当属于小神通级别,却是小神通最为顶尖的层次,无限接近于大神通。

一剑化为天星降临,镇压大地一般的,陈宗挥出的一剑在刹那一顿,瞬间被压塌一般,破灭之力层层破碎。

一剑化星当空击落,一切都消失不见,陈宗只感觉,一股无形却又无匹的力量,镇压自己一般,仿佛要将自己镇压万古。

但,陈宗却没有半分紧张,这等威力的确很强,却也不算什么,只要自己愿意,便可以将之击破。

不过,换一个方法或许也不错。

剑起,似乎有丝丝缕缕的气息弥漫开去,如梦似幻的感觉,悄无声息的蔓延。

随着剑光一转,云雾变幻,风吹锋现。

幻云流锋三十六式!

这是幻之一脉的高超剑法,当然,论层次,是不如那小天星镇域剑,但在陈宗的剑下施展出来,却显得高深莫测,玄妙绝伦,配合声御幻身,更是精妙绝伦。

剑狂一剑施展而出,只感觉眼前的一切,都被自己一剑所击破,那是无上大力,无以伦比的强横、狂暴力量,直接将一切都击溃,继而镇压下去,镇压万世,以永恒不朽的伟力镇压住,永世不得脱身。

星辰剑道的奥妙,在于力量和不朽,当两者彻底融合为一时,便能展现出星辰剑道的真正威能。

剑狂所施展出来的小天星镇域剑,其实还没有达到那个层次,但现在,他却感觉到了,那种层次的力量,由自己的剑下所施展出来,尽管只是皮毛而已,却十分惊人。

这种力量,让他觉得,自己已经超越了次神级,可媲美通神境。

真是强大的力量啊,崇尚力量的剑狂不禁感到迷醉。

殊不知,他已经中招了,已经中了陈宗幻之一脉剑法的招。

一抹若有若无的剑光,仿佛在虚空之中折射,避开一切,直接杀至。

剑狂只感觉眉心传来一阵刺疼,仿佛神魂被刺穿似的,一瞬间清醒过来。

陈宗的剑在剑狂的眉心轻轻一点,一触即收,剑狂却知道,自己败了。

败得很莫名其妙。

“你是怎么做到的?”剑狂不禁皱眉问道,他好战,但输得起。

“幻之一脉。”陈宗微笑着回答。

如果是决一生死的话,自己当可以轻易的取了剑狂的性命。

以陈宗的眼光来看,这剑狂一身实力,绝对十分强大,比起那天刑军少帅风灵门大师兄都要强大许多,仅次于冥罗太子这等层次。

至于如一元教的当代真传不归剑、白玫等等虽然也很厉害,却是无法和他们相比。

只是一个次神级巅峰层次,差距,还是很大的。

但自己,绝对比冥罗太子要更强。

这是自信。

剑狂很郁闷,他喜欢的是硬碰硬的战斗,面对幻之一脉的武学,就有种相形见绌的感觉,似乎自己变得十分强大,但那是假象,相反,实际是束手束脚,无法真正放开。

真是无语啊。

想明白后,剑狂就不再找陈宗对决了。

对陈宗而言,这只是一个小插曲,闭关之后,出来闲逛散心,却发生一场战斗,让陈宗也意识到东庭剑山剑法的高深莫测。

闲逛一圈后,陈宗又返回了毁灭道院,再次闭关,这一次参悟的,却是灭之一脉的剑法武学。

参悟着,忽然间,陈宗感觉到了,神海当中,那一团正不断蜕变当中的道意。

其中深处,无数的力量在碰撞,发生爆炸,仿佛能够摧毁一切,毁灭一切似的,那,不正是毁灭的力量吗?

陈宗心头大受触动。

原来,这还在蜕变的道意之内,是这样的一种情形啊。

那毁灭的力量,让陈宗对灭之一脉的剑法武学领悟更加深刻,其效率瞬间暴增数倍。

灭之一脉的种种剑法,不断的被陈宗参悟掌握,陈宗也发现一点,灭之一脉的剑法奥秘精髓掌握得越是深刻,蜕变道意内的毁灭力量似乎愈发的强横,演变速度也越发的快。

是否,如此手段,有助于自己将这一门道意尽快的蜕变完毕?

陈宗不禁突发奇想。

参悟参悟参悟!

不断的参悟,金木水火土风冰雷光暗等等一切的奥秘,关于灭之一脉的奥义,尽数被陈宗参悟出来并掌握。

这种感觉无比美妙,短短的时间内,参悟效果比以往要胜过十倍。

陈宗一度怀疑,自己所要掌握的新道意,莫非是毁灭道意?

或者是与毁灭道意类似的相关的某种道意?

是与不是,陈宗还不清楚,只是一种猜测而已,但现在似乎可以肯定一点,那就是,这种蜕变当中的道意,对于自己参悟毁灭一道的奥秘有着明显的帮助,而同样的,当自己在毁灭一道的种种奥秘参悟取得精进时,也能够反过来促进道意内毁灭力量的强化,使得蜕变加速。

加速,意味着缩短时间。

陈宗不由的生出几分期待。

之前,这道意一直处于蜕变之中,却迟迟没有蜕变完成,让陈宗一度从期待到平淡,渐渐的,也没有怎么去注意,只等待它自己蜕变完成,毕竟当时,自己完全感受不到其中的变化。

现在不一样了。

看样子,自己选择毁灭剑道一脉,果然是正确的。

那是依着心意的一种选择。

遵循本心的选择,果然是正确的方式。

那么,就让自己在此,将这第二种道意蜕变完成吧,看看这到底会是一种什么样的道意。

陈宗感觉,这第二种道意,有可能如心之剑意一般,也是一种无上级别的道意。

无上道意!

道意无上!

那是一种极致的力量。

参悟、演变,互相促进、相辅相成。

陈宗也不知道到底过去了多久,也不清楚到底耗费多少时间,只感觉蜕变中的第二种道意所具备的毁灭力量,已经积蓄到了极致。

极致之后,便是彻底的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