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他日待我掌道时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剑子!

东庭剑子!

理论上,东庭剑山有五大剑子,但事实上只有四尊,分别是四大道院的剑子,至于另外一尊剑子,便是东庭剑子,是东庭剑山的剑子。

如毁灭道院的剑子,就叫做毁灭剑子,直接代表的就是毁灭道院。

东庭剑子所代表的,则是东庭剑山。

按理说,东庭剑子应该会在四大道院的剑子内诞生,但现在,却被一个新晋真传弟子获得,还是东庭剑主亲自出声宣布的。

“此子到底是何方神圣?”星辰剑子沉声道。

“何德何能。”杀戮剑子满脸杀机。

“待他晋级通神,我定要与他一决高低。”毁灭剑子凝声道。

“倒是有些趣哩。”蜃瞑剑子娇声笑道,眼波流转之间,仿佛有无尽的幻梦色彩。

陈宗也很惊讶。

东庭剑子!

自己就这么成为东庭剑子了。

这代表的是东庭剑山,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东庭剑主的直接传人。

尽管获得过心意天宫的些许传承,尽管也机缘巧合的进入永恒战堡,但那与直接成为一尊主宰级强者的传人,存在着极大的区别。

哪怕是以陈宗的心性,一时间惊讶之余,也禁不住心绪激荡。

来到东庭剑山之后,陈宗就发现自己好处连连。

先是蜕变出无上道意世界道意,继而参悟剑道本源去芜存菁掌握剑道领域入门,之后又被提升为东庭剑子,地位崇高,能得到的好处肯定更大。

陈宗又被召见了,被东庭剑主召见。

第一次召见,是陈宗蜕变出世界道意,第二次召见,则是宣告陈宗为东庭剑子。

不过这一次召见,却是和第一次不同,没有那么简单。

登顶,进入一座洞府内,光线幽暗,寂静无声。

陈宗踏步前行,越是往前走,越觉得这洞府,仿佛没有边际。

幽暗光线中,陈宗脚步一顿,看到了前方的一道身影,那身影盘腿离地一米悬空而坐,渐渐的,人影变得清晰。

那是一个老者,面容苍老,看起来有几分枯槁,都是皱纹,一头长发灰白,一身灰袍在身,看起来整个人有一种老朽迟暮的感觉。

陈宗顿时大惊。

难道此人就是东庭剑主?

若是东庭剑主的话,怎么会如此?

就像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我很高兴,能在道消前遇到你。”老者睁开双眸,眼珠有几分浑浊,但也绽射出一缕精芒,那一瞬间,陈宗有一种直面神剑的感觉,有一种无法言喻的颤栗,从灵魂最深处涌现而出,席卷全身上下每一处。

僵直!

麻木!

丝毫都动弹不得,那是一种源自于灵魂源自于身躯最深处的压制。

犹如小蛇直面巨龙一般的压制,是属于生命层次的本质区别所带来的压制。

强者!

眼前这一尊仿佛一只脚踏入棺材的老者,是一尊恐怖到极致超出想象的强者。

好在,那一种被镇压的感觉只是瞬间便消失,陈宗又恢复了行动能力,却发现,不知不觉的,自己竟然流出了一身汗水。

“剑道末学见过剑主。”陈宗当即躬身行剑礼,以示自己对剑道至强者的尊敬之意。

同时,陈宗也在思考剑主方才那句话的意思。

道消!

何为道消?

身死道消,是这个意思吧。

难道说,东庭剑主已经不行了?

如果东庭剑主一身死道消的话,那么这东庭剑山,只怕也难以维持多久吧,虽然有四大院主那等强者在,但,是不是主宰级的层次,有着本质的区别。

东庭剑主浑浊的眼眸落在陈宗身上,细细的打量着,没来由的,让陈宗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多年前,我刚成为剑道主宰时,曾以为自己再无敌手。”东庭剑主浑浊的眼眸重新闭上,似乎睁着眼睛,也会让他感到疲惫似的。

陈宗没有其他动作,就这么静静的听着东庭剑主的话语。

仿佛是在自言自语仿佛是在回忆。

“那时候的我,一剑在手,挑战虚空各大强者,遇到了强敌落败,方才清醒过来,但我也不甘那一败。”

“只是,到了这个层次,已经是虚空的顶点了,再无可进。”

“我不甘心于此,我要打破虚空的界限,变得更强,乃至超脱虚空的限制,我盯上了虚空当中的剑之大道本源。”

陈宗心头不禁一动,这是要说道那一截剑道本源的来历了。

“融合炼化剑之大道的本源,我便可以更进一步,打破极限,击败强敌,超脱此方虚空的限制。”

“我拼尽全力,从剑之大道本源下截取一段剑道本源,但也受到剑之大道本源的反击。那力量每时每刻都在侵蚀着我的身体,凭着我自身的力量,不断与之对抗,却也无法将之驱散。”

“这是反噬,是剑之大道对我的惩罚。”

东庭剑主说着说着,忽然就笑了起来,那笑声有些疯狂的味道,让陈宗心惊胆颤。

毕竟面临一个似乎有些疯狂的剑道主宰,肯定充满了危险,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杀掉。

“许多年了,我一直在物色,物色合适的人来传承我的剑道,将东庭剑山的道统传承下去。”

旋即,东庭剑主的眼眸再次张开,浑浊的眼睛又一次落在陈宗的身上。

“但很可惜,一直没有足够优秀的人,直到你的出现。”

听着东庭剑主的话,陈宗算是理顺了思路,原来这东庭剑主打造一百座东庭剑园,广收门徒加以考验再收入剑山的目的,就是为了物色合适的传人,将自身的剑道传承下去。

至于为何要这么做,无非就是多年前东庭剑主盯上了剑之大道的本源,尽全力截取到一段,却也因此而被剑之大道反噬,只能凭着自身高超的力量抵御,却无法消除。

看样子,也只是拖延时间苟延残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身死道消。

现在,自己出现了,被东庭剑主看中了,要传承他的剑道。

应该是这样子没错。

“你能在次神级便剑道领域入门,在剑之一道的天赋,无人可及,或许,你有望将那一截剑道本源融合,脱胎换骨,来日,超脱虚空。”

东庭剑主的话,说得陈宗心动不已,但很快就冷静下来。

什么超脱虚空之类的,太遥远了,按照东庭剑主话语当中透露出来的信息,那应该是成为此方虚空主宰之后所要考虑的事情。

自己现在,连通神境也不是。

不过陈宗也注意到,难道说,主宰级,并不是修炼的终点?

或者说,修炼,原本就没有所谓的终点?

又或者说,那所谓的超脱虚空,不过是东庭剑主自己的一种推测?

陈宗不敢多想,那太复杂了,对现在的自己而言,多想无益。

“今日,我便以最后的力量,助你融合那一截剑道本源,记住,融合成功,你当为我东庭剑山的剑子,未来的剑主,将剑山传承下去。”东庭剑主的语气沉沉,仿佛在进行最后的交待。

“记住,不要抵抗,放松引导,我的力量会助你。”

刹那,一股无法形容的气息,从东庭剑主那迟暮老朽的身躯当中爆发而出,陈宗仿佛看到了一抹剑光,开天辟地般的剑光,一瞬间,横贯在虚空之内,令得无数星辰皆尽失去光辉,沦为陪衬。

旋即,只见东庭剑主并指如剑虚空一划,直接划出了一道裂痕,那裂痕十分稳定,下一息,一道剑光浮现。

陈宗认得,那就是剑道本源,自己之前所参悟过的那一截剑道本源。

剑道本源刹那,便飞射而至,直接没入了陈宗的体内,而陈宗,无法动弹分毫,一身的力量,也同样无法调动分毫。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剑道本源入体。

霎时,陈宗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要被撑爆似的,剑道本源内所蕴含的力量,何等惊人。

剧痛!

仿佛利剑刺穿骨髓般的剧痛在瞬间爆发而出,席卷全身,这种剧痛,灵魂又仿佛被无数的利剑贯穿、撕裂成无数的碎片。

这种痛苦,从未有过,无法形容。

这,就是融合剑道本源所要承受的痛苦吗?

一切都太快了,从见到东庭剑主开始,便不由自主了,所有的一切,都被东庭剑主所掌控了。

陈宗,甚至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两大无上道意!”

“你竟然掌握两大无上道意!”

一道充满惊讶的声音,顿时从陈宗的脑海当中响起,陈宗认得,那正是东庭剑主的声音。

什么时候,东庭剑主跑到自己的脑海里面了?

剧痛,影响到陈宗的思维,无法和正常状态一般的思考。

到这个时候,陈宗发自内心的,感到一丝的不妙。

“不错不错,没想到我运气如此好,竟然在道消之前,能遇到你这等良材。”东庭剑主的声音充满了喜悦,陈宗却从其中听出了一丝丝的狰狞。

“如此,我便不客气了,你的灵魂你的身体,我都要了。”

此话响起,那种不妙的感觉也随之爆发,陈宗终于明白过来了。

所谓的传承等等,都是假的,这东庭剑主的目的,是要占据自己的身躯,因为他自己的身躯已经快要腐朽了。

若是换一个身体一个灵魂,他便等于重获新生,再次登临剑道巅峰。

“你且放心,待我他日掌道时,我再与你了结这一段因果,让你重生。”这,仿佛是陈宗听到的最后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