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心海难渡(上)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一座森林、两座湖泊、四座山脉、七重国度。

最佳路线之下,陈宗与王琨总共耗费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当然,这是世界年,与虚空年不一样。

陈宗也进一步意识到一点,世界比星辰的优越在哪里。

时间!

一虚空年等于十世界年,但原界这等强大的世界内,虽然整体上是不如虚空,然而,十倍的时间差距之下,同样的天赋,修炼效率却会高出在虚空当中一些。

世界之内和世界之外的时间流速,很玄妙,唯有亲身经历才能够有体会,但其中到底是什么样的奥秘,陈宗说不清楚,哪怕是东庭剑主也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时间,比空间更加的玄妙,高深莫测,主宰级的强者都无法参透。

这也是为何,每次有世界被发现时,都会引起一番争夺,腥风血雨。

就是因为得到世界的话,便得到了一份便利一份资源。

如果是次世界小世界等等这些低层次的世界,自然是用来培养后辈,也就是通神境以下,如果是到中世界的层次,那就对通神境强者的修炼有帮助立刻。

至于大世界和主世界,那更不用说。

虚空之中,便有那么一句话,星辰虽多,世界难得。

虽然两人连续不断的赶路,而且也沿着最佳路线行进,但在飞跃那四座山脉边缘地带时,还是遭遇了一些意外,不得不改变路线,拉长了距离。

如此,就让时间更长了。

一年!

足足花费了一世界年的时间方才跃过那么长的距离,想想也是叫陈宗和王琨震惊不已。

要知道,一开始,两人都是自身飞行,没多久之后觉得太慢,拿出最后的虚空币购买了一些中阶虚空燃晶之后,便动用王琨的中阶虚空飞舟飞行,如此,也耗费了一世界年的时间。

如果全部由自身飞行赶路的话,估计时间得延长好几倍不止。

一世界年,都足以自己环绕高阶星辰好几圈了。

至于顶阶星辰如何,陈宗倒是不清楚,更别说超阶星辰和古星了。

另外一点,自己和王琨所降落的地点,也不是位于世界边缘,而算是距离世界中心较为接近的,要不然所花费的时间将会更漫长许多。

如此一算,这黑白界还真是大得有些过分。

黑白界正中心之处,一座似乎细微至极,宛如尘埃,又仿佛高大无限巍峨伟岸的山岳耸立着,那山岳若隐若现,仿佛存在于此方世界,又仿佛游离在世界之外,又不入虚空,无比玄妙。

在那山岳的四周,仿佛笼罩着一层迷雾,那迷雾十分虚幻,有一种玄玄冥冥的感觉。

那若有若无的虚幻之山边缘,则是一片被迷雾笼罩的巨大湖泊。

湖泊环绕四周,中心,就是那一座山。

无尽的迷雾,笼罩在大海之上,波动之中,有一种波诡云翳的感觉,仿佛其中暗藏着什么可怕的危机和凶险。

此时此刻,位于波诡云翳的巨大湖泊之外,则有一处聚集地,不算繁华,但各种设施也基本具备。

这聚集地,便是临时建造起来的,是一个个打算横渡心海前往那心神山临时休憩之所。

毕竟,都在等待心海进入平稳期,方才可以横渡而过,但具体什么时候才会进入平稳期却不好说,只能耐心的等待。

如今这散乱的聚集地当中,已经聚集了上百人之多。

有的三五成群谈天论地,指点江山意气风发,有的单独一人,闭目静修。

这些人,大多数是以青年为主,男女都有,但也有少数看起来年纪比较大,比如远处一个独自躲在石头上的人,就是一个三十几岁中年人模样的汉子,神色有些落寞,一口狭长长刀搁在身边。

这时,一阵金光从远处的天际绽放,似乎伴随着阵阵的声乐,光芒犹如天花般的洒落,直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凝望而去,一个个惊讶不已。

只见漫天的天花和金光照耀之下,一辆富丽堂皇的金色车辇在七匹高大矫健的金色龙鳞蛟马拉扯下,于长空之中,不断的飞掠而来。

车轮滚滚,仿佛有轰鸣之声不断响彻天地。

在那金色的两面镂空的车辇上,依稀可以看到里面坐着几个人。

一个身穿金色蛟袍的青年,旁边还坐着几个女子,似乎都有着衣衫不整的样子,正在打情骂俏一般。

“那是何人?排场如此大?”聚集地当中,便有人皱起眉头。

金色龙鳞蛟马可是异种,血脉高贵,价值惊人,一般的势力不可能拥有,不,应该说唯有那些强大的势力,才有资格拥有。

而能够让金色龙鳞蛟马来拉车,而且足足有七匹,那身份,有些吓人啊。

“七匹金色龙鳞蛟马拉扯,那车辇上的镂空花纹,也不一般,此人,绝对是王朝内的王公子弟。”比较有见识的人开口说道:“从那个方向而来,应该就是御龙王朝的王室子弟。”

“哦,连御龙王朝的王室子弟都来了。”

“哼,那又有什么,三大王朝的确是很强大,但和心意天宫相比,绑在一块都算不上什么。”这句话当中,带着几分的酸味,显然是心有羡慕和嫉妒,故而化为不屑的样子。

但所说的,也算是事实。

三大王朝的确是黑白界内顶尖的大势力,然而,绑在一起也是远远的不如心意天宫,差距太大。

就算是三大王朝和四大宗门以及那几个古族加起来,还是无法和心意天宫相比。

单单一点,黑白界内,唯有心意天宫才有主宰级的强者,而且不止一尊,其他的顶尖势力可没有,这就是最大的差距所在。

当然,传承资源等等,也都有着极大极大的差距。

这也是为何那么多的天才,想要成为心意天宫的弟子。

“能有七匹金色龙鳞轿车拉车,车辇内还有几个美女相伴嬉笑作乐,御龙王朝倒是有一人符合。”

“就是那个自称为拈花公子的侯一辰?”

“应该是此人。”

议论声也渐渐小了下来,因为那金色车辇已经十分接近了,再说下去,肯定会被当事人听到。

当着他人的面议论,总有些不妥,尤其对方的来历很惊人,而且,实力也是很强的。

七匹金色龙鳞蛟马降落,金色车辇也随之降落到一边,并未进入聚集地内,似乎有些嫌弃的样子,而车辇内的人也没有现身。

只是,众人都听到了一句悠悠然,带着一种难以言喻优越感的话语。

“竟然都没有一个能入眼的。”说话的,正是那自称为拈花公子的侯一辰,那语气带着几分的嫌弃。

“公子,论及相貌,世人谁能与你相比。”一个女子一边娇笑着一边修长白皙的手指捻起一颗紫葡萄,动作轻柔的犹如柳枝摇曳,放进侯一辰的口中。

那声音不大,但众人至少是次神级的修为,还有小部分是御道境,自然听得清清楚楚,顿时面色不岔。

不过,对方也没有指名道姓的,再加上,对方的身份确实非自己所能够比拟,只能忍着。

传言,拈花公子侯一辰最注重外貌,长得不好看的人或者事物,都会被他鄙夷一番。

这时,一艘飞舟迅速的从远处飞掠而来。

“那是……虚空飞舟吧。”

“未免也太寒碜了点吧。”

只见那虚空飞舟的表面布满了撕裂痕迹,密密麻麻纵横交错,触目惊心,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从垃圾堆挑出来的一样,总而言之怎么看,怎么就是那么的破。

“那是什么玩意,污染本公子的纯净的眼眸。”车辇内,侯一辰露出满脸的鄙夷和不屑,看了一眼之后,连忙转过头去,好像自己的眼睛真的被污染一样。

飞舟降落,两道身影也从飞舟内踏步走出。

众人看了几眼,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再加上那虚空飞舟未免太破了,心下根本就生不起半分的重视,反而有些人看轻了几分。

到来之人,正是陈宗和王琨。

陈宗和王琨一眼扫过,看过众人之后,也没有怎么在意,毕竟,自己两人可以来此,别人也一样可以来此啊。

只是让陈宗惊讶的是,那一百多号人当中,通神御道境层次的,还有十几个之多,除了那个落魄中年人模样的人之外,其他都是青年,放在虚空当中,都是天骄级的人物。

“这就是心海,果然很诡异。”王琨凝视着眼前不断变幻的迷雾,那种波诡云翳的感觉,叫人内心发毛,禁不住长叹一声。

陈宗没有回答,面色却有几分凝重,眉头微微皱起,凝视之间,只感觉那波诡云翳的迷雾变幻,似乎有些奇妙在内,但又说不清楚道不明确。

甚至于,陈宗从内心升起一种想要探究一番的冲动,要探究,那自然得自己亲自闯入其中,只是,陈宗没有把握,一点把握都没有。

心海难渡!

这也是陈宗在探寻心意天宫的种种信息时所知道的一点。

哪怕是元冥境的强者闯入没有进入平静期的心海内,十有八九也要遭殃,但如果是心意天宫的弟子,哪怕只是御道境一转,也可以在心海当中来去自如。

所以现在,就只能等,等心海循环到平静时期再动身闯。

这,其实也是一种考验,来自于心意天宫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