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心分正邪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渡心海,全凭自己,外人无法干预,也就是无法帮助,也无法使坏。

陈宗越过王琨身边时,看到王琨脸上的神色怪异,笑得十分灿烂的样子,就好像达成了大心愿似的。

看样子,王琨是被那诡异的身影侵袭,内心的某种欲望被无限制的放大,从而陷入到幻象之中,一时间难以自拔。

噗通一声,有人落水了。

一落水,瞬间清醒过来,才意识到,却被一股力量衬托着,波纹涟漪推动,往海边推去,无可抵御分毫。

失败,此次无缘心意天宫。

当然,心意天宫也没有限制次数,如果有把握,当可以在以后再来横渡心海,至于这一次,到此为止。

陈宗虽然感觉自己和其他人相比,似乎有些格格不入,好像不应该如此平静,但也没有多虑,踏步前行,很快就将众人抛在身后。

心海其实不算很大,只是因为有心鬼侵袭,导致渡海之人会受到影响,才变得无限漫长一般。

但陈宗的心神强韧至极,心海之鬼的侵袭,根本就起不到什么作用,最多,就是淡开丝丝的波纹涟漪而已,谈不上什么影响。

这也无奈,陈宗修炼过心意变,修炼过一心诀,还掌握无上道意心之剑意蜕变而成的大道心之剑道,在心神一方面的强度,惊人至极,或许在量上不如元冥境,但在强韧程度上却是要胜过不少元冥境强者。

若是动荡时期的心海,陈宗这心神是撑不住,但平静时期的心海,却是奈何不了陈宗。

不多时,陈宗便踏步到心海尽头,一步踏出,便是心神山。

那山,仿佛直接屹立在心海中央。

远远看时,觉得那山并不是很高大,但当陈宗踏入时却发现,此山,无限高大,仿佛直指天穹般的。

渡心海、登神山。

陈宗已经领先于其他人,开始攀登神山。

此山,看似无限高远,但陈宗却明白,并非真的无限高远,只是一种感觉,一种源自于内心的感觉。

有这样的明悟,也是因为心之剑道的关系。

站在心神山的脚下,奇妙的感觉,萦绕在陈宗心间。

心神山上,宫殿之内,圆光镜下,直接照射出陈宗的身躯,至于其他还在心海当中的人,则被无视了。

“此人为何不动?”

“不清楚,且看下去。”

三个真传观察着。

往常,渡过心海之后,踏步心神山者,都不会静立不动,而是迈步开始登山,但是不断的登山,却会发现,怎么都无法攀登到山顶,仿佛真的没有尽头一样。

唯有成为心意天宫的真传之后,才能够明白其中的玄妙。

但现在,陈宗踏入神山之后,却一动不动的,这种情况,十分罕见啊。

“我似乎有点印象,好似我们天宫内,也曾经有过类似的记载。”其中一个真传弟子冥思苦想后说道。

不过一时间,也说不出所以然来。

陈宗的身影不动,仿佛落地生根一般的,但内心却动荡、翻涌不休。

冥冥之中,陈宗仿佛看到了一座无限高远的山岳横在面前,无法攀登。

旋即,有浩荡天音响起,仿佛是从九天之外传来,又仿佛是从神山顶峰传来,又好像是从内心最深处响起。

“一界分黑白,本心有正邪……正气天地、邪气凛然,正行道、邪逆乱、古来素有正邪不两立……”

那声音,似乎恢弘浩荡无边,又似乎古老低沉雄浑,蕴含着一种难以言喻的道韵,仿佛直指内心最深处,撼动心神。

仿佛是一种道唱般的,道韵规律,波动不休。

陈宗整个人,也似乎融入其中似的。

与此同时,心海当中,不断有人落水。

以渡心海登神山闯心意境的考验,算是非正常渠道晋升真传,难度自然是高得吓人。

心意天宫乃是黑白界的圣地,在整片虚空之中,也是极强的存在,堪称第一,想要成为其真传弟子,自然很不容易。

哪怕是自小就进入心意天宫修炼的人,也不见得能够顺利的通过考核成为真传。

历代以来,心意境的考验也有许多人去闯,但真正能闯过者,却是很少很少。

这一次,估计也是如此。

落水,一个个不断的落水,只剩下一半都不到。

这些人,一边脸上浮现着怪异的笑容,仿佛实现了某种心愿似的,一边又时不时的皱起眉头,仿佛在抵御心海之鬼的侵袭。

但凡天骄,心神都不会弱,比大多数的修炼者更强韧。

但心海之鬼的侵袭也是很惊人的。

想要抵御,很难很难,只能慢慢的抵抗,努力让自己恢复清醒,不断前行。

只要能够渡过心海登山神山,自然就会摆脱心海之鬼的侵袭恢复清醒,当然,登山神山之后,就是另外一种考验了。

当然,得先渡过心海,才有资格去考虑神山。

此时此刻,陈宗就在接受神山的考验。

界分黑白、心有正邪!

那古老的天音慢慢的响起,不断的传入陈宗的耳内,一时间让陈宗陷入了一种迷障惑乱当中。

正与邪!

如何定论?

这仿佛是一种拷问,对心的拷问。

饶是陈宗的心神强大,一时间,也陷入被拷问的状态内,故而身形一动不动。

“心神强大,虽然不知道是天生还是后天铸就,但,是一颗好苗子。”心神山某处,之前的那个中年人长老,正透过一道圆光镜看着陈宗,脸上泛起一抹似笑非笑的神色。

正常心神山的考验,可不是如此,自然是被他加强了难度。

毕竟,这可想一个心神强大的好苗子啊,一般的考验肯定是难不住他,自然,要加强一下难度,若是能够渡过这样的考验,自然是更好。

也正因为如此,陈宗才没有登山,而是一动不动,陷入拷问当中。

正与邪的拷问。

心的拷问。

何为正邪?

自古以来,便有定论,似乎很分明,但若是深究下去,那界线似乎又变得模糊了。

正与邪,并非绝对,而是相对。

任何事物,都有其正邪的两面性存在,看到底是展现出哪一面。

另外一点,正与邪,也与外界有关系,当你的行事符合一部分人的利益时,他们就会认为你是正,但如果是有损其利益时,自然就会被认为是邪。

如此,正与邪之间的界线,又变得更加的模糊了。

“正与邪……”

陈宗的眼眸内,浮现出一抹茫然。

被自己救了的人,会说自己是正吧,但被自己杀了的人,会认为自己是邪吧。

那么正与邪,到底是如何界定的呢?

“我心为正,即是正,我心为邪,即是邪,正与邪,存乎一心,在我心念之间。”一种明悟、一种坚定,顿时从陈宗的内心升起。

正与邪,素来两立,但正与邪,又不是那么的清晰对立,而是相对的。

在于他人之口,在于事情立场,但陈宗认为,那些都是次要的,都是虚的,真正的正邪,在于本心。

我若认为是对的,就是对的,哪怕是千夫所指,也是对的。

我若认为是错的,就是错的,哪怕所有人都说那是对的。

是偏执也是坚定也是认知。

刹那,心神如剑,剑光四溢之间,斩破一切迷障与惑乱。

正与邪,在我心中,顺心而为,正邪又能如何?

陈宗露出一抹微笑,一步跨出,仿佛天涯尽在咫尺般的。

当陈宗定神一看时,便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山顶。

山顶,有着一片连绵的宫殿,仿佛位于座落于山巅,又仿佛是悬浮在山顶之上,十分玄妙。

犹如一种倒影似的,却又倒影在天空。

这等奇景,陈宗也是第一次看到。

最早之前,陈宗曾经有过一次心神游历虚空,进入黑白界心意天宫,得到心意变前面几变的经历,但当时速度太快,自己的心神也不够强大,故而,没有看清楚。

陈宗在暗暗称奇的同时,观察他的那三个心意天宫真传弟子,却是纷纷傻眼了。

前一息,还站在山脚下一动不动,后一息,却忽然瞬移般的出现在山顶,仿佛那一步直接跨越了时间与空间般的,将天涯归于咫尺之间。

他们所知道的,登神山,自然是一步一步的从山脚下不断的往上攀登。

心神山看似无垠高大,但其实不是,也有其终点所在,攀登到山顶,自然就等于通过了神山的考验。

但如眼前这般,瞬间跨越而过,还是第一次见到,也难怪这三人会如此震惊。

心海之中,落水的人更多,如今只剩下八人还在慢慢的踱步前行,脸上时而露出怪异的笑,又时而皱起眉头,抵御心海之鬼的侵袭。

这八个,又有两个落入水中失败。

但另外六个,却是渡过了心海,登山神山。

这六人为拈花公子侯一辰,五大古族贺族女子,四大宗门顾道宗的真传弟子,天生将星的青年以及和陈宗一同前来的王琨和那个不起眼的带刀落魄中年人。

四十几个通神境,算上陈宗在内,却只有七个才渡过心海登山神山,那心海的考验,何其困难。

而登神山的考验难度,比起横渡心海来,只强不弱。

如此,最终这六人是否可以成功的神山登顶,却还是一个未知数,可能性很低。

当然,这一切陈宗都不知道,因为回头看去,只能看到无尽的迷雾笼罩,根本就看不到其他的人或者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