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叫我大魔王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大风吹袭,野草如浪。

陈宗身形悬空而立,残破的衣袍在风中凛冽作响,黑发飞扬,犹如大旗摇曳,不知道什么时候,发梢渲染上一层红光,犹如血色。

虽然衣袍残破,但那一张脸上却泛着几分的邪异,和平时陈宗的神情截然不同,邪异中有一种张狂的味道,那一双幽暗深邃如黑渊的眼眸,透露出的是蔑视苍生,俯瞰万物如蝼蚁,高高在上。

“邪神族的小崽子,天生畸形的怪异物种,长得这么丑,竟然还敢出来兴风作浪。”陈宗开口,张嘴就是浓浓的嘲讽,声音也没有之前在神海内时那么的尖锐,而是锐利之中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磁性,如果排除掉话语内容的话,单单听声音倒是很有吸引力,好像会抓住心神一样,让你情不自禁的就去听。

邪神王的脑门微微一跳,一股怒火不自觉的就被牵引,从内心最深处滋生。

“弱鸡,接本大爷一剑。”充满着浓浓嘲讽的声音响起时,只见眼前流光一闪,一道犀利至极尖锐无比,仿佛贯穿一切的剑光撕裂虚空杀至。

极快!

快得叫邪神王在刹那,眼瞳一颤,剑光已经杀至面前,竟然在刹那叫邪神王从内心升起一丝危险的感觉。

出拳!

闪避!

邪神王的反应,也极其迅速。

但随着他一拳轰出,却打空了,那剑光就像是镜花水月般的虚幻,下一刹那,邪神王的肚子重重挨了一击,那一击力量极其强横,还携带着一股穿透劲力,直接透过腹部冲入体内,直攻脏腑。

纵然邪神王的身躯强横,但受到限制的关系,挨上如此重击也禁不住倒飞而出,脏腑似乎被扭成一团似的,疼痛不已。

相对于身躯上的疼痛,心里上更难以接受。

为何?

为何刚才一个被自己打得近乎残废的蝼蚁,现在竟然可以攻击到自己。

“丑八怪,你没有鼻子怎么不会窒息?”充满着浓浓嘲讽令人无比厌恶的声音,又再一次的传入耳中,直贯心神般的,厌恶和怒意情不自禁的爆发而出。

“弱鸡,再接本大爷一腿。”

方才邪神王肚子上的一击,正是腿击,现在陈宗故技重施,一腿携带着雷霆万钧的恐怖力量,凶猛无比的轰击而出。

二变世界神体的防御力惊人至极,但其力量也同样不弱,哪怕是一座山岳在脚下也会被踢碎。

如此一脚,直接踢击在身躯上,没有被当场踢爆已经说明邪神王身躯的强横惊人了。

当然,邪神真身十分强横,不过那只是附带的,因此,直接被陈宗踢中那一脚,也很不好受,听到陈宗又出腿轰击而至,声势浩荡,犹如风雷汹涌,似乎更加强横。

邪神王毫不犹豫的抬腿,猛然以膝盖顶起,冲天一撞,仿佛可以撞碎天穹般的。

但,陈宗那看似风雷滚滚全力而为的一腿,又是虚晃一招,真正出手的,却是手中一剑。

剑光杀至,邪神王的反应极其迅速,却还是不可避免的中了一剑,直接被劈斩,身上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极心无相剑乃是陈宗的本命神兵,论层次,当属于凡神器的级别,不过却可以算是顶尖的凡神器,其锋芒锐利惊人至极。

尤其因为是命神兵的关系,在陈宗的手中发挥出来的威力,可不会逊色于伪灵神器。

“你可真是蠢啊。”陈宗再次出声嘲讽。

邪神王感觉自己的怒气几乎积蓄到满了。

原本只是一只蝼蚁,现在竟然可以连番两次的伤到自己,而且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不断的出言嘲讽,风格一下子急剧转变。

后退!

邪神王神色凝重的凝视着陈宗。

“你不是方才那只蝼蚁,你是谁?”邪神王就算是再迟钝也意识到不对劲。

身体还是那身体,人还是那人,但神魂却应该不是了。

难道不知不觉中,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有人将之夺舍?

如果是的话,这种手段未免太高明了。

邪神王对这人族越发的忌惮了,开始在思考圣族计划的可行性。

很不幸啊,这邪神王一降临就遇到了陈宗,打不死,还发生这种奇怪的变化,简直开始怀疑人生了。

“本大爷当然不是那种弱鸡,请叫本大爷大魔王。”陈宗满脸邪笑的回应,身形突闪,再次逼近邪神王:“再接本大爷一剑。”

这一次,邪神王避开了剑,挡住了腿击,却被陈宗左拳轰中头部,打得脸都变形了。

怒!

暴怒!

无比的愤怒!

一次两次三次,三番五次啊,三番五次的打中自己,不可饶恕,绝对不可饶恕啊。

愤怒到极致的邪神王身上,顿时燃烧起血色火焰。

这是在燃烧自己的生命,是他之前所不愿意动用的手段。

一旦燃烧了,那么所占据的这人族的身躯,也等于要废掉了,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找到其他身躯转生的话,将会很不妙。

但现在,为了邪神王的尊严,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陈宗的脸上始终挂着一抹邪笑的样子,深邃的眼眸深处,却露出一抹凝重。

这邪神王的实力,可是很强的啊,至于叫对方弱鸡,哼,在本大爷面前,一切都是弱鸡。

这是谜一般的自信。

“弱鸡前身,力量是这么用的。”嘀咕一声,陈宗持剑,再次杀出。

剑道领域!

霎时,剑道领域从百米,直接扩张到千米。

足足是陈宗所使用的十倍。

至于现在的陈宗,当然不是之前的陈宗,而是被那鬼影黑影所占据,正因为如此,他才会称呼之前的陈宗为前身。

镇压!

千米范围的剑道领域所具备的威能,明显也增强了不少,直接落在邪神王的身上,仿佛一座剑山般的将之镇压住。

旋即,只见邪神王身上的血色火焰被压制下去,仿佛要熄灭似的。

这是剑道领域的压制,也说明一点,在剑道领域的应用上,陈宗是还是新手,菜鸟一样的层次,但这诡异黑影,却更加的高明。

就好像,比陈宗更了解自己的一切力量一般。

万剑归宗!

一剑杀出,一万道剑光在刹那凝聚,化为一道,没有那么磅礴,也没有那么的浩瀚,只有一种凝聚到极致的感觉,仿佛被千锤百炼过一般,无比的压缩凝聚到极致,其贯穿能力惊人至极。

与之相比,陈宗所施展的万剑归宗,显得那么的粗糙。

剑道领域瞬间的镇压,极致万剑归宗的一剑杀至。

邪神王竟然来不及闪避就被击中,身躯也在刹那被贯穿,可怕的剑气,侵入其体内肆虐开去。

论实力,邪神王是御道境的极致,虽然还没有达到元冥境的层次,但在御道境之中,近乎于无敌。

如此强横的实力,却也被此时此刻的陈宗所压制。

剑道领域扩大十倍之后,其威能又被充分的挖掘释放出来,惊人至极,而万剑归宗也同样被推演到极致,与剑道领域的配合下,愈发的惊人。

与之相反的是邪神王,虽然很强,但终究只是不足百分之一的神魂意识降临,另外,方才为了击溃陈宗的神魂而强行施展一次神魂攻击,导致自身的神魂受到影响,原本有限又被压制的实力又更低了,反应也更慢。

正因为如此才被剑道领域瞬间压制住,正要挣脱的刹那,立刻中了一剑。

一剑贯穿邪神王,陈宗并未停顿,立刻挥出第二剑。

血色弥漫,血光席卷,一做血狱降临。

大杀生血狱秘剑!

东庭剑山杀戮道院的几大神通秘剑之一,专注于杀戮,威力可怕至极,被陈宗修炼到第二重,也就是天神通的层次。

但此时此刻施展出来,血光照耀八方,犹如一轮血色的红日绽射出万丈光芒似的,惊人至极的杀意杀机在其中席卷,犹如火山岩浆滚滚般的,直欲喷薄而出。

仿佛得到了某种无形的增幅似的,比起在陈宗本身剑下施展出来的威能,似乎还要强横许多。

因为这样的一剑,乃是属于负面的邪恶的一剑,是杀戮的一剑,仿佛被无限的增幅。

斩!

血色剑光斩落,化为一座血狱,与剑道领域在瞬间融合为一体似的,直接落在受创的邪神王身上。

无尽的可怕至极的杀生血狱剑气疯狂的肆虐,疯狂的切割在邪神王的身上,强横的邪神真身也无法抵御分毫,不断的发出惨叫声。

邪神王的内心,更是充满了震惊。

怎么会!

区区一只蝼蚁,怎么会强大到这种地步。

该死!

毫不犹豫,邪神王准备自爆掉这邪神真身,哪怕是会损伤到自己的神魂,也再所不惜。

“在本大爷面前,你没有机会。”一道充满恶意的声音骤然穿透无尽的剑气,传入耳中,直贯内心深处似的。

没来由的,一股燥意从内心深处涌现,化为一点火苗燃烧而起,继而,那燥意、愤怒、杀意等等负面情绪,全部都化为养分似的,令得那一点火苗在瞬间变得旺盛起来,熊熊燃烧不止。

破坏!

毁灭!

杀戮!

无数的恶念滋生,在那心中之火燃烧下,仿佛被不断的放大再放大,以至于完全干扰到邪神王的心念和冷静,让他愈发震惊。

哪怕自己的神魂意识不足百分之一,还受损了,但想要影响到自己,也没有那么容易,现在,竟然被影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