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心魔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剑道领域笼罩之下,与血光融合,化为一座血狱镇压。

无尽的杀生剑气不断的贯穿撕裂邪神王的邪神真身,一团火焰在邪神王的内心熊熊不断的燃烧着,邪神王越是愤怒,杀机越是强盛,那火焰就越是旺盛,仿佛要烧毁一切。

那火焰,是心中之火,无形无质,却又依据心神存在。

要熄灭那火焰,除非心中没有恶念。

“弱鸡,没有鼻子的丑八怪,天生畸形的怪物,乖乖的献出你的神魂让本大爷尝尝。”陈宗邪笑着不断嘲讽,左手却是猛然一张往前一抓,仿佛虚空摄物般的,一点黑芒在掌心凝聚,而后,如同旋涡般的袭卷开去,在掌心处化为一道漆黑旋涡,旋转不定,像是黑洞般的直欲吞噬一切。

开启!

仿佛黑洞出现在掌心一般,一股惊人的吸力愈发的强盛,达到了极致,但诡异的是,四周并未受到任何的影响,唯一被影响到的就是邪神王的神魂。

陈宗神色凝重,眼眸幽森黑暗一片,转动之间,犹如那黑暗旋涡般的,显然是倾尽了全力。

邪神王一边承受心中之火燃烧的苦楚,一边又要抵御陈宗对神魂的摄取,还有邪神真身被血狱笼罩被杀生剑气不断攻击的剧痛,神魂渐渐的被拉扯,渐渐的脱离出身躯。

说到底,这身躯终究不是他自己的,而是转生而来的,而且,还被虚空意志给压迫了,应有的威能根本就无法真正发挥出来。

处处受限!

如果他已经适应了此方虚空,不再受到压迫的话,哪怕只是不足百分之一的神魂意识,也可以爆发出更强大的实力,要杀掉眼前这只蝼蚁,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现在,却落得一个不断受创,还处处受限的困窘局面,犹如困兽一样。

他堂堂圣族之王,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

仿佛是下定什么决心似的,霎时,邪神王放弃反抗似的,神魂直接从神海飞掠而出,以惊人的速度直接冲向陈宗。

突如其来的爆发,无比惊人,竟然在刹那摆脱了陈宗左手掌心的黑洞吸力,直接飞向陈宗的头部,瞬息之间,遁入神海之内。

“竟然自己送上门来,本大爷很满意。”陈宗立刻收回左手,黑暗旋涡也随之内敛消失,哈哈一笑,意识立刻沉入神海之内,神魂之体凝聚而出,毫不犹豫,立刻一剑横空杀出,直接杀向邪神王的神魂之体。

邪神王的主意很好,那就是干脆冒险行事,夺取此人的身躯,总比之前那人族的身躯要好,潜力胜过太多了。

当然,危险性也很大,毕竟没有经过血肉转生的献祭,没有那么契合,失败的概率超过九成以上。

但事已至此,只能行险一搏。

但邪神王很快就绝望了,在这里,自己更进一步的失去了优势,对方十分可怕,每一剑杀在身上,都有一种撕裂的感觉,剧痛无比。

不多时,邪神王的神魂之体竟然被劈斩得七零八落,五马分尸般的,下一息,黑影一张,顿时将邪神王那被四分五裂的神魂吞噬进去。

只要吞噬了这邪恶的神魂,自己就会变得更加强大。

下一息,黑影泛红的眼中绽射出一抹怒意和愕然,似乎有些措手不及:“你大爷的,这次玩脱了。”

轰的一声,惊人至极的爆炸自黑影内炸开,可怕至极的力量,仿佛要将那黑影炸碎似的,直接撑开,就好像是被鼓吹到极致的汽球。

“这一次,算是便宜你了,弱鸡前身,不要死得那么快啊。”尖叫声沉寂下去,黑影也随之炸开,化为无数的黑色飞向四面八方,仿佛被直接炸碎似的,化为粉齑,消失在神海之中。

一道神魂浮浮沉沉,泛着一重重的光晕,渐渐的舒展开去,旋即,其中沉寂的意识也随之渐渐苏醒过来。

“这……”有些细微的声音响起。

“我……恢复了……”陈宗难以置信。

自己,不是被那邪神王的一道神魂攻击直接击中,而后神魂受损,意识也不断的沉沦下去,要陷入沉寂昏厥之中。

在沉寂之前,解开了那诡异黑影的封魂术封印,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原本陈宗以为这一次,自己只怕也是糟糕了,想要再次清醒过来,很困难很困难,但相对于被邪神王击杀,多少还是有希望的。

权衡利弊之下,陈宗还是解开了那诡异黑影的封印,行险一搏。

没想到现在的情况,却是出乎了意料。

霎时,一段段的记忆残片在陈宗的神魂内涌现而出,正是从诡异黑影解开封印而自己的意识陷入沉寂之后到自己苏醒之前的部分记忆。

也让陈宗知道,是那诡异黑影的小部分记忆。

通过这些记忆残片和自己的推演,陈宗大体将事情的经过给复原出来,顿时,无比诧异无比震惊。

如那黑影之前所说,果然和自己的神魂是一体的。

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体双面。

心魔!

那诡异黑影的称呼,就是心魔。

何为心魔?

心中之魔。

修炼者遭受打击,不能释怀而形成了心里阴影,当那心里阴影积累到极致之后,就会生成心魔。

心魔祸乱,将会走火入魔,后果十分严重。

不过陈宗的心魔与那种心魔似乎不大一样,但到底是哪里不一样,陈宗却说不出来。

“我记得师尊的信息当中提及,一心诀修炼到高深之处,有可能会诞生心魔,但我现在的一心诀,远远还谈不上高深。”陈宗却是疑惑了。

这分明与师尊所言不符合啊。

然而,心魔就是存在了,而且,的确是和自己一体两面的没错。

简单的说,自己所代表的就是神魂的正面,也就是所谓善念的一面,那么那心魔所代表的就是神魂当中的恶念一面。

当然,所谓善念并不代表自己的性格就是善良的,只是,不邪恶,仅此而已。

但所谓的恶念所代表的一定是邪恶的。

一时间,陈宗的心绪是十分复杂的。

心魔!

那心魔的目的很明显,就是吞噬自己的善念,彻底占据神魂和身躯,化为人存活于世。

当然,陈宗可不会让他如愿。

而这一次,心魔之所以会沉寂下去,让自己恢复并苏醒过来,则是因为他有些自大的关系,低估了邪神王的厉害,在邪神王神魂自爆之下受创严重。

神魂自爆后的邪神王自然也是完蛋了,但其神魂之力却被陈宗的神魂所吸收,弥补了之前的创伤,痊愈了。

如此,陈宗的意识也从沉寂中苏醒。

那种感觉是什么?

就像是自己睡了一觉,醒来后发现觊觎自己的诡异黑影和足以将自己击杀的强敌都不见了。

当然,心魔还在,只是受创严重,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重新出现,至于那邪神王却是死了,真的死了,那楚山河更不用说,死得更加彻底。

陈宗迅速进入遁空号内,开启遁空号的防护罩,之后便取出丹药恢复消耗的力量,一边再次观摩记忆片段内的战斗。

不得不说,心魔对自己实力的发挥,却是要明显胜过自己许多。

这一点让陈宗十分费解。

按理说,心魔与自己的神魂是一体双面,既然如此,应该也和自己差不多才是,但在那心魔的施展之下,剑道领域却从百米扩张到千米,足足增加了十倍的范围。

而且,对剑道领域的应用,也明显要胜过自己,那镇压之威十分强横,竟然能在刹那压制住实力惊人的邪神王,让他瞬间难以动弹,只能承受自己一剑。

而那一剑,还是万剑归宗。

同样的万剑归宗,其威力却比自己施展出来还要强横不少,力量更加凝聚。

最后是大杀生血狱秘剑的威力,更是出乎意料的强横,虽然至今自己并未施展过对敌,但论及威力的话,应该是和大碎星破空秘剑差不多才对。

然而在心魔的剑下施展出来,其威力出乎意料的强横。

就好像,杀戮类的剑法,更加契合心魔施展似的。

陈宗转念一想,心魔是恶念的集合,杀戮毁灭一类的武学神通,如果要分类的话,当属于恶一类的,或许如此,才能够更加的契合。

当然,是与不是,也难以肯定。

不过,陈宗也没有妄自菲薄,以自己目前的能力,将剑道领域覆盖到百米,的确是自己所能够做到的层次,想要达到千米,那可以说是不可能的,除非更进一步的参悟剑道领域的奥妙。

万剑归宗也同样是如此,就目前自己的境界而言,那就是所能够达到的极致了。

当然,打破极致,便可以更进一步的增强。

心魔的出手,对自己而言,就是一次极好的教学,那些记忆画面,都可以成为自己的一种引导,而且因为是自身出手的关系,更为直观。

陈宗有自信,在那样清晰直观的引导之下,自己对于剑道领域的掌握和应用以及万剑归宗的施展,肯定会更进一步的提升起来的。

“看样子我这一次,也算是因祸得福了。”陈宗不禁笑道。

而且这一次的收获不仅仅是如此,其中那邪神王的神魂自爆被自己吸收,他的部分记忆碎片也同样被自己吸收,现在,当是要好好的整理一番那些记忆碎片,看看这邪神族到底是什么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