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十年磨一剑(上)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剑坛剑光之外,密密麻麻包围着人,是许多剑修,有的是刚刚抵达的剑修,有的则是已经闯剑光失败的剑修。

刚抵达的剑修,自然也要闯上一闯,说不定可以闯到剑坛,夺取一个位置,至于失败的,只能带着无比的遗憾沦为观众,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至少,自己已经付出了全部的努力,却还是失败了。

剑坛下的第九层,如今已经没有位置了,第八层第七层和第六层,也同样都没有位置了,从第五层开始,还有位置,不过第二层,也已经有人在了,至于那第一层,却还是空着的。

有人闯过剑光登上剑坛后,越过第九层,尝试挑战更高的层次,结果却失败了,不由的后退下来。

“你起来。”这些人就盯上了第九层的位置,发出挑战。

这是剑坛规则所允许的。

每一个位置之间都有足够的距离,完全可以展开一场白刃战,因此,在挑战期间,那位置其他人不得趁机抢夺,否则就是违背规矩,会被驱逐。

剑主的规矩,谁敢不遵守。

拿到位置,并不代表就彻底占有了,唯有坚守到剑鸣声起,三声过后,方才算定数。

这就很考验实战能力了,剑法不高明不够强,就会被人击败,让出位置,当然,让出位置之后,是可以去挑战其他人的。

剑光闪现,闪烁不休。

要不是有剑坛的剑压压制,让众人无法发出剑气之类的,只怕会混乱一片。

这时候,陈宗却是走到了第七层的位置,这里的剑压又更强了一些,承受着这里的剑压,仔细的感受,让灵感的火花去碰撞。

陈宗的做法,让许多人都感到不解,甚至有些人心比较好,还会提醒陈宗一句,抓紧机会。

不过陈宗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说什么,依然我行我素,如此也没有人再去理会他。

时间缓缓流逝。

这里的争锋,按照以往,少则十几天,多则个把月。

时间说长不算长,但也不算短。

终于,有第一个人冲上了第一层,占据了一个位置,引得一阵惊呼。

忽然,一道光芒自剑坛之下亮起,化为剑光般的迅速突进,迅速的往剑坛上冲去,仿佛不必承受任何剑压似的。

只是刹那,那光芒就抵达了剑坛上,剑光消失,一道身影显现,那是一个身穿华丽服装的青年,看起来十分贵气的样子,意气风发,一步迈出,落在一个蒲团前坐下。

第一层,只剩下两个位置。

时间在流逝,争锋愈发的激烈,而陈宗,也踏上第五层之处。

第一层的剑压太强了,如今,仅有三人在,其中两个是凭着自己的能力闯上去的,一个则是持有极空剑令直接冲上去的。

目前,还剩下一个位置,无比引人,但可惜的是,没有其他人能够登临其中。

那太难了。

目前位于第一层三个位置上的三人,身份早已经被人认出来了,两个的出身很高,一个虽然出身不高,等于散修,却也是年轻一辈当中赫赫有名之人。

极空剑主开坛论剑,当然也有修为限制。

那就是通神境四重以下。

也就是说,御道境可以,元冥境可以,神通境也可以,当然,次神级也可以。

毕竟,数百万乃至数千万的剑修,通神境可没有那么多,大部分是次神级的层次。

比如剑坛第九层第八层第七层,基本是以次神级为主,往上,才是御道境之类的。

但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剑压的强弱,其实是与修为有关系的。

修为越高的修炼者所承受的剑压就越强,这是比例。

另外,进入剑压范围内,自身的力量就会被压制,神通境和御道境,也变得没有多大的区别,真动手的情况下,自然是白刃战。

不过神通境的剑修往往多修炼一些时间,剑法往往也会更高明,在白刃战下,获胜的可能性也会更大。

如今第一层的三人当中,那散修,就是神通境的修为,赫赫有名。

另外一个则是元冥境的修为,一个是御道境的修为,也就是那华服青年,是御道境八转的修为,实力不弱。

至于第二层当中,基本都是神通境的剑修,不是他们不愿意踏入第一层,而是剑压太强了,那剑压是与他们的修为对应的,修为越高剑压就越强,因此在这里,承受剑压方面,修为高低没有什么区别,也没有什么优势劣势。

忽然,一道惊人的剑鸣声响起。

众人纷纷一怔,陈宗也从参悟当中清醒过来。

剑鸣声起,三响后,便是定数,极空剑主将会降临,不得再起争端。

毫不犹豫,陈宗直接取出了极空剑令。

与此同时,第二道剑鸣声也随之响起。

不用极空剑令,陈宗也有把握登顶,只是时间长短。

在极空剑令的包裹之下,霎时,陈宗化为一道剑光,犹如闪电般的划过,瞬息便越过第四层、第三层、第二层,抵达第一层。

当陈宗在一道道震惊的目光中落座散发着点点银色神辉的蒲团时,第三道剑鸣声也随之响起。

“原来,他已经提前拿到名额了。”

“这是哪个势力的?”

一个个恍然大悟的同时,又是羡慕嫉妒不已。

自己争得半死,方才争得一个名额一个位置,结果别人倒好,直接就能够得到一个名额,而且,还是位置最佳的名额。

一坐在蒲团上,陈宗顿时感觉到一阵阵清凉的气息弥漫而至,浑身一个激灵,头脑也在刹那一震,顿时,神清气爽。

原来这蒲团有着神妙的功效,可以让人排除杂念,凝聚精神,变得更加集中,并且恢复精神意志的消耗。

陈宗注意到,那华服青年的目光盯着自己,隐隐带着几分挑衅,不过陈宗没有理会。

至于另外两个,却是带着几分好奇打量自己。

能够提前拿到名额的,只有两人而已,那华服青年的出身十分惊人,乃是中央虚空内大道自然门太上长老的关门弟子,剑道天赋惊人。

当然,极空剑主可不会看重这一点,能够拿到这个名额,大道自然门的太上长老肯定也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那么,此人是谁?

能够拿到名额,肯定非同一般,但,很面生啊。

似乎各个强大势力当中,并没有此人的信息记录。

“我叫浪千里,不知道小兄弟怎么称呼?”那有着神通境修为的散修中年人目光明亮而锐利,盯着陈宗,微微一笑,主动开口。

这会,极空剑主还没有降临呢。

“我姓陈名宗。”陈宗微微笑着回应。

陈宗!

众人神色微微一动,却不明所以,因为这是一个陌生的名字。

霎时,上空有光芒大作,是剑光浩荡,仿佛贯穿虚空落下似的,那剑光,接天连地般的落在剑坛上。

当剑光收敛时,一道身影也出现在剑坛的最顶端。

那是一个笼罩为微光当中的人,看不清楚,哪怕是坐在第一层处,仰望过去,也只能看到微光人影,却无法看清楚真切的面容。

“剑道末学浪千里参见极空剑主。”浪千里反应最快,立刻起身躬身行剑礼。

其他人也纷纷反应过来,连忙起身,纷纷以剑道末学自称,施以剑礼。

这是尊敬。

极空剑主,乃是剑道主宰,理应得到尊敬,何况众人还是来听他开坛论剑的。

“无需多礼。”极空剑主的声音响起,有几分雄浑,雄浑当中还带着几分的锋锐和空明,仿佛是从遥远的虚空传来一样:“看到诸位后辈,剑道能兴盛,我心甚慰。”

看到这极空剑主,陈宗就生出一种感觉,这是真真正正的为了提携剑道后辈的长者,值得所有人都发自内心尊敬的剑道先行者。

至于东庭剑主,表面上看起来的确也是如此,但,唯有陈宗才清楚,东庭剑主的目的,就是为了寻找一个合适的躯体,能够方便他夺舍,继续存活下去。

所以从一开始,东庭剑主的目的就很不单纯。

如此,东庭剑主就要逊色极空剑主许多了。

当然,东庭剑主已经是过去式了。

闲话短说,极空剑主很快就进入状态,开始论剑。

众人也都安静下来,安静得落一根针,大家都可以听到的地步,唯恐有一丝丝的杂音干扰了此时此刻。

“要论剑,先谈剑。”

“何为剑?”

“剑是死物,还是活物?”

一句接着一句,以不快不慢的速度,从极空剑主的口中传出,从剑坛最顶端之处不断的往下扩散,进入每个人的耳中。

明明那话语十分简单直接,通俗易懂,似乎很直白,没有蕴含什么高深玄妙的东西,但传入耳中之后,却让陈宗升起了一阵难以言喻的感悟,关于剑的感悟。

剑修,首先要懂剑。

若是不懂剑为何物,谈何练剑?

极空剑主正以他自己的方式,在讲解剑与剑道的奥妙。

虽然话语简单,但其中,却是蕴含了极空剑主本身对剑的看法和理解,将之融入到声音当中,以音传意,让众人都可以听得到,也可以更好的理解。

当然,第一层距离最近,因此最为清晰,第九层距离最远,效果自然是要差上不少。

不过第九层都是次神级的剑修,让他们在第一层听着,其实反而更不好,承受不住其中的奥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