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何去何从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一周后,何方远接到了一个来自京城的电话,是梅荏苒。

“方远,你绝对猜不到我在哪家公司工作?”换了一个环境,梅荏苒的心情似乎好了许多,声音中都透露出兴奋,“我来千方了,在向往中文当了副总。”

不是吧,梅荏苒去了千方的向往?岂不是说,立化这些年来在不停地为竞争对手培养人才,创始团队去了企鹅,梅荏苒去了千方,虽说梅荏苒不算是业内知名人士,好歹她也有几年的从业经验以及担任过立化副总监的经历,担任向往中文的副总,也算人尽其才了。

“有人让我带话给你,希望你能来北京一趟,有事面谈。”梅荏苒咯咯一笑,“绝对的大好事,你来不来,我可是在人前夸下了海口,说我出面请你,你一定会来。”

何方远猜到了什么,心中一跳,千方想要挖他了!

千方挖他,价格肯定不会低。他现在在立化年薪百万,跳到千方,以千方的实力,不开到三百万的价格都不好意思开口。

“你先好好干,等我考虑一下。”何方远没有一口回绝,也没有一口答应,而是留了活话。

“你快点呀,三天之内给我答复,否则,我和你没完。”梅荏苒半是威胁半是玩笑,突然又冒出一句,“我想你了。”

放下电话,何方远心潮起伏,不知所以。

范记安推门进来了。

“何哥,好事,嘿嘿,绝对的好事。”范记安一阵贱笑,他关了门,“我和芝麻开门中国事业部的张总关系不错,他托人传话给我,让我带话给你,看你有没有兴趣到芝麻开门发展……”

何方远差点以为听错了,愣了片刻才说:“这么说,芝麻开门要挖我们团队了?”

“没错,张总说了,条件不会比企鹅给创始团队的条件差,他想请你到北京见个面,见面再细谈。”范记安嬉皮笑脸地凑了过来,“大话我都说出去了,我说只要我一开口,何哥肯定出马。何哥,你不会让我丢人现眼吧?”

得了,去一趟是去,去两趟也是去,干脆后天就去算了,一箭双雕:“你准备一下,订后天的机票。”

“何哥英明。”范记安乐开了花,“几个人的票?”

“三个人,我、你,还有……蓝妺。”

两天后,上了飞机,蓝妺还十分不解,她一边走一边拉着何方远的衣袖:“你说清楚去北京到底做什么?不说清楚,我不跟你去了。”

此时人已经在飞机上了,蓝妺的威胁毫无力度,不过何方远还是告诉了她真相:“去北京见千方和芝麻开门的人。”

“什么?不是吧?千方和芝麻开门想挖你了?”蓝妺顿时明白了何方远的用意,“好啊你,你就欺负我比梅荏苒好说话是不是?梅荏苒没原谅你,都辞职了,我心软,转身就不和你计较了,你倒好,得寸进尺,故意将我军是不是?”

何方远嘿嘿一笑:“蓝妹妹,在商言商,是和你合作,还是和千方、芝麻开门合作,我总要货比三家才能做出决定。何况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前途,我身后还跟着一帮兄弟,我必须为他们的未来着想,是不是?当然,我带你去,是对你的绝对信任,是想向你暗示,如果可能,我的第一合作对象,还是你。”

“别说好听话了,你是想明确地告诉我,如果你和我合作,你必须控股,对不对?不让你控股,你就会和千方或芝麻开门合作了,摆明是威胁我。”蓝妺气呼呼地坐下,忽然又开心地笑了,“何方远,你先别得意。有一件事情你可能忘了,你现在刚刚坐上立化总经理的宝座,如果你敢现在离开,信不信乔董会不惜一切代价抓你进去?”

“抓我?我身上一点儿事情也没有,想抓我,也得我犯了事才行。”何方远嘿嘿一笑,“乔董最有可能做的事情是拿出任正非对付李一男的决心对我大下狠手。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以兴众目前的实力,还真对抗不了千方和芝麻开门任何一家,对付你,倒是绰绰有余。所以说,和你合作,才最有可能一败涂地。”

“你……”蓝妺恼了,又想到了什么,笑了,“如果我现在答应你,让你控股,不过要签署一个对赌协议,你同意不同意?”

“怎么个对赌法?”

“三年后赢利,你继续控股。三年后没有赢利,我以极低的价格收购你手中的股份,你为我打工一辈子,你敢不敢赌一把?”

“敢,赌了。”何方远哈哈一笑,“司机,停车。”

周围的人都笑了,飞机在轰鸣声中,腾空飞起。飞机不是出租车可以随时停车,何方远是故意惹人发笑。

北京之行,收获颇丰,千方开出了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加三年没有赢利要求的条件,千方承诺投资额不低于五个亿。而芝麻开门的条件更好,百分之三十七的股份,三年没有赢利压力,投资额六个亿以上。

优厚的条件是相同的,都不让何方远控股的前提条件也是相同的,坐在返回下江的飞机上,何方远感慨万千:“现在才知道三剑客的威力,和企鹅合作都能控股,奇迹。其实,投资是五亿还是六亿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能控股,最终说不定还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所以说,你还是从了我吧。”蓝妺并没有因为千方和芝麻开门争相向何方远示好而气馁,相反,她反而觉得她的机会更大了,“我这边儿虽然投资少一些,不过初期资金三个亿没有问题,后续资金可以再找风投。最主要的是,我让你控股!”

“何哥,怎么办?”范记安摩拳擦掌,兴奋得想在飞机上跳舞,“发达了,真的发达了,财富神话就要上演了,可问题是,到底要去哪一家?”

“怕就怕,哪一家也去不了。”何方远不无忧虑地说道,“乔董不会放我们走的,有过上一次的出走事件,他肯定会想方设法留下我们。”

果然被何方远猜中了,一回到公司,他就被乔国界叫到了办公室。

“方远,你现在有两条路可走,一是留在立化,你不但会当上兴众文学的副总裁,而且以后兴众文学CEO的位置也非你莫属。一旦兴众文学上市,你名下的期权就会升值,到时你身家千万不是问题。二是你离开立化,不管是去千方还是芝麻开门,或是别家,我都会对你发出必杀令,要不惜一切代价毁了你的职业生涯……你自己决定吧。”

乔国界的话,霸气侧漏杀气逼人,何方远默默点了点头,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关上门,他陷入了深思之中。

到底是走是留?

留下,诚如乔国界所说,有一个清晰可见的职业前景,达到年薪千万不是梦。但想想被乔国界毫不留情炒掉的几十名高管,甚至以前他最为信赖的唐俊,最后也是他先失去了耐心,最终导致唐俊出走兴众。就更不用提马大勉和三剑客了。

走的话,是去千方、芝麻开门还是和蓝妺合作?去千方,有庞大的搜索引擎的优势,以后的前景不可限量。去芝麻开门,以大马哥的庞大布局和天马行空的创意,或许会为互联网版权产业开拓一条全新的渠道之路。

但和以上两家合作都没有控股权,三年后,他是被闲置还是被扫地出门都未知。万一理念不和,最终他大权旁落,人生的职业规划和梦想也许会一脚踩空。

和蓝妺合作,风险虽大,但胜在可以控股。人生在世,除了追求事业的成功之外,更在意的是实现自己的理想抱负,让自己的想法变成现实,这种成就感,无与伦比。

在感情上,一边是梅荏苒,一边是蓝妺;在事业上,一边是留在立化,一边是从立化出走,选择和千方、芝麻开门或是蓝妺合作,何方远蓦然发现,他的人生从未面临过如此艰难的选择?

何去何从?

思忖良久,何方远终于有了决定,他拿起电话打给了蓝妺:“蓝妹妹,什么时候方便的话,我们可以详细谈一谈合同的细节。”

何方远相信,他做出了一个英明的决定,和蓝妺合作,不但可能事业上大丰收,也许还可以同时收获爱情。只是想起梅荏苒如花的容颜,他心中微有不甘,难道说,他和梅荏苒真的要渐行渐远了?

人生总要面临两难的选择,不管选择哪一种,总要舍弃另一种,世事古难全,不过……何方远忽然脑中又闪过一个念头,其实他不是一个很俗气的非要逆袭白富美的草根,梅荏苒的小家碧玉气质更适合他,谁说世事不能两全,他大可以和蓝妺合作事业,而和梅荏苒雕刻爱情。

对,就这么办,何方远心中大喜,至于乔国界霸气侧漏杀气逼人的威胁,他直接抛到了脑后,商场又不是黑道,乔国界能奈他何?谁也阻拦不了他火箭一般速度冲上幸福彼岸的步伐。

何方远又抓起电话,打给了梅荏苒:“美人靠,想不想和我谈论一个重大而深刻的人生命题?”

“想倒是想,就是不知道是关于什么的人生命题。”

“论事业和爱情可以分别幸福的人生命题……”

“咯咯,好呀,我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何方远抬头仰望蓝天,白云朵朵,天空辽远,一瞬间,所有的往事都全部飘远,眼前不停地闪现蓝妺笑而不语的容颜,耳边不停回响梅荏苒轻灵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