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二十六章

省委组织部考核小组如期到达,接待工作按部就班,井井有条,常书记迎来送往陪伴前后,比接待中央首长还要热情周到。谁也没看出来,这几天常书记心情其实非常不好,他收到了北京寄来的特快专递,里头是贾秘书退回来的那张信用卡。这让常书记觉得自己像是挨了一记耳光,挨了耳光尤其是挨了没办法还手的耳光当然既窝囊又憋气。他立刻猜想到,钱亮亮对这件事情恐怕不会毫无所知,不然贾秘书寄来的特快专递上面的地址和电话不会写得那么详细,于是自然而然就有些迁怒于钱亮亮。可是,省委组织部正在考核班子,领头的又是钱亮亮的大舅哥鞠部长,当然不能在这个时候拿钱亮亮撒火。而且,这种事儿偷偷摸摸的成与不成都得瞒着别人,也没办法摆到桌面上跟钱亮亮计较,这让常书记更加难受,就像心里头长了个火疖子,干疼就是不冒头不鼓脓,也没办法开刀动手术。

让常书记更加不满的是,钱亮亮最近表现很不好,省委组织部考核小组来了,这么重要的接待任务,他却整天见不着人,也不知道忙些什么。常书记准备找机会敲打敲打他,不能因为省委考核组的组长是鞠部长就掉以轻心漫不经心毫不上心。其实,钱亮亮什么也没忙,他干什么都没心情,没有精神头,从跟窝头喝过那顿酒之后,他就觉得自己的脊梁骨被抽掉了,软塌塌的直不起身来。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真实感觉,钱亮亮感到现在所有人看他的眼光似乎都有一股嘲弄和不屑,对他说话的口气也都像刚刚吃过四川酸辣粉。那天钱亮亮实在闷得发慌,忽然想起了以前在一起混的秘书们,便跑到市委秘书处找那帮哥儿们闲聊。老彭一见面就问他:“你什么时候再请大伙搓一顿去?用李逵的话说老子嘴里都淡出鸟来了,把你手里的权力给弟兄们小小用上一用嘛。”

钱亮亮说:“吃一顿就吃一顿,时间地点由你们定。”

老彭说:“定时不如撞时,你今天来了就是良辰吉时,就今天,地点吗,当然就是金龙宾馆了,那是你的一亩三分地,弟兄们去了也能沾你的光牛B一把。”

钱亮亮说:“今天不行,省委组织部考核领导班子,头头们天天守在宾馆,别让他们碰上了再像上一回那样拿我开刀。等过了这阵子,春节前我一定请弟兄们烩一通,吃喝玩乐一条龙。”

老彭哈哈一笑说:“你倒真学得快,才几天没见,领导们那一套太极拳功夫就练得炉火纯青,刚刚还说时间地点由我们定,我们定了你轻轻松松就把我们打发到姥姥家去了。”

另一个秘书也说:“钱处长,你这是推托之词吧?我就不信哪一个市领导还能因为你钱处长请了一桌饭就找你的麻烦。”

老彭这时候又插了一句:“对对对,我们钱处长根正苗红,谁能因为你请我们吃了一顿饭把你怎么样。”老彭是个近视眼,说这话的时候刚好摘了眼镜擦玻璃片,近视眼摘了眼镜看人就眯缝,这句话配上他的眯缝眼,表情和话语看着就像是讥讽、轻蔑。钱亮亮的脸顿时热辣辣地仿佛自己真的做了什么不地道的事,在他的想象中,自己靠着大舅哥升官的事儿很可能早就传到了这帮消息灵通人士的耳朵里,这帮人便放屁崩沙子对他冷嘲热讽。话不投机半句多,本来想找这帮在一起混了多年的老秘们散散心,反而被揶揄一通,钱亮亮赶紧告辞,说了声我还有事,到时候我约你们,便逃跑似的离开了秘书处。

在金龙宾馆齐红第一个当面说出了那种让他听来极为别扭却又无法辩驳的话:“钱处长,真没想到你还是个根底很深的人哪,今后我们可都得靠你栽培了,过去有什么地方惹你生气了你就大人大量忘了吧,我保证今后再也不敢惹你了,保证好好巴结你,谁让你比我们的根子硬靠山大呢。”

钱亮亮当时就像让人兜头一棒子打得发昏,挣扎着反问她:“你说这话是啥意思?别胡说八道好不好?”

齐红嘿嘿冷笑:“我没啥意思啊,这年头就这样,正常,可恨我老公公下台太早,不然我也当处长了。”

如今齐红处处摆出了一副破罐子破摔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钱亮亮让橘子退还表钱的举动不但让她尝到了深深的屈辱,也让她明白了,在钱亮亮手下她想当科长兼宾馆副总已经是不可能实现的马歇尔计划了。

钱亮亮也终于明白,他跟鞠部长、贾秘书的关系现在已经成了金州市官场上的重大新闻,他也成了靠裙带关系往上爬的最新典型,而这一切都是常书记造成的。常书记其实是把他当成了送给他大舅哥的礼品,本质上跟送给贾秘书的那张卡是一回事,这对钱亮亮来说是奇耻大辱。他大舅哥带着组织部的人到金州市的时候,钱亮亮没有露面,一直躲着,反倒是他大舅哥到处打电话找他这位妹夫,橘子托她哥给钱亮亮捎来了一件最新款式的羊毛衫,他要当面交给钱亮亮。电话里他大舅哥问他整天忙啥呢,怎么到了金州连他的面都见不上,钱亮亮找不出充足的理由,因为他就是接待处长,伺候好像他大舅哥这样的重要客人是他的责任,他却避而不见,无论如何说不过去。冷静地想一想,大舅哥鞠部长没做错任何事,不管是给他带来官运还是带来烦恼,都不是他大舅哥的责任。再说了,如果继续这样像小孩子耍脾气一样避而不见,他大舅哥势必要告诉橘子,橘子到时候兴师问罪钱亮亮还得费口舌解释。于是钱亮亮装出忙忙碌碌的样子前来拜见大舅哥鞠部长。常书记也在鞠部长的房间里,现在这个时候,常书记是他最不愿意见到的人,在鞠部长的房间相遇,钱亮亮就更加觉得尴尬、别扭。钱亮亮本来应该想到这一点,常书记那种人,鞠部长到了金州市之后,他如果不改行干三陪才是怪事,可惜最近一段时间钱亮亮的脑子乱哄哄的,事先也没打听一下鞠部长房间里有没有别人,进了门见到了常书记才有点后悔,自己来的不是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