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三十章

黄金叶问他:“钱处长,我也要作竞争报告吗?”

钱亮亮说:“你不用,你直接做述职报告就成了。”

这段对话是钱亮亮宣布了他的改革计划之后第二天进行的,黄金叶能够主动过来找他问这件事情,钱亮亮暗暗紧绷的心情松弛了许多,如果黄金叶根本对他的改革置之不理,既不报名参与竞争,也不作述职报告,就等于给钱亮亮出了一道难题。因为,如果她真的不当总经理了,钱亮亮没有合适的地方安排她,而在人事局的干部花名册上她还是名正言顺的正科级。

钱亮亮对黄金叶说:“你也不用报名,因为你是现任的宾馆总经理,但是也要跟其他人一样公示一下,接受群众的监督和评议,希望你能理解。”

黄金叶说:“我肯定要接受群众的监督和公示,我也肯定得参加这次聘任制度的改革,不然别人还以为是我主动不干了呢,即便不能继续干了,我也得明明白白的,不能不明不白地下台。”撂下这句话转身就走了。

黄金叶刚走窝头就推开门鬼鬼祟祟地进来悄声询问:“钱处长,你看我是直接报名竞争总经理好呢,还是先报名竞争副总经理好?”

“随你,这方面我没有供你参考的意见。”

钱亮亮暗想,不管你报名竞争什么角色,我看都挺悬,你的人缘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当然,这些话绝对不能对窝头说,从那天会议的情况判断,郭文英如果竞争副总经理,可能比窝头的胜算还大一些。

窝头有些失望,又有些不甘,进一步追问:“钱处长,这一回真的要通过竞选提拔吗?该不会你们事先已经有了人选,让我们陪着玩吧?”

钱亮亮正色而言:“你怎么会这么想?这绝对不可能,这次改革除了方案以外,没有预设任何界限,完全按照公开、公平、公正、透明的原则办事,关键还是看群众对你的评价和组织对你的考核。”

窝头嘻嘻笑着,眼睛里却满是怀疑:“那怎么行,如果选出来的人跟你们的要求根本不一样,你们还能让人家上任吗?前段时间市里不是也搞过公开招聘吗?最后上去的都是那些事先就已经内定了的人,那些没有背景没有根基报名参加竞争的最终不都是跑龙套给人家当了陪衬。”

钱亮亮反问他:“你说的这些我怎么都不知道?再说了,市里怎么回事儿我也管不了,我能管的范围内就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你就别跟我研究这些事了,有这个功夫还是抓紧时间准备演讲报告吧。”

窝头讪讪地走了,钱亮亮不禁摇头叹息,这些人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往难听说是有野心,往好听说是有事业心,可是真正给了他们这份实现野心或者事业心的正道,他们却又疑神疑鬼思前想后地踌躇不前。

“你最近忙啥呢?我听说你在金龙宾馆搞改革呢。”

“对呀,搞完了我就拍屁股走人。”

“你那一套别人早就玩腻了。”

“在中国,你想想还有什么把戏是没有人玩过的?玩过的不见得就不能再玩了,我想先把金龙宾馆的管理体制健全起来,为下一步彻底推向市场作组织准备。今后我不干了,起码可以有个健全的管理机构和管理制度,那个地方如果没有接待处管着,绝对是一个人说了算,一手遮天,啥事情都能干出来。”

“你真不干了?你干吗去?”

“可干的能干的事情多了,我干吗非得当接待处长?让我说,连接待处都不应该存在,纯粹是多余,搞的全是党纪国法不让搞的东西。反正我是下决心了,宁可辞职卖馄饨去,也不当那个整天迎来送往跟店小二差不多的官了。”

橘子腾地从被窝里钻出来,赤身裸体坐在床上眼睛瞪得像受惊的兔子:“怎么,你真的不想干了?”

钱亮亮跟橘子两个人刚刚温习完夫妻功课,这段对话是休息的过程中橘子漫不经心提起的,钱亮亮心想,如果不是你哥,看在处长这个位置以及相应而来的种种好处的份上,好赖我还能再混几年,可是你哥成了笼罩在我头顶上的乌云,只要在官场上混,我再怎么干也摆脱不了你哥的阴影。当然,这些想法钱亮亮不可能明目张胆地说出来,钱亮亮不是个好招惹是非的人,却也不是个怕事的人,他唯一怕的就是橘子跟他认真讲理,夫妻间本没有什么道理好讲,所以夫妻间认真讲起道理就格外可怕,因为你永远也讲不清道理。

“不想干了,整天陪着人吃喝玩乐,我简直成了三陪小姐了。”

橘子眼睛嘎巴嘎巴地眨着,眼珠子咕噜噜乱转,活像正在打什么鬼主意,钱亮亮知道其实她没有打什么鬼主意,只不过是正在思考,她思考的时候表情跟打鬼主意很难区分,只有钱亮亮能区别她思考跟打鬼主意之间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