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在回家的路上给秦少珍发了条短信,不到半分钟,秦少珍便回复过来:没动手打起来吧?

聂乐言不禁讪讪地笑了笑,并没有注意到一旁递来的目光,只是手指飞快地摁着按键:你也太夸张了吧,先这样,晚些时候再说。

其实是因为不方便,否则直接一个电话打过去说明情况还更省事些。她收了手机,倾斜了视线去看坐在左侧的人,江煜枫开车的时候一向专注,此刻也同平常一样目不斜视,前方是滚滚车阵,所有的车灯汇聚着一片流动的海洋,照亮这本该漆黑的夜晚。而那张英俊的面孔就这样陷在灯与影的交错之间,显出几分冷峻的色彩。

她说:“在路口放我下去。”

江煜枫只是看了她一眼,车速却丝毫未减。

她只好又解释:“我要去超市买东西,路口下车就行了。”如果不是这双新买的高跟鞋实在不称脚,她也不至于这样没骨气地搭他的车回市区。其实方才在俱乐部里,脚趾就已经疼得要命,后来又被服务生领着绕了旁门小道,最后实在没有徒步走出地下三层停车场的勇气和能力。

所以,她现在一找到机会就急于下车,好与江煜枫脱离得干干净净。本来嘛,之前闹了那么大一个阵仗,如今再和和睦睦地一起回家,那该有多诡异。

可是对方却仿佛一眼便能望穿她的心思,嘴角抿出一个嘲讽的弧度,就连语气里都是毫不掩饰地讥嘲:“你似乎一直都是这样。怎么,利用完了就巴不得立刻甩开?”他不是没有注意到她微微趔趄的脚步,他知道她一向不习惯穿新鞋,再好的皮子都会硌脚,这个女人在某些方面简直娇贵得如同童话里豌豆公主。可是这一刻,他却还是没来由地起了一丝怒意。

可聂乐言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什么叫一直都是这样?

有点疑惑,但她几乎都懒得和他理论,因为早就习惯了他的怪声怪气,她只是一言不发地预先动手解开了安全带。

结果江煜枫只瞟了她一眼,车子便开始突然加速,直接超过右侧两辆慢吞吞的公交之后,紧接着一个利落的变道,然后稳稳停在距离十字路口两百米外的临时停车区。

可是门锁却没开,聂乐言扳了两下才发现开不了车门,转头只见某人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

江煜枫没有笑容的样子其实一直都带着几分沉郁的冷峻,她被他看得心里不大自在,所以皱起眉头问:“还有什么事?”

江煜枫说:“这样就想走了?”

搞不清他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她只能越发疑惑地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眼,这才发觉他竟然连外套都没拿就从俱乐部里出来了,好在是在车里,暖气十分充足,否则就这一件衬衫岂不是会被冻死?

然后她故作恍然状:“你该不会是想让我付干洗费吧?”只是清水而已,况且,看看他的头发和身上,早就被暖气烘干了。

谁知他略微扬了扬眉,既不承认也不否认,态度很不明确。

“……你一向那么大方,不会真跟我计较这些吧?”于是她故意气他:“还是说你最近发生经济危机了?如果真是这样,我劝你少给那些女朋友们买几样礼物倒是真的,可以省下不少钱。”

这样没心没肺的讽刺,江煜枫却不怒反笑,“多谢,我会认真考虑你的建议。”幽深的眼底似乎有微光闪了闪,又或许只是倒映了车窗外的霓虹,停了一下他才又说:“你还是担心一下自己比较好。上周我听一个朋友说,你们公司要裁员,不知道有没有你的份。”

他的口吻十分悠闲,即使是说着这样关系着别人生计的大事,也都仿佛只是在谈论着天气一类最普通的话题,聂乐言听了却不由一惊。

有这样的事?怎么他的消息倒比自己还灵通?

可是随即想想,又觉得十分正常。虽然都是名校毕业,但她与他比起来,那只能算是无名小卒吧。

这信息来得太突然,导致自己心里也没底起来,聂乐言却还是说:“这种事,当然不可能轮到我。”

“那最好。”他忽又笑了笑,“其实我也担心你突然失了业,会跑回来吃回头草。”

聂乐言稍微反应了一下,这才不由狠狠地瞪着他,一字一顿地说:“你放心!同一个错误犯两遍的,那是傻瓜!”又突然想起昨晚的荒唐事,便抿着唇角,也跟着扬眉笑道:“你该不会以为昨天的事是我早有预谋吧?其实只是意外罢了。”她学着他的样子,停顿两秒,才轻描淡写地接下去道:“真是不好意思,昨晚睡了你。我在想,要不要付钱给你,以示我的心思单纯。”说罢,真从皮夹里数出几张百元大钞来,不管不顾地丢在仪表台上,然后强行拉开车锁“呼”地下车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