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可是半小时之后,她并没想到自己也会在皇城KTV里见到程浩。

其实应该想得到的。

程浩与李明亮是大学时代的好哥们儿,那次黄山之行,他们连睡觉都在同一间房,平时更是投机得不得了。

她早该想到李明亮的生日,他不可能不在场。唯一的原因,大概真是自己睡昏了头了。

包厢昏暗,但十分热闹,十来个老同学凑在一起,有人正激烈地拼着酒,有人则在兴致勃勃地疯抢话筒。

也不知是谁先注意到她,拿起话筒喊了句:“某人终于姗姗来迟!”一时之间引得十数道目光齐刷刷朝门口望过来。

立刻有人起哄:“罚酒罚酒……”

“我们都喝过一轮了,你怎么才来?”

“……小聂,等你等得好辛苦啊。”

笑闹间,冰冷的罐装青岛啤酒已经被硬塞进手心里,聂乐言接了之后往寿星旁边一坐,“不好意思啊,来晚了。”

她笑眯眯的样子落在李明亮的眼里,明明光线幽暗,可那整张脸却仿佛在发光,美得如同这世上最夺目闪耀的钻石。李明亮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喝多了,竟然不想就这样移开目光。

所以他意味深长地看着她,问:“光一句道歉就行了么?”

她听他舌头都有点大了,想来今天过得十分开心,于是也很豪爽地说:“那我先干为敬,你随意吧。”

感冒就感冒,全当舍命陪君子了,说完真的仰起头将一整罐啤酒都灌下去。

谁知李明亮却慢悠悠道:“我们之间,没什么随意。”随后也将空的易拉罐倒过来摇了摇,然后丢在茶几上。

聂乐言微微愣了一下,然后笑起来:“不随意就不随意吧,这么严肃干嘛?”

喝完酒又开始唱歌。

她今天好像也特别有兴致,一下子就进入状态,从刘若英唱到萧亚轩然后再到梁静茹,都是KTV必点曲目,抱着话筒几乎不肯撒手。

只听见有人说:“完了完了,麦霸来了。”

“小聂她是女麦霸,李明亮是男麦霸,这在大学里不就是公认的么。”

“……要不你们俩干脆再合唱一首,然后就把表现的机会让给其他同学吧。”

她倒是没什么异议,可是转头再去看,李明亮显然已经喝高了,正歪在沙发一角似睡非睡。可是电脑里的歌已经跳出来,结果又有人建议:“那就你们俩唱吧。”将话筒往旁边一递。

聂乐言的心不禁滞了滞,抬眼望过去,那人已经默然地接了话筒,包厢那么大,而他恰好坐在距离屏幕最近的地方,幽白的光照映在他的侧脸上,忽明忽暗虚虚实实,只衬出一道冷峻沉默的轮廓。

其实她早就看见了他,早在甫一进门的时候就一眼看到他,整个人陷在宽大柔软的沙发里,姿态随意,却又仿佛是静止的,静得如同一尊英俊完美的塑像。他或许是在想着心事,旁人那样闹,可他好像只是置身其外,又似乎只留了个空壳在这间热闹的包厢里,魂魄早已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可他现在居然接过话筒打算唱歌。

自她进门起,他几乎就没怎么说过话,可他现在要唱歌。

与她一起。

其实受了感冒的影响,又连着唱了这么久,她的声音显得有一点点沙哑,却凑巧地与这首歌很相衬。

而他的声音也一向好听,低沉舒缓。

她握着话筒,看着那个黑白闪烁的画面,听程浩开口唱道:你早就该拒绝我,不该放任我的追求,给我渴望的故事,留下丢不掉的名字……

莫名地,心里一阵酸涩。

或许唱反了,或许这话应该由她来说。

如果他最早的时候并没有出现在她面前,如果那年在礼堂外,他没有借伞给她,没有夸她一句:你小提琴拉得很不错。那么他和她会不会就此擦肩而过,永远成为这世上万千陌生人中的一对?

他给过她希望,或者是她自以为是的希望,然后留下一段难以抹平的记忆。

不止是名字,他给她的,又何止是一个简单的名字而已?

可是好像所有人都听得很陶醉,因为她与他的声音配合得天衣无缝,仿佛事先排演过很多次一样,虽然各自分坐在包厢的一隅,虽然从头到尾连哪怕一个眼神的交流都没有,然而她和他依旧配合默契。

直到最后一个旋律落下,甚至听到了噼呖啪啦的掌声和喝彩声。

李明亮不知何时也醒了,手臂正搭在程浩的肩上,却偏着脑袋望着她的方向。聂乐言呆了一会儿才晃过神来,只觉得一阵口干舌燥,放下话筒就去抓水杯,谁知忙乱之中拿错了杯子,也不知道是谁,竟然将茶水与啤酒混在了一起,一口喝下去涩得要命,那味道怪得让她几乎当场吐出来。结果她真的站起来,跑进卫生间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