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因此,他竟然难得好脾气地没有甩门调头而去,而是与聂乐言一道进了电梯。

可是这女人依然嚣张得很,连正眼都不肯给他一个。

光滑的镜面双开门上映着两人清晰的倒影,看到她第N次若无其事地避开他的眼神,江煜枫终于挑了挑眉:“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他发现她装傻的时候实在很有一套,也懒得再兜圈子,直接就问:“什么人得罪你了?”

“没有啊。”她还是不看他,垂下眼睛仿佛很专注地研究着地毯上的花纹。

他觉得自己的耐心就快要用光了,张了张嘴,刚想说话,结果电梯“叮”地一声停下来,门打开,一下子涌进一群人。

大概都是酒店里的客人,或许也是结伴出去吃宵夜的,封闭的空间瞬间狭窄了不少。

聂乐言下意识地往里面退了一些,然后便感觉有一条手臂虚虚地护在她的腰上。

在这样的环境里,其实知道只是出于保护,但她还是压低声音说:“拿开。”

旁边那人闻言皱了皱眉,漂亮狭长的眼角微微一眯,看样子是不愉快的前兆。

“不识好人心。”下一刻他果然开始还击。

她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放弃。

其实江煜枫也发现了,她的情绪好像很有点问题,应该是从下了飞机之后才开始的,因为登机出发之前,他们还在候机厅里说过话。那个时候还是好好的,结果一转脸却又像变了个人似的,他甚至怀疑她是不是故意不接他的电话。

女人的心思太难捉摸,况且他向来都不需要去讨好什么人,花在这上头的精力少之又少,此时只仿佛觉得无奈,又隐约有些烦躁。

结果出了酒店,聂乐言却又突发奇想,向门童问了路,然后便去寻找附近的酒吧。

江煜枫沉着脸,连自己都觉得自己愈加多事,什么都要管:“你晚饭没吃,现在又跑去喝酒,当心胃疼。”

她似乎也有点惊奇,看他一眼,说:“酒吧里也有东西吃,怕什么。”

反正就像是存心要和他作对。

可是这样人生地不熟的环境,无论如何,他好像都没办法丢下她然后自己一个人扬长而去。

沿着湖畔,一整条街上尽是林林总总的酒吧和咖啡厅,随便推开其中一扇门,满室的喧嚣便扑面而来。

然后聂乐言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今天竟是个特殊的日子。

服务生第一时间送上玫瑰花,又往她的手里递了个圆圆的号码牌,微笑地说:“一会儿会有游戏。”

到处都被布置得精致而又浪漫,正中央的高台上甚至也被粉红色的气球和花束包围着。

聂乐言看了看灯光下那一串最为惹眼的英文字母,这才想起来:“今天是14号?”

“嗯。”

江煜枫叫了水果小吃和两支喜力,给她一支,与她轻轻碰了碰,似笑非笑道:“节日快乐。”

好像上一个情人节,也是与他一起过的。

那天他的秘书在餐厅订了张桌子,吃过饭之后还收到他的礼物——一只镶钻手环,世界顶级珠宝大师的杰作,那些疏落精巧的钻,仿佛比那满天细碎的灯光下还要耀眼夺目,熠熠生辉。

可是她只看了一眼,便又推回去。

他当时挑挑眉,似乎意外:“怎么?不喜欢?”

她摇头。

“那是为什么不要?LINDA说这是今年的最新款,刚一推出就广受好评。”他看着她,似乎不太相信,竟然还会有女人面对这样美好的艺术品却不动心的。

可她却仿佛突然意兴阑珊,笑了笑只是反问:“LINDA说的?这不是你自己去买的吗?”

他难得的愣了一下,说得理所当然:“你不是不知道,这种事一向都是她代办的。”

是的,她知道。

其实根本就不该多此一问,可是似乎在刚才的某一个刹那,她只是没办法管住自己的冲动。

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怎么会去在意这种小事。

她明明一向都是不在乎的,不论他送来什么礼物,衣服、鞋子也好,首饰珠宝也罢,甚至有一回他提出要买辆车给她,尽管最后她并没有同意,但是那些零零碎碎的礼物送过来,她从来都没有问过是不是他亲自挑选的。

因为多半不是。

他才没有这份好兴致,她是知道的。

可是唯独那一次,她像是脑子抽风了,才会突然关心起这种问题来。

后来到底没要那手镯,她坚持说:“太贵,我不要。”倔脾气发作起来,最后似乎江煜枫也被她搞得莫明其妙,眉宇间颇有点扫兴的意味,一顿好好的烛光晚餐就那样不欢而散。

同样是那一天,稍晚一些的时候,她在床上推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