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结果从戏馆里走出来的时候,她还意犹未尽:“……真可惜,今天演的是武松打虎。”

“那你不还照样看得津津有味?”

“你不懂!”她瞥他一眼,从暗处走出来,眸中犹如盛着潋滟的波光,“你一定没看过《大明宫词》。”

他果然皱眉:“那是什么东西?”

“一部电视剧,嗳,说了你也不会理解的。”

不就是电视剧吗,能有多高深?

歧视对这电视的内容一点也不好奇,只不过是她的态度让江煜枫颇受打击,于是到了宾馆之后,他似乎还不肯罢休,又问:“那部电视剧是讲什么的?”

聂乐言正准备去洗澡,拿着毛巾愣了愣:“那部电视剧?”

“《大明宫词》。”所幸他的记忆力还不错。

聂乐言笑了笑,故意说:“在我电脑里面存着呢,你可以自己去看。”说完“啪”的一下关上了浴室的推拉门。

江煜枫当然不会去看她的电脑,他从小就几乎没看过什么连续剧,小的时候是坐不住,到后来长大了,对此也就更加没有兴趣。

所以一直等到她洗完澡出来,他就半躺在床上,说:“把剧情说来听听。”

她却不无讶异地看着他,那副表情仿佛活见鬼。

“怎么?”有人明显不悦地挑挑眉,“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没有,你想听哪段?”反正时间还早得很,就看在他陪了自己一整天的分上,说个故事给他听吧。

不过聂乐言有预感,恐怕这个故事很快就会被他嗤之以鼻。

“从头说起。”他让出一半的位置给她,“我想知道,究竟什么电视剧是我不能理解的。”

原来他记恨的是这个。

一瞬间,她只觉得好笑,这个男人有时候深沉得可怕,可有的时候却又像个孩子,为了一点点小事斤斤计较。

其实她也只是随口说说的,因为从皮影戏馆里走出来的时候又冷又饿,心里只想快点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哪里还有力气、心思和他讨论剧情?

所以随口搪塞他,想不到他竟然一直耿耿于怀。

“《大明宫词》讲的是太平公主的故事,李少红拍的,就是那个最近正筹拍新版《红楼梦》的女导演。”

她在床边坐下来,从太平的朝堂降生,说到她看父皇与表姐贺兰演的皮影戏,其间的暧昧或许那时年少的太平并不懂得,然后又讲到元宵节的长安街头遇见那个改变她此后一生命运的英俊男人。

揭开面具的那一刹那,精灵般的周迅脸上犹有泪痕,楚楚可怜。

薛绍说:小姐,你认错人了吧。

他微微的笑,眉目如远山般俊朗,一双眼睛里仿佛含着化不开的幽幽春水。

那是聂乐言最喜欢的一个镜头,曾经反反复复看了好多遍。原来人生就是这样奇妙,只是短短的一瞬间,却能牵动甚至改变一辈子。

太平与这个英俊男人的纠缠,仿佛从昆仑奴面具被揭开的那一刻就注定开始了。

可是江煜枫却打断她说:“这是骗小女孩的电视吧。”

“难道你不相信一见钟情?”

他没回答她,只是问:“这里面的皮影戏演的也是武松打虎?”

这么没有情趣,她被他气得简直失去语言:“当然不是,是采桑女。”

“野花迎风飘摆,好像是在倾诉衷肠;绿草萋萋抖动,如无尽的缠绵依恋;初绿的柳枝轻拂悠悠碧水,搅乱了苦心柔情荡漾。为什么春天每年都如期而至,而我远行的丈夫却年年不见音讯……?”

“等一下!”他忍无可忍地再次打断她。

“怎么了?”

“这么拗口的台词,你是怎么记下来的?”

“背的。”她说,“当年特意背的。是不是很文艺腔?”

“很矫情。”他毫不客气地一针见血。

她终于有点恼羞成怒:“是你自己要听的!”

“可我没想到是这么矫情的电视剧。”他上下打量她,“你当年的品味很有问题啊。”

“嗯。”她静下来,作势认真地想了想,突然赞同地点头,“如果没有问题,又怎么会看上你呢?”

短短的几日,就如同脱离尘世跑去了世外桃源,虽然偶尔还是会针锋相对,但更多时候两个人的相处还是比较愉快的。

只是在最好临离开乌镇的时候,江煜枫却突然患上了感冒。

“你现在的身体素质怎么这么差?”一边倒开水,聂乐言还不忘鄙夷一下。

因为记得以前正式交往的那两年里,他生病的次数少之又少,就连喷嚏都不打一个,顶多是偶尔清晨起来嗓子有些低哑,那也多半是前一天喝了酒的缘故。所以那个时候,每当她一感冒鼻塞,就分外嫉妒他的好身体。